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人的火焰(创作谈)


□ 徐馥梅
男人的火焰(创作谈)
徐馥梅


  作者简介:徐馥梅,江西丰城人,中学毕业后务农,现定居新余。这个城市一直让我底气不足,何况生活经常发生一些令人意料不到的变故。生存受到质疑时,只得选择当一个商品小贩。1995年开始小说创作,小说散见于各报刊。2000年出版小说集《春天的惶惑》,并获第五届谷雨文学奖。
  
  一个我尊为长辈的远房亲戚,临终前做下的一件事情一直让人难以释怀。本来人都不在了,再议人家就显得不太尊敬。可他的做法太具代表性,不提就不足以证明日子的真实。据说此人骄横了一生,临终前,在他面前一向谨小慎微的老伴终于说不了,要他交出一辈子不离身的钱柜钥匙。他使出生命里的最后力气抖着手在裤腰上摸索,最后恨恨地将钥匙奋力掷向门角落。紧接着,老人的手无力地垂下了(这样的场景肯定会在我日后的某篇小说中再现)。老伴当着众子女的面清点家当,钱柜里只有区区几十块钱。
  当时我不明白,一个几十年没摸过钱的女人怎就一下忍不住了呢?后来我才悟到:人在受到不公平对待时,会抓住任何时机揭竿而起,何况女人受了一辈子的压制,她凭什么不珍惜这样一次上天赐与的机会呢?明明知道钱柜里只有她养的两只母鸡换的蛋钱。她要的就是这种意义上的征服和交接,她还必须看到生命终极时的不甘和无奈。
  人心的复杂这时候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一直以为,我们那地方的女子命运与哭嫁有着相当的关联。甚至某些女人婚后悲惨的人生遭际,哭嫁这种陋习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无意去驳斥一种传承久远的风俗,如果不是看得太多(悲哀的是自己也经历过),根本无法想象,一场声势浩大的初嫁祝福竟会成为可怕的谶语。
  八字一准(女方家批准出嫁的黄道吉日),母亲就着手备嫁奁。女子一边羞涩地陪在母亲身边打下手,一边聆听母亲的教诲。母亲置备的嫁奁和教诲繁复得就像没有尽头的日月。好日子终于临近,村里的女人们陆续上门,她们装作下地或是从菜园摘菜回来的样子打门前经过,手上的菜篮和锄头随意地丢在阶沿上,目光迫不急待地在嫁妆间穿梭和抚摸。女人们痴迷的样子分明是在追忆往昔的甜蜜。她们赞叹东西的丰富时,不忘以过来人的身份现身说教。说到动情处,她们泪水涟涟。于是一场冗长的以劝谏女子忍辱负重为主题的哭嫁活动拉开了帷幕。沾亲带故的女眷们更是自告奋勇,她们无需作任何铺垫,一进门就扯开喉咙直奔主题。大姑哭唱:“侄女哎,家婆不比亲娘喽,将来你要事做得,打驮得,骂挨得,气受得,辱忍得哟……”;三姨唱:“外甥女哎,男人是你一辈子的依靠噢,对他你要知冷暖,懂体贴。吃饭你要挨后头,做事抢前头,哦……哦……抢前头;”七婆颠着小脚一路哭唱过来:“乖孙女嗳,你在娘家做了乖乖女,到婆家要做乖乖媳哇。男人的脾气你要顺着摸,男人做错了你要包,说错了你要容。男人的衣裳要先洗,你的衣裤子千万莫压上头,一压男人的火焰就低了,男人的火焰一定要高似你哇……高似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