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剧情境”的美学定位


□ 成慧芳

  大凡喜剧性笑都涉及到“造势”,即构筑“喜剧情境”的问题。“笑”发生于瞬间,很单纯很轻松,但酝酿“笑”的过程却很复杂。喜剧美学涉及到的许多重要课题就应该包括“设堵”的问题,即如何构筑“笑”的情绪堤坝,为“笑”的最终爆发造势。这一喜剧美学问题通常被称为“喜剧情境”。然而,在以往对“喜剧情境”的讨论中,始终存在着两个“盲点”:一是将“喜剧情境”局限于戏剧艺术中来讨论,也就是说要总是站在戏剧艺术的角度,而非美学的角度,认定“喜剧情境”就是“喜剧性”的“戏剧情境”。学者们往往只在分析讨论舞台喜剧时才会提到“喜剧情境”一词,而没有将其纳入美学的范畴和领域;二是只涉及现象,就事论事,针对作品有感而发,停留在“点评”的层面,没有真正从美学的高度和理论的深度上概括和挖掘其特质。两大盲点也决定了“喜剧情境”始终未能作为喜剧美学问题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认识。
  “喜剧情境”是喜剧美学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关涉喜剧性笑的重要元素。它通常是指喜剧角色所面临的某种处境,本质上是“艺术家”为了制造喜剧性笑而有意设置的一种“情势”,因此,它也成为喜剧艺术构思的核心。它通常以“局面”、“结构”、“关系”的形态出现以催化、促成其“笑果”。“喜剧情境”的表现类型一般分为“紧张型”、“尴尬型”、“荒诞型”三种并由此决定着“笑”的格调和意趣。与悲剧情境相比,它具有“窘迫性”、“突转性”和“假定性”等美学特质。
  第一,窘迫性。在陈佩斯和朱时茂表演的喜剧小品《主角与配角》中有个经典的情境设计,这就是“主角”给“配角”划定的那个限制其行动范围的“圈”。正是那个象征着普通人“生存困境”的“圈”使喜剧角色的一举一动尽显“滑稽”。此外,姜昆相声作品中有一个代表作叫做《虎口遐想》,包袱基本是围绕着“我”在动物园看老虎时不小心掉进老虎园里而“抖”响的。“我”与老虎的“亲近”使“我”的处境十分“窘迫”,而这正是“笑趣”横生的基础。而“我”的处境似乎越是“窘迫”,其导致的笑声就越强。当作品中围观群众高呼“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的口号想以此吓退老虎却反过来把“我”吓得半死时,其喜剧性情境设置也可谓达到了极致。即便是生活中的“恶作剧”带给我们笑声时,我们也不难辨出“窘迫”之元素。
  经验终归是感性的,“窘迫”到底与“喜剧”有着怎样的内在联系呢?这还得从“滑稽”一词解起。“滑稽”是人类关于“喜剧”最早的一种说法,也常常被当作“喜剧”的代名词,这是因为它蕴涵了“喜剧”的精神本质。“滑”过去念“gu”,意思是像润滑油一样,让你摸不着边际,感觉到不能正面给它一种力量,像太极拳一样,圆柔刚猛相济;“稽”在《说文解字》中是“止”的意思,行为,止也。从象形角度看,一边是草丛,代表无边的旷野,右上边是猛兽,中间是人,人下是一横杠,横杠下是波形的东西,代表水。前有莽原追逐的猛兽,后有汹涌的大江,人夹在两难中。“稽”即为一种“困境”①。“滑稽”一词,实为动宾结构,意为超越困境。可见,超越困窘,这就是喜剧的精神本质,而“困窘”则是喜剧性“笑”产生的必要前提。由此看来,“窘迫”之成为“喜剧情境”的重要元素是有其理论依据的。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窘迫”仍然有其限制或规定性。也就是说,“受众”心里要明白该“困境”不会带来任何真正的“危险”,否则,就不是“喜剧情境”而是“悲剧情境”了。
  第二,奇异性。美国喜剧理论家梅尔文·赫利泽在他的《喜剧技巧》中写道:“如果笑是一种电流,使喜剧作者浑身震颤,那么惊奇就是发动机。”他还引用别人的话说,“我们在感到惊奇时才会笑”,“幽默的实质是它的不可预见性”。他进而还指出,“判定幽默中惊奇结构的最好办法,是用棒球术语:笑话是曲线球——球开始离开本垒,在最后一刻突然变线,愚弄了击球员。你扔给观众一条笔直的线,最后却绕过了他们,这才是好的笑话”②。卓别林曾用电影画面为喜剧结构(情境)的惊异性做了注脚:恶棍沿街走着,人行道上有一香蕉皮。画面迅速地前后回闪,从香蕉皮到这个潜在的受害者。最后时刻,恶棍看到了香蕉皮并跳过它——却摔进了敞开的阴沟口。可见,喜剧性笑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思维或情感的“突转”以及由此而来的“奇异性”审美感受。
  康德关于“笑”的著名论断即“期望消失说”中特别强调突转。他指出:“笑是一种从紧张期待转化为虚无的感情。”他还举例加以说明:当我们看到某人追求一个女孩,看到他拼命给女孩写信,可结果,女孩却嫁给了邮递员,于是我们笑了③。该事件的可笑之处就在于“事与愿违”,在于结果的突转和出人意料。突转是惯性思维后的逆转。喜剧性的形成往往依赖于把司空见惯的事物变形。事实上许多“搞笑”高手都深谙其中奥妙,懂得这一喜剧“造势”之道:制造惯性,然后逆转,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电影导演冯小刚提出颇具影响力的“反向思维说”④,其喜剧创作实践则鲜明体现了构筑“喜剧情境”的强烈意识:结构上制造故事奇观,局面上制造逆转。当然,并非所有令人惊异的发生突转的事物都能让人发笑。比如一个悠闲地在大街上散步的人突然掉进了未加盖的下水道,这只能让人悲叹。因此,引发“笑”的突转须有附加条件,即后果不严重,是“虚惊”。这一点如同上面所谈的“窘迫性”一样,须与“假定性”一道发生作用才能真正制造喜剧效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