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敞怀唱大风


□ 肖复华


二〇〇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李若冰去世了……”李季夫人李小为打电话告诉我:“复华,我知道你和李若冰的感情,你失去了一位最敬重的长者,我失去了一位最要好的朋友……”电话里传来母亲般的叮咛,话语已泣不成声。
就是昨天,当我把近二十万字的手稿整理完毕时,妻子望着我已僵硬的手指说:“这本写北京学生在柴达木三十七年历史的书,应找李若冰写序,他最理解柴达木。”是啊,那该多好啊。十二年前,我的第一本书《世界屋脊神曲》就是李老作的序,并发表在《文学报》一九九四年元旦号上。序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敞怀唱大风的歌者。其实,这歌者,敞怀唱大风万里行的歌者,就是李老自己啊。他认真看了我二十多万字的书稿后,又四处帮我联系出版社,直到书的出版。
三十七年前,离开北京时,哥哥送我一本书,“这书是写你要去的那个柴达木的。”到了柴达木,这本书陪伴我度过了无数的难眠之夜,那时,我就记住您和您的这本《柴达木手记》。我知道了,一九三八年,十二岁的孤儿李若冰是偷偷爬上八路军的马车来到延安参加抗战团的,后来他上了鲁艺。解放后,在中央文学讲习所学习三年,他坚决要求重返大西北,挂职于西北地质勘探大队任副大队长。他的足迹如花开一般几乎遍布柴达木,柴达木艰苦却也丰富的生活,让他为柴达木留下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篇章。可以说,诗人李季后和他,是最早也是最好抒写柴达木的作家。在大戈壁创造第一,是伟大的!第一首诗、第一部书,如同在柴达木印下的第一行足迹,矗起的第一座井架,打出的第一口油井。
随后,我也拿起了笔。一九八七年我去西北大学作家班学习,在开学典礼上第一次见到李老,以后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了起来。李老用他那颗永远火热的心,一次次关心、扶植、帮助着我。 记得一九九一年,我们要成立青海石油文联了,李老闻讯拍来一贺电,继而又写来一封感人肺腑的信,信中说:柴达木文学大有希望,我寄希望于你们!你们一定能创作出大气磅礴的作品! 一九九三年,青海石油局授予李季、李若冰特殊贡献奖。可惜李季早已去世,我在火车站只迎来了李老。他笑着对我说:“领奖是次要的,看看你们,看看大戈壁,我就满足了。”我们第一次并肩行走在西部的戈壁大漠上,他关切地问:“你都来柴达木了二十三年了,想不想调走?我认识石油上的头头多。”我不置可否,他也不再问。许久,他拍了一下我的肩:“你可要注意身体啊……”只有亲人才能在大戈壁给我这亲人般的温暖。
一九九五年,是青海石油局建局四十周年的日子,我们《瀚海魂》要出专号,向李老约稿,李老亲笔写来《紧贴你的胸膛》。文中第一句话依然是:“在我的心灵里。时常鸣响着一支歌。” 这支歌这样唱道: “这支歌高昂激越豪放悠久,紧扣着我脆弱的心扉,使我振奋起我浑身像火焰般燃烧,任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于是我被歌声所诱惑便疾步奔向远方。 是的,不正是骑上骆驼唱着这支歌,我们勘探者走向荒原走向高原,不正是吹着口琴唱着这支歌,我们勘探者破天荒地跨入了苍凉无际的柴达木么! 我有缘作为勘探者,和这支队伍在一起。 我钟爱勘探者,从此相依相恋……” 我哪里知道那时他正在住院,是身卧病榻上为我们写这篇纪念专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