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松和嫂嫂


□ 何大草

  潘金莲以向西门庆的堕落来实施对武松薄情寡义的报复,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伴随着恶毒的快乐;武松则以钢刀来雪清潘金莲对兄长和对自己双重的背叛,这只是一个瞬间的动作,却充满了痛苦与绝望的美感。
  武松可能是暴力美学最早的实践者。血溅鸳鸯楼,共杀了一十五条人命,其中多半是妇女:夫人、玉兰、两个丫环、两个奶娘,都是一刀一个。完了步出中堂,把擐拴了前门,又进来,寻着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床上。出手之狠辣,行事之冷静,自带着森然和阴郁。英雄复仇,讲究怨有头,债有主。武松的仇家,本都是男人,却拉了那许多女人来做冤魂。原来他的那口鸟气,其实都在女人的身上?其间那个动人的细节,是刀子半天割不下夫人的脑袋。二郎心疑,就目光下看那刀时,已自砍得缺缺牙牙了。脉脉的月华,映着遍地的鲜血,恍若春色朦胧,其实却没有一点情义,也没有一点温暖。这是武松在那个刻不容缓的间歇,对女人和女人身体留下的深刻印象。
  武松对女人的仇恨,或许可以追溯到他的嫂嫂潘金莲。然而那是某种复杂的心情,仇恨只是含混其中的一部分罢了。武家兄弟从小没有爹娘,他们的家只是一处充满亲情也充满冷清的住所。当二郎在世上荡了一圈,成了打虎英雄归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家里突然多了一些温馨,多了一些香脂的气味。这是因为他有了一个嫂嫂。嫂嫂自然是美丽的,而且也并不掩饰对他的爱怜。二郎确实是需要女人来爱怜的,以他的骄傲,他不能去取悦于女人,而因为他的强悍,也没有女人敢来亲近于他。现在一切的缺憾都被弥补起来了,他和兄嫂组成了一个新家。嫂嫂称他是"自家的骨肉",而且愿意为了他而变得贤淑和熨帖。三口人做一桌儿吃饭,喝酒,喝茶,说些闲话。武松像一块冰,在包含有女性体温的家中几乎是驯顺地融化了。他取出一匹彩色缎子送给嫂嫂做衣裳。这象征着他对新家的肯定,并希望它平安和持久。今天用弗洛依德的学说来解释武松,也许有所牵强,在一个礼乐古邦,他即使怀有俄底甫斯情结,也早被逼压到了心理的最底层,虚化或者遗忘。新家的安宁与幸福是由嫂嫂率先来打破的,然而一个花心摇曳的美人和一个英雄叔叔之间达成的平衡,原本就是非常脆弱的。在那个决定性的风雪黄昏到来之前,潘金莲曾经无数次地将滴溜溜的眼睛落在武松身上,武松只是低了头;她还常把些言语来撩拨他,他却不见怪。在最后的心理防线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武松对嫂嫂的举动有着紧张也有着欢喜,而嫂嫂却只把来看做了对自己的鼓励。事情终于发展到嫂嫂要他喝下自己的半杯残酒,武松别无选择,只得一顶毡笠,恨恨离家。噢,是恨恨,还有痛心和惋惜。而潘金莲所看到的,只是二郎踏雪而去的轻蔑背影。
  故事再往后演绎,就是叔嫂各自的报复。潘金莲以向西门庆的堕落来实施对武松薄情寡义的报复,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伴随着恶毒的快乐;武松则以钢刀来雪清潘金莲对兄长和对自己双重的背叛,这只是一个瞬间的动作,却充满了痛苦与绝望的美感。那是直抵心灵的一刀,因为在漫长的古代,人类都相信支配自身行为的是心脏而不是大脑。武松扯开嫂嫂胸脯的衣裳,把尖刀往她胸前一剜,把刀来衔在口中,双手去挖开胸脯,立刻就抠出了热气腾腾的五肝六脏来,粘稠的红色流质从英雄的指缝间叭嗒叭嗒地滴下来,几步外的邻居都能嗅到那种又腥又甜的气味。在罪孽的渊薮被掏空以后,潘金莲就很温顺地倒在了地上。她的身子看起来是那么丰腴、圆滑,美丽而又无罪,血迹斑驳的胸膛正像是盛开了一朵凄艳的牡丹花。武松打量着死去的嫂嫂,有一小会儿,眼里满是茫然。他自然不知道,在同一个时代,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英雄也做了一桩杀嫂的勾当,那就是石秀。石秀把潘巧云的头面首饰衣裳都慢慢儿地剥了,直到剥出一个光光生生的女人来。然后他看着这个女人的身子在寒冷和恐惧中颤抖,又慢慢被杨雄的刀解构为粉红的七块。七块肉在经过叹息般的蠕动后,曾经让石秀不得安宁的那个嫂嫂,就在他快乐的视线里永远消失了。这是石秀比武松更阴沉,却也更简单的地方。石秀是借刀杀人,从此和女人了无干系。武松手刃了嫂嫂,情形却要复杂得多。
  当张都监要把唱小曲儿的玉兰许配给武松为妻时,武松显然是默许了。这一默许,象征着他与女人的和解,或者对女人的妥协。英雄一旦有过闻香识美人的经历,就再难割断同女性的丝丝缕缕。潘金莲的风情、温情,玉兰自然莫能相比。不过长夜寂寞而人生苦短,武松渴望有女人陪伴,即使是玉兰,他也认了。但是玉兰成了张都监陷害武松的一个阴谋,当武松在鸳鸯楼大开杀戒的时候,"鸳鸯"二字正成了这冰凉现实的反讽。武松的心情,称得上羞愤交加。他可以暂时屈从于男人的淫威,却不能忍耐女人加给他的暗算。在杀死了九个无辜的女人后,他用血在粉墙上写下了"杀人者打虎武松也"。这是意在表明,一个英雄把女人给他的委屈都还给了女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