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海相伴无穷极


□ 叶文玲

我神往普陀山。神往之初,我并没见过它。
我神往,是因为相信:落名为“山”的普陀,一定有山的从容,海的豪迈。
人心如若荧屏,凡是记忆深切的往事,总会像一幕幕影视常常轮番回放。
但是,记忆的荧屏中,没有一处地方像普陀山那样奇异而虚幻,它最初浮现于我心中的形象,却不是从容的山,更不是豪迈的海,而是一缕缕长年不绝的香烟。
那是故乡父老敬奉在一尊尊观音菩萨像前的袅袅香烟。
在心屏中同时闪现的,还有众多敬奉者的虔诚面容。敬奉者心中幽藏的,自有现实世界艰难人生的诸多烦恼,这炷炷心香,就是对菩萨无言和切实的膜拜。
缕缕香烟,绵延着故乡父老千年的期盼。在大家心中,观音菩萨不光有“大慈大悲”的胸怀,还能够法力无边地“救苦救难”。
那时,我所见的观音菩萨,也总是或端坐于莲花之中,或飘然于云端之上,裙裾轻盈,仪态万方,而“大慈大悲”和“救苦救难”更是具化了的美妙形象:菩萨的素手,一执依依杨枝,一执斜斜宝瓶,那瓶“救苦救难”的甘露,则随时准备洒向人间。
最初得识普陀山,就是在故乡香烟袅袅的寺庵“观音堂”中,那是一幅集聚了几代女尼心血的“南海观音”大绣像:普陀山飘渺在云端碧波间,隐约于观音菩萨“真身”后边,那方绣在丝帛上的山景海图,山非山,海非海,但是,它飘渺大气,庄严雄阔,就似遥遥不可及的天穹玉宇深海琼楼,叫我在瞠目之余,便是莫名的崇仰和敬畏。
因此,虽然还没亲见实在的普陀山,但它却引我无限神往。我认定那是神仙住的地方,它庄严大气雄阔豪迈的形象,自此撩我神思,摄我魂魄。我还认定观音菩萨就像我后来有幸得识的敦煌飞天一样,是高翔于云天仙界的祥和之神,那飘忽无定的仙踪,自是凡人无法寻迹的。
因此,不管普陀山这名称的真实由来如何,我便在揣度中望文生义:普陀,普陀,就是“普渡众生”的同义兼谐音。我相信普陀和“普渡众生”一脉相承;普陀和观音菩萨的“佛本生”故事,也一定是相辅相成的。
第一次识读普陀山,远在30年前。
那时,我尚在千里中原的河南。那是社会世情家庭人心都已遍体鳞伤的岁月,那是信仰有待复苏人心尚在迷茫的年代。
故乡在浙南海之角,终于来到普陀,自然是探亲途中顺路的点水一掠。
那时,心情和条件都不允许我细细品味这海天佛国的景致,而我在来去匆匆的游历中,首先牢记的,却是一份诧异。
我诧异位于舟山群岛一端的小小普陀山,竟然有幸得逃“文革”的大浩劫,我更诧异遍布四处的寺庵,虽然有点清寂,有点古旧,但看上去还算完好。时逢仲秋,在九月温煦的阳光和轻爽的海风中,名山古刹竟透出几许世外桃源的景象。
当然,它当然不会真的是世外桃源。但我相信这里肯定不同于别处,冥冥中定有神助,此间百姓对神明又素有超越世态韧如蒲丝的素心,这便是力量,这力量在大劫大难中就能抵恶抗毁,于是,它就能最大程度地保留着本真,继续传递着传了千年的良知和美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