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此国际化大都市


□ 刘元举

  刘元举 一九五四年出生于辽宁大连普兰店。一九八○年,被辽宁省委视作特殊人才,破格调入辽宁作家协会,在鸭绿江文学月刊社任编辑。历任小说组长、编辑部主任、副主编、常务副主编、执行主编、主编、主编兼社长等职。现为驻会专业作家、辽宁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散文集《西部生命》《用镜头亲吻西藏》《天才郎朗》等十八部著作,五百多万字。
  
  不久前,在《瞭望》杂志看到一篇文章,题为《183个城市欲建国际化大都市》,仅看这个题目,就让我吓了一跳。多炫惑的题目呀!光辉灿烂,轰轰烈烈,透出的是一片攀比与力争上游的意思,当然也洋溢着好大喜功的味道。这让我不禁与那个大跃进时代的口号毗连在一起了——什么超英赶美,什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还有大炼钢铁,大放卫星什么的。自然,口号归口号,喊归喊做归做。然而,事实上却并非这样。如果仅仅喊喊口号做做样子,也还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就是动真格的了!
  城市要发展要建设,谁都知道这是时代的需要,问题是怎么个建设方案,以什么动机来建设我们的城市?“183个城市提出要建国际化的大都市,而且其中除了省会城市之外,还有次一级的城市。如三亚、惠州、丹东、珲春、黑河、满洲里等。”这些中小城市一哄而起,生怕自己争赶不上这股潮流。好跟风赶潮的人们,居然也把城市建设视同赶潮流了。是不是这么多城市都具备建国际化大都市的条件与可能呢?仅仅从一个短时间内,这么多城市打出这张国际大都市的牌,就足以看出这些城市之间有着多么强烈的攀比意识!多么大的盲从!搞城市建设是不应盲目攀比的。更不能仅仅为了市政府的面子,弄出点政绩而大兴土木,劳民伤财。
  幸亏这些城市当中没有我所客居的城市东莞,其实,也不可能会有东莞这样的城市。因为,东莞是一座南方的秀美城市,东莞的自身魅力已经引起了世人的瞩目,它无需要再去急功近利地打造或者攀比了。
   《瞭望》文章开篇就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的要害:“城市规划不断被随意变更,首要的驱动力来自地方政府的经济利益。”经济利益在今天就是一根魔棒,驱动着政府大动干戈,大拆大卸。在我们任何一个城市的中心地段,随意就可以看到这种大拆八块的拆卸建筑。那些无辜的建筑一旦被标上了一个“拆”字,就如同一个人上了死刑的告示在名字上被打了红叉。几天前,我的博客文章痛心疾首地写到,沈阳那条青年大街上在拆了五里河体育场之后,又一鼓作气继续拆了其它建筑,大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气魄!这种大拆大毁是冠以改造城市面貌,造福人类的幌子之下,换言之,是在建设的名义下,搞破坏的行为,其实比那个极左年间纯粹的破坏,对于城市元气的伤害更甚!
  我写沈阳的城市,是因为我的所见所闻,而前几天我路过北京时,居然一眼就在王府井那条最繁华的大街上看到了一栋被拆毁的楼房:一个吊车残暴地将这栋建筑撕咬得一片狼藉。数年前我就曾看过对于王府井与东单大街大拆的批评文章,义正辞严。然而,文章再厉害又有什么用?现在不是想拆就拆吗?拆得随心所欲。这简直是一种赤裸裸的强暴行为,却没有任何人去管。那么多人如一天繁星般闪烁,却都是见怪不怪状。人们已经因司空见惯而麻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