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碧野深处


□ 满都麦




纳吉德莫名其妙地从马背上摔下来了。他的杆子马嘶鸣着,带鞍拖缰,立刻消失在马群之中。
怎么,我摔下来啦?他趴在地上,心里犯嘀咕。马腿,我没骑出什么毛病来呀?!怎么会……他坐起来扫视马失前蹄的地方。洞,一个刚刚被马踏陷的黑洞,大得像是刨獾子挖下的坑。其实,那只是个被踩漏的艾鼬穴。昨晚下了整整一夜淫雨,地皮变得很松软,自然是难以承受马蹄一踏。这不能怪马,全隆我自己没出息。他攫紧套马杆想站起来,但没成功。
哟,这是怎么啦!陡地他恐慌起来。难道是腿……去他的!多不吉利,哪能这么容易就伤筋动骨?!他极力驱赶着这倒霉的预感,以宽慰吊到嗓子眼的心。
天已破晓。奶酪般的晨曦将清爽的光亮一起洒在大雨后湿润的原野上。远处,他依稀可见才刚收拢的马群因为他的杆子马的光临,排成箭阵向更深的草原奔涌而去。在马群的后面,被惊动了的晨鸟拍打着翅膀,从草丛间飞起,在空旷而静谧的草原上空竞相啼鸣,为这里增添了勃勃生机和欢跃的旋律。
他望着渐渐远去的马群,心里很焦急。马群倒没什么,昨晚他在这里安然无恙地守了一夜,现在该让马群寻找新草场了。他怕的是杆子马,戴着嚼子,拖着缰绳,这是很危险的,必须立即追回来。他支撑着套马杆又一次想站起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使他重新坐在地上。
糟糕!左小腿骨折了。
他心里突然一沉,差一点儿昏厥过去。这下全完啦……他举起铁锤般的拳头朝潮湿的草地上猛击一拳,砸了个碗大的坑,便陷入了极度的悲愤之中。祸呀,这是从天而降的横祸呀!虽然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落到我的头上,真够晦气的!在这荒无人烟的旷野上,又没乘马,该如何是好?他将求援的目光伸向远方的天际,然而只看到了在朝霞映照中瞬息方变的茫茫的晨雾。
太阳在潮湿的地平线尽头冉冉升腾。顷刻间,血红的光芒为远山近岭罩上了一层神秘而壮丽的色彩,使在此独坐的他愈加感到几多孤寂、几多惆怅。
他五岁上就得了个“马上磁铁”的美称,再稍大点,又成了个小有名气的“马上阎王”。后来,当他真正变成一个大小伙子的时候,便当了牧马人。他和他的马群是这一带草原的骄傲。不管是骄阳似火的夏日,还是阴雨连绵的秋季,抑或是月冷星疏的冬夜和骒马下驹的春天,他都有一套过硬的牧马经验。所以,他放牧的马群繁殖快,生命力强,几年的工夫马的数目翻了一番。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草原上无人不称赞他。长辈们的夸赞、小伙子们的羡慕、姑娘们的青睐,雨点般地倾泻而来。可现在……我这还叫男子汉吗?他想起父亲的话,一个名副其实的牧马人至少也得受挫三回。然而年过半百的父亲放了一辈子马,经历的挫折不止三回而是五回呀。一次,一匹被套马索套住的烈马拉着父亲狂奔,靴底蹭掉了,脚掌磨破了,他也没松一松手。对此有些人不理解,事后问他:“你为什么要跟自己的皮肉过不去呢?”可父亲却说:“男子汉大丈夫宁可毁身,不可毁名。懂吗?”是的,男子汉大丈夫宁可粉身碎骨,也不可败坏名声!父亲既然伤过五次,我就得有伤七次的准备。现在这一点儿伤算不得什么,仅仅是个开始。只可惜,今天不能如期赴约兑现自己的应诺,为她——心爱的乌日罕安装电视天线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