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不回头


□ 张有齐

绝不回头
张有齐

  虽然我人在异乡,而母亲也已离开人世多年,但是每当想起母亲,我便有了继续向前的勇气,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继续向前,义无反顾,绝不回头。
  “好男儿是不恋生土的,要像出窝的老鹰不恋窠。”
  这是母亲时常对我们兄弟说的话。那时我还很小,不能完全明白这话的意思,总以为要像老鹰一样即使到了晚间也不想回窠穴便是好男儿。所以我常常在外和小伙伴故意玩到天黑也不回家,每次都是被哥哥们找到拧着耳朵揪回家,结果不是遭一顿痛骂就是遭几次股杖。然而我终究没有弄清“生土”的内涵,痛骂和股杖算是白挨了。渐渐长大后的我便渐渐淡忘了这些,因为平静和还算安逸的日子使我渐渐丧失了拼搏的斗志。也不需要进行深刻的思考。直至后来我离开江南,远离故乡,生活的窘迫和处境的艰难,才使我怀念故乡和亲人,这时我才慢慢嚼出母亲的意思,她含辛茹苦地养育着我们众兄弟,是希望我们长大后能像猎鹰一样展翅高飞。不要眷恋故土。各自寻找属于各自的领地。
  如果我一直在老家生活和工作,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明白母亲的意思。
  如果我在异乡生活得一帆风顺,可能我也不会那么强烈地想念父母,怀念亲情。事情得从我离开江南远走他乡说起。
  20世纪80年代,特区的开发带来空前的躁动。我的不少朋友都先后辞职下海,到特区去一展身手。厌倦了安静而沉闷生活的我终于也憋不住了,在朋友的鼓动和影响下,决定放弃一切,开始新的生活。在铜鼓敲打棕叶飘香的五月,我哼着走了调的黄梅戏,在蒙蒙细雨中离开故土,背着简单的行囊,踌躇满志地下海了。起初,我满怀信心地叩开了一家又一家用人单位求职,结果居然没有一家录用我。我曾任过教员,在作协工作过,也能写点小文字。可在经济至上的特区,像我这样的人就算是没有什么特长的人了,更遑论人才。很快我便明白。没人聘用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因为我既不懂管理,又不熟贸易,我忽然觉得自己连路边的擦鞋匠都比不上。擦好鞋是一门手艺,而写好一篇小文章却不能立马换来一碗果腹的牛腩饭。而对于我这样一个不安现状、试图拒绝平庸、挣脱平静和安逸的年轻人,毫无心理准备地闯入特区,就如一个不习水性的人跳进深水、卷进旋涡里。从未体验过的吃罢午饭不知晚餐在哪的生存危机,不期而至。为稻粱谋,我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养活我自己。当初的憧憬和豪言壮语早就抛到九霄云外。那段日子,我只能挤在廉价的招待所,每晚躺在阴暗嘈杂充满汗臭的木板床上,心里却禁不住想家,想得热泪盈眶。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在黑暗的被窝里,我却常常泪湿枕巾。时间一久,我便在心里默默地计划着五一或春节回家,可临到五一或春节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挤不出时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推迟回家的计划。就这样好几年我都难得回一趟老家。渐渐地我也就习惯了漂泊在外的日子。虽然思乡的情结如初,但我学会了在心里默默地回家,在梦中不知不觉地回乡。“好男儿是不恋生土的,要像出窝的老鹰不恋窠。”这时我渐渐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于是我便抖擞精神,再苦再累也要咬紧牙关挺住。记得有一次游览天涯海角观看了“鹿回头”雕塑之后我写道:“纵使前途茫茫/鹿/可以回头/而我/却不可以回头……”就这样,在母亲的激励下,我从一个毫无技能的文学青年,学会了特区的生存之道。多年来,家之于我,是深埋心底的符号,越来越远,但却越来越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