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于五十年代 青春在凭票时代


□ 小 w

  她们出生在五十年代。她们是新中国的第一批诞生儿;她们的青春遗落在乡下和边远的村落;她们妙龄的岁月里,根本不知何为消费,每月拿着各种票证过日子;她们经历过一个整齐划一的“蓝色时代”;到现在她们有车有房,却始终不知“美丽经济”为何解……因为她们出生在五十年代。
  
  杨泽夷
  出生于1953年,1971年4月去到果敢支边,在那里消磨过8年芳华。回到成都第二年与在果敢时恋爱的对象结婚,她还记得,就连结婚的时候她也没制过一件新衣服。
  邓修贵
  出生于1957年,1975年作为知识青年下乡,1979年回到成都被分配到四川省建筑设计院,她说她们是真正懂得艰苦朴素的一代人。
  吴雨晴
  今年57岁的吴雨晴和杨泽夷、杨泽夷是同事,1969年下乡,几年后到西昌当兵。尽管现在和老伴有了150平的房子,也走过了祖国大江南北,但她仍然觉得时常给自己买衣服打扮,是很美必要的。
  
  恋爱的时候,你们穿什么?
  
  
  这实在是一个露马脚的问题,滑稽而无知。可《战国策》里的“女为悦己者容”似乎又是亘古的道理。
  1974年,21岁的杨泽夷在云南果敢支边,那一年她恋爱了,对象是一个同为成都人的小伙子。当被问道,当二人单独见面约会的时候,会特别打扮么?杨泽夷听后大笑,打扮?什么打扮哟,约好几点见面,放下手里的锄把,回家换下满是泥巴的衣服,拿出一身干净的换上,这就出门约会去。事实上,在当时并没有约会这一说。
  在果敢绿葱葱的树林里,杨泽夷对他的对象说,我们可以在这里恋爱,但是一定不能在这结婚生孩子。因为当她说这话的时候,她看见有同去支边的青年在那里背着小孩穿梭在草场和庄稼地里劳作,那小孩儿额头上有着异样的褶子,杨泽夷坚定地认为这是环境所致。于是她对她的对象说,我们还是回到成都再结婚吧。虽然当时杨阿姨还不知道有外星人ET这样的物种,但她一想到如果自己的孩子有可能是这样,那该是多可怕。
  恋爱的时候,她们至多也是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出去见面,让自己看上去整洁,出门之前再对着镜子发自内心地舒展开欢笑,花样年华的姑娘心里有了爱,脸上荡漾的就是美好。无论是在田野间的牵牵手的约会,还是露天电影院光影下的窃窃私语的约会,尽管穿着一身缝缝又补补的衣服,但谁又能否认这不是浪漫这无关风月呢?
  
  她们的青春,在凭票时代
  
  1979年,杨泽夷从云南果敢支边后回到了成都,被分配到四川省建筑设计院工作,而这一年邓修贵也从下乡的地方回到了成都,这一年,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终于从远方回到了城市,并且她们成为了同事。
  1979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沿海的城市沐浴在和煦的改革春风之中,然而在内陆城市比如成都,这股东风至多就如一阵拂过人们脸颊的微风那样,柔和而显得没有太大力量。杨泽夷和吴阿姨能记得,那一年给她们带来的最大的变化就是让她们看到了黑白电视——尽管几乎没什么节目,可对于刚回到城市不久的她们来说,这样已然算得上是有了很丰富的娱乐活动了。除此之外,生活的其他方面似乎还是没有太多令人振奋的变化,她们的吃、穿,生活的一切都眼瞅着手里的粮票、菜票、布票、棉絮票等等各种票证在维系着。
  她们的青春就流逝在这样一个凭票时代里,她们记忆犹新的是拿着肉票排队买猪肉回家的情景;是拿着棉絮票抱回让全家过冬的棉絮的情景;是把粮票交给丈夫托付他扛回他们一个月米的情景;而关于穿衣打扮,至多也就记得是凭票买回青色或者灰色的棉布,然后请裁缝或者自己做成遮身的衣服,几乎没有款式可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