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费佳大叔


□ 蓝英年

  这是苏联大型文学刊物《十月》编辑部的人对主编费奥多尔·伊万诺维奇·潘菲洛夫的称呼。这样称呼在苏联文坛称霸三十多年的老作家潘菲洛夫,与其说亲昵,不如说敬畏。除作家协会中地位比他高的人,如法捷耶夫、费定等,和联共(后苏共)中央主宰宣传大权的书记们,如日丹诺夫、苏斯洛夫等外,又有哪个中青年作家不慑服他的淫威?何况《十月》编辑部内的人呢。
  潘菲洛夫是拉普时期的老作家,一度风靡全国的长篇小说《磨刀石农庄》的作者,苏联作协书记和最高苏维埃代表,《十月》杂志三十年不变的主编。是自一九四八年春天至斯大林逝世,同法捷耶夫、西蒙诺夫等人到克里姆林宫同斯大林一起讨论斯大林文学奖授予事宜的极少数作家之一。有了这些头衔和业绩,自然是响当当的大作家了。然而时光无情地抹掉脸上的光彩后,显露出的是一个蹩脚作家的本相。他生前所写的几百万字作品没有一部流传下来,便是最好的佐证。他的作品虽完全被人遗忘,但他在苏联文坛群雄角逐的年代曾扮演过重要角色。提起这段历史,就难免会提到他的名字。
  作家以作品成名,为自己争得荣誉,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潘菲洛夫是苏联类型社会才会产生的例外。他的荣誉和地位是靠其他手段攫取的,并牢固地保持到死。
  使潘菲洛夫一举成名的是长篇小说《磨刀石农庄》。这是一部图解斯大林农业集体化的作品。结构极为松散,人物虽有本能冲动,但都是按领袖“语录”塑造出来的,语言诘屈聱牙,并滥用伏尔加流域方言。然而小说却被斯大林看中。斯大林看中它大概有两个原因:首先,它是苏联第一部写农业集体化的长篇小说,比肖洛霍夫的《被开垦的处女地》早四五年;其次,小说告诉读者农业集体化是一场流血的斗争,是“谁消灭谁的问题”,决不存在布哈林所提出的“富农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幻想。书中具体写出布哈林分子的破坏。作者不仅把他的主人公们写得各个对斯大林无限崇拜,还让斯大林本人登场。第四部结尾处写了农庄劳模到莫斯科参加全苏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的情景。由中农转变成先进分子的尼基塔·古里扬诺夫在大会上发言,挥动着手臂大声说:“我们把人类理想变成现实。”斯大林在一旁赞同道:“说得对!”这时大厅里朝着斯大林暴风雨般地鼓掌。斯大林站起来使劲鼓掌。七千人理解斯大林的意思,向尼基塔鼓掌欢呼。女劳模斯杰莎接着发言:“我们苏维埃国家妇女获得的权利其他国家的妇女连想都不敢想。”斯大林又赞同道:“说得对!”斯杰莎逢人便说她同斯大林谈过话,她的心上人基里尔·日达尔金嫉妒起她来:她跟斯大林谈过话……飞行员帕维尔出色完成飞行任务,降落后看见机场上有个“穿灰大衣的人”,惊呆了,连忙从驾驶舱中跳出,跑到他跟前,“斯大林同志!您交给的任务……”但斯大林没让他说下去,伸开双臂拥抱亲吻帕维尔,接着亲吻帕维尔的伙伴。帕维尔想向斯大林汇报飞行情况,斯大林打断他说:“不用报告了。您累了,现在休息去吧,咱们还要见面。”然后让他上了汽车,一阵风似地把他从机场接走……
  把斯大林写得多么伟大平凡,多么关心人体贴人!斯大林看了怎能不舒服,潘菲洛夫自然成了斯大林宠爱的作家。一九二九年二月斯大林接见乌克兰作家代表团时,向大家特别推荐《磨刀石农庄》,并建议没读过的人好好读读。自此潘菲洛夫有了强大靠山。
  潘菲洛夫是拉普成员,后期进入领导核心。一九三○年潘菲洛夫从法捷耶夫手里接过拉普办的杂志《十月》,逐渐在自己周围聚集了一批为《十月》撰稿的人,羽翼渐丰,又得到斯大林青睐,便自立门户,觊觎拉普领导权。他曾说,“拉普是个冷僻的小村,多年来在那里掌权的是一个狡猾的乡长或村长,逼得庄稼汉们慌慌张张逃离他而去。”他要取而代之。一九三一年初拉普核心内部爆发的争夺领导权的论战便是潘菲洛夫挑起的。支持他的人提出《磨刀石农庄》是拉普最重要的作品,必须以赞扬这部小说作为拉普创作指导纲领。这种提法拉普主要领导人阿韦尔巴赫、基尔雄和法捷耶夫等人当然无法接受。他们指出《磨刀石农庄》决不代表无产阶级文学的“康庄大道”,它有自然主义、经验主义的缺点,而且结构松散。阿韦尔巴赫等人的看法是正确的,《磨刀石农庄》的缺点十分明显。他们提出应以法捷耶夫的《毁灭》为用辩证法写作的无产阶级文学的典范。潘菲洛夫派也不接受,又提出“两股潮流”,即“消极旁观潮流”(以法捷耶夫为代表)和“积极革命潮流”(以潘菲洛夫为代表)。两派展开激烈辩论。潘菲洛夫派同《共青团真理报》关系不坏,不时有人在这张报上发表文章。而《共青团真理报》曾批评过拉普领导人骄傲自大,以自己的路线代替党的路线,忽视广大青年的利益和要求。阿维尔巴赫等人不接受批评,反而认为该报支持潘菲洛夫派,便逐渐把矛头转向《共青团真理报》以至共青团。这样就把拉普内部的斗争扩大成同共青团的斗争。这里除表现出阿维尔巴赫等人的狂妄外,也暴露出这伙血气方刚的青年人的幼稚,同时显出潘菲洛夫的老谋深算。潘菲洛夫巴不得拉普领导人同共青团厮杀,自己这派坐收渔利。这场斗争终于引起党中央注意,十一月二十四日《真理报》总编辑梅赫列斯发表了《改组“拉普”工作》的文章,可以看作是一九三四年四月二十三日联共(布)中央《关于改组文学艺术团体》的决议(俗称解散或消灭拉普)的先兆。解散拉普有其更重要的原因,但潘菲洛夫挑起的论战则是导火线。拉普解散后领导人个个垂头丧气,有的做了检查后重被重用,有的坚持己见最终导致身亡,唯潘菲洛夫稳坐钓鱼船,照样当他的《十月》主编。
分享:
 
摘自:读书 1998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