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郑成功宅邸思幽


□ 颜长江



明代安平桥畔赫赫有名的郑芝龙宅邸,自从民族英雄郑成功凛然一炬自焚家门,惨烈的入海誓师之后,可谓是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当我怀着探寻英雄史迹的思绪,回溯三百多年的鸿江流水,去感受一门风徽曾经的繁华和湮没的辉煌。岁月留给我的有形而又无形的遥望空间,就如海市蜃楼的缥缈吗?
踅进纵横交错的狭窄长巷,我仿佛踩过清王朝一条辫子弯弯垂尾的远影。幽寂的碎石板路的更深处,很多可歌可泣的小镇故事,已经被木麻黄树梢滤过的斜阳,镀出一抹古色古香的光亮。我忽然想起《台湾外纪》描摹郑芝龙“置第安平,开通海道,直至其内,可通洋船。亭榭楼台,工巧雕琢,以至石洞花木,甲于泉郡。”以及“积财宝甲兵充实其中,人物丽盛,事务丰殖”的豪宅形胜来。只是这一切都成为历史的沉影了。
我萦怀一缕折戟沉沙的情愫,想象着当年剑气森冷的“三徒门”外,涨海声中涌出的那一道古港风景:一骑传檄的驿马嗒嗒驰过石桥,有结伴赴考的泉南士子步履匆匆,也有赶潮的侠客儒商从这里浪迹天涯;而插着“飞黄”牙旗的番贾洋船,乘着季风启航了;水寨木栅内昂然耸峙的箭楼响镝,又是怎样荡来扑朔迷离的闽海雄风……就在梢船欸乃的恍惚中,我看见风涛浪里挺立一位腰佩龙泉剑的青衣儒生,穿透江日升笔下娓娓讲述的深深庭院,勤奋地练武读书。只是剑影诗声如梦如幻的一瞬间,那一座画栋雕梁的大厝内,珠帘宝帐燃起一片冲天火光,映红长长五里桥、瘦瘦三里街,也映红我心海激荡的血色波动。多少生龙活虎的古镇风流人物,遂在金戈铁马的驰骋中,把深浅的脚印磨成方方正正的翰墨笔迹,倏然走进“海峡两岸两安平”的史册方志!



我知道郑芝龙就抚后的春风得意之时,花耗巨资在安平桥畔大兴土木,精心营造他的府邸。无数衣衫槛褛的能力巧匠,历时三载的劳心劳力,才于明崇祯三年(1630)落成。纵观郑芝龙海上发迹亦官亦商的风云一生,只有此时的“筑城”雄踞一方,最为踌躇满志。但为什么会选址“桥西铺”辟建宅园,而不卜地另处呢?我想,安平港得天独厚的航海条件及其扼守水陆要冲的战略因素,才是堪舆术所无法演绎的风水宝地的真正缘由。郑芝龙作为安平商人海外贸易的代表人物之一,郑府的择址就充分显现了他冲风突浪的风骨。
感叹信史有关郑府的实质性记载寥寥无几之际,我偶然从《晋江乡讯》上,看到一篇据说是清代学究曾允升辑纂《嘉庆•赤店乡土志》之时,附录郑成功的蒙师曾其五《安平郑府实录》片断整理的一段文字:
南临五里桥头,直通五港口岸,占地一百三十八亩有奇。主构为硬山顶五开间十三架,三通门双火巷五进院落。两旁翼堂、楼阁、亭榭互对,环列为屏“郑芝龙府第,在安海镇安平桥以北,西从西埭抵西港,北达西畴头,障。东有‘敦仁阁’,西有‘泰运楼’,前厅为‘天主堂’,中厅为‘孝思堂’,规模宏耸。大厝背后辟有‘致远园’,周以墙为护,疏以丘壑,亭台、精舍、池沼、小桥、曲径、佳木、奇花异草园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郑成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