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温泉


□ 文非

  原来,爱与勇气都藏在这粗糙的皱褶里,只是我未看见罢了。

  ——题记

  一

  我趴在窗户上,看见那个人朝羊圈走去的时候,心里不由得一沉。

  娘腆着个大肚子,跟在那人身后。娘白打显肚子后,走路越来越像一只待产的母羊,尤其是到了冬天,再套上厚厚臃肿的棉衣,走路更难看了,那种样子无数次刺痛了我的眼。我试图想让自己视而不见,变得漠然甚至麻木,可现实情况是,我只能默默忍受,无声抗拒。在这个家里,还没有我说话的份。

  天还没完全亮开,羊圈里晃动的人影看得不那么真切,朦朦胧胧的。

  不出所料,在一阵骚乱之后,那个人把我喜爱的雪球拽出了羊圈。雪球是一只肥硕漂亮的公羊,毛色纯白如雪,双角弯卷玲珑有势。仿佛是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一向温顺的雪球哀叫着抵死也不往前走,角上圈着的麻绳越拉越紧,羊和人展开了一场拉锯战,把院子里的雪踩踏得一片纷乱。

  那个人哪里敌得过羊,僵持了一会儿便喘上了,胸膛里犹如拉风箱。

  “换一只孬的吧,雪球还得留着配种呢。”娘以商量的口吻,小心说。

  “你懂?镇长家会缺一只羊?”那个人有些恼怒,捡起地上的枝条要抽,雪球敏捷地跑开。

  “人家死了娘咱还得送个羊,图个啥?”娘还是有些心疼和不甘,小声咕哝。

  “莫吵死,我自有——”后面这句话被一口突然而至的浓痰堵住了,他咳出痰,啐了出去,然后上前逮住雪球,骂骂咧咧地在它屁股上踢了两脚。可怜的雪球咩叫着躲闪。

  娘噤了声,不敢违拗,轻叹口气说:“咳得厉害,能行么?”

  “死不了!” 他戗了娘一句,把雪球拴在枣树下。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那个人回转身说,“进屋快进屋,别冷着了身子。”口气听上去温和了许多,“喊福儿快起床,收拾收拾该上路了。”说着朝我这边的窗户望了望,却看见贴在窗户里的一双眼睛,如受惊的鸟儿般倏然飞走了。

  那个人是我的继父,一个嗜酒如命的老头。

  继父是两个很难受的字眼,给人耻辱令人蒙羞。你是知道的,在心底里我从未接受过这两个字眼,梦想着有一日能把这个人赶出家门,尤其是这个我称之为继父的人在外醉醺醺地歪倒在家门口时,我甚至有将他抛之野外的冲动。可我终究不敢这么做,还没有足够的能量支撑我做出这样的举动,我害怕他喝醉后,双拳不是落在娘身上,而是我身上。而且令人难以启齿的是,他竟然让娘怀上了,这是多么令人羞耻的事情,你没法体会这种感受和心情,说真的,在村人表情怪异而丰富的议论中,我恨不得豁个地缝钻进去,曾经连死了的心都有。

  娘在“笃笃”地敲窗户,我慢吞吞地穿好衣服。然后和往常一样,将小号擦了一遍。这是每日必做的功课,在年长日久的拭擦使用中,小号已经隐去了原本的金色,呈现一种厚重的古朴,这种色泽无时不在证明我们亲密无间的伙伴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