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贫与富:古老又现实的话题


□ 徐兆淮

站立在于二十一世纪之初的时代潮头之上,每当看到一些暴富者骄横的脸色和浮华的举止,一些涉世不深的青少年盲目崇富,热衷于奢侈消费的迷乱目光,而一些农村打工仔为讨工钱却常遭羞辱甚至毒打,一些贫困家长因交不起学费而自杀谢罪时,我总是难以忘怀世纪之交发生在校园里的那桩惨痛血案:马加爵杀人案。对于学生家长来说,那无疑是永远抹不去的心头之痛;对于社会而言,那又是贫富悬殊、矛盾激化所配成的恶果之一,当然也多少流露出社会民众的情绪,显示出社会危机的预警讯号。
是的,贫与富向来就是一个既古老又现实的话题。当一千多年前唐代大诗人杜甫发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慨叹时,他大约再也想像不到一千多年后的今天,会出现如此的贫富对比景象:一边是富人动辄数十万元的豪宴和几百万元的婚礼,一边是贫困大学生因付不起起码的伙食费,只好吃着富家子弟厌弃的残羹剩饭。
当一百多年前,孙中山先生提出:“天下为公”的口号,马恩创立共产主义学说之时,先哲们大约也不会料到,一个世纪之后,竟会出现这样的贫富差距:一边是富豪们住着几千万元一栋的别墅区,一边是城市贫民为争夺父母遗下的几间旧房而闹得拳脚相交、亲情破碎,直至法庭诉讼,老死不相往来。
甚至,当六十年前,一些赤贫的农民、工人打着“打土豪、分田地”、“穷人闹翻身”的旗号,大踏步跨进地主老财和大资本家的豪门大宅时,恐怕也未必想到,几十年之后,由自己亲手创建的社会会出现如此的贫富不均:一边是富人们驾着价值几百万元的豪华宝车在宽阔的马路上兜风尽兴,甚至任凭孩子砸车取乐,一边是农村打工仔为无钱打票乘公共汽车,而只好厚着脸皮偷偷地从后门上车逃票。
在贫富之间,仿佛有一道巨大的鸿沟,把社会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贫与富的差距不只是存在于衣、食、住、行,存在于物质消费上,还存在于文化教育和精神娱乐上。一文不名的穷人自然难以想像穿着讲究的富人在高尔夫球场上潇洒地挥舞几下球拍,需要花费多少钱财,富家子弟可以动辄赞助几十万元,或上贵族学校,或到国外留学深造,成绩好坏都无关紧要,而穷人的孩子却连起码的受教育的机会都难以争取得到。有时即使凭千般辛苦万般努力,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表面上可以与富家子弟出入于同一校门了,实际上却又往往因贫穷而遭人白眼,受人欺辱。在精神上、心理上,社会常常把穷学生、富学生划分为两个不同的世界。处于这一环境之下,心理顽强者,当然可以像当年韩信那样忍受胯下之辱,意志薄弱者则就难免会像马加爵那样一时糊涂地坠入杀人犯罪的深渊,走上了不归之路。
也许,即使作为亲历者,我们也并不理解发生在眼面前的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会变迁的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又隐藏着什么。至于某些天真的青少年就更容易迷乱失措,盲目追风了。但那贫富悬殊的对比景象却明明白白地横亘在我们的心中,戳立在我们的眼前。我们毕竟不能像驼鸟那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思不想,无动于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