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经济呼唤21世纪新文学


□ 文/王宏甲


随着可持续发展经济在西方国家出现,西方现代派文学在20世纪后期就渐成历史。特别是,由于知识经济是更依赖于人的智力的经济,个人的价值和地位将在新世纪受到比以往的时代更多的重视,21世纪人类会更有意识地呼唤重返家园,重建精神之乡。建立在新经济之上的文学艺术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会造就出一个与20世纪的文学不同的新的文学时代。

很久以来,我们是多么习惯于就文学而谈文学,多么习惯于从思想解放、冲破禁锢去谈文学的发展和进步。经济的发展同文学的发展有什么关系?
实际上,当18世纪英国出现新兴的工业生产力,资本和齿轮滚动出来的工业经济就已经深刻地影响着那以后的文学艺术。当“工业文明”带来的“家园危机”在人类的头顶敲响警钟,西方20世纪的文学艺术有了更多描写人的孤独、寂寞、空虚、无聊、抑郁、荒谬等心灵痛苦以及同痛苦的抗争或绝望的作品。
文学艺术从来就不是一门孤立的学问和艺术。当人类在经济领域、思想领域日益认识到,以耗竭有限资源为代价的工业经济不能持续发展,从而寻求可持续发展经济;21世纪,建立在可持续发展经济基础之上的文学艺术,还会是20世纪的模样吗?

罗丹的《思想者》在想什么

早在19世纪,当机器力取代人力成为更值钱的东西,人的位置、人的尊严和生活质量,都受到机器力的挤压、剥夺和损害,人类就开始重新审视齿轮和资本滚动出来的现代文明了。
欧洲在工业时代首先产生了叔本华、尼采这样的悲观主义哲学家。悲观中苦苦追寻人生的意义,尼采甚至激烈到要杀死上帝。上帝死了,人们开始发现自己并不是上帝,甚至不如上帝的牧师。科学家重返教堂投奔上帝,已不是可笑的事情。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琪罗的《大卫》曾是那样充满信心地昂首眺望,工业时代罗丹的《思想者》则低下头来思考了。
工业时代的文学艺术发生了一系列变化。音乐变了,变出痛苦不堪的味来。小说变了,变出支离破碎不屑于完美的格局来反映人类痛苦、矛盾的心情。一向饱满着最高激情的诗歌咏出了《恶之花》,把审美变成了审丑。毕加索把人画得不像人,成为新的经典。所有这些,都被认为是更高级的艺术,受到膜拜。
就文学而言,19世纪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等一大批作家,就已经开始了对欧洲生活出现的变化进行深刻批判。
当“工业文明”带来的“家园危机”在人类的头顶敲响警钟,西方20世纪的文学艺术有了更多描写人的孤独、寂寞、空虚、无聊、抑郁、荒谬等心灵痛苦以及同痛苦的抗争或绝望的文学作品。在我看来,这些作品是以更强烈的方式加入批判。
这些作品都迫切地反映了现代人的尴尬生活和复杂心态。这些作品无一不是基于齿轮和资本滚动出来的现代生活的产物。如果不认识以耗竭有限资源为代价的传统工业发展模式正给人类带来的深刻危机,就很难真正认识西方现代哲学乃至文学艺术,也很难认识当代新经济是怎样在呼唤21世纪的新文学。

谁孕育了中国20世纪的新文学

20世纪,当中国出现新文学,首要的原因并不在于胡适、陈独秀这些倡导新文学的先驱们特别有文学天赋。换句话说,当中国出现鲁迅、郭沫若,是由于此时的中国在生产力发展和经济基础上出现了不同于以往的重大时代变迁。
1860年后,清政府办洋务,并准许洋人在中国办铁路、办工厂。中国有了铁路、电报、邮政、银行,以及面粉厂、织布公司、电灯公司、自来水公司等等。1898年办京师大学堂,其办学的宗旨也明确表述为:“开通智慧,振兴实业”。
在诸多新兴的实业中,有一项同思想解放、文化进步,乃至文学发展联系得十分密切的产业即报业。1895年,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编辑的《万国公报》是北京最早的民办报纸。1903年上海出现《中国白话报》。1904年北京有了《京话日报》。所谓“京话”,就是“白话”。由于“通篇概用京话”,加上敢于直言官府积弊和为贫苦市民说话,《京话日报》成为“下级社会的读物”,发行量日增,成为北京历史上第一家“销逾万份”的报纸,实在是以其“通俗的方式”和“平民立场”显示出不同凡响的伟力。

由于生产力发生变化,社会的教育、文化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到1915年就发生了新文化运动,1917年胡适、陈独秀先后写出了《文学改良刍议》《文学革命论》,倡导文学革命。

是白话文在报纸上出现了14年之后,鲁迅才于1918年发表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文小说《狂人日记》。
白话诗比白话文小说更早问世。晚清的那些极讲求诗词格律的诗人词人们,读到胡适、郭沫若的新诗会如何感想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