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柯主席的官场生涯(短篇小说)


□ 凌鼎年

  柯柔刚是娄城医院的院长,人称“柯一刀”。

  做手术,病家就信他,大手术小手术都希望他柯院长主刀。往往通过七拐八弯的关系求上门来,还常有送礼的。有些礼收又收不得,退又退不掉,说句不算夸张的话,有时比动大手术还难呢。

  有人说柯院长的名字好,又柔又刚。这一刀下去,要刚;这剥离、切除、缝合,则要柔、要细、要轻。至柔至刚,自然刀刀成功。

  在娄城,柯院长的口碑,柯院长的名头甚至比市长,比书记还大呢。提起柯一刀,几乎没有不知晓的。

  政协换届,于是,娄城知名人士—个个被排起了队,—个个被品头论足,掂着斤两。柯院长是上上下下一致看好的人选,经上级考察,柯院长是呼声最高的—位。

  柯院长当选为政协副主席,他是没有思想准备的,但既然领导信任,推辞就有拿架子之嫌,试试吧。别人咋当,我也咋当,总不至于比开刀难吧。

  当了政协副主席后,柯院长才体会到头头脑脑常挂在嘴边的“忙”,常抱怨的“吃得苦吃得累”是啥含义了。柯柔刚是细心人,每天记日记的,自当政协副主席以来,平均每天一个会还不止,有时上午开了下午开,下午开了,晚上还要开;有时一上午有两三个会,分身无术的他只好或赶场子似的赶会,或干脆视轻重缓急,只去一处。而这些会,与他的专业全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柯柔刚老老实实承认,他是外行。他觉得自己没有发言权,偏偏主持会议的总非要他说几句不可。说什么呢?这实在比开刀还难,这开刀,该什么部位一刀下去,口子该开多大,哪些该切,哪些该留,他心里有底,可现在那—个个会,自己又能提什么建设性的建议,或说哪些比别人高明的意见呢。万一说错了,自己出洋相事小,叫下面具体经办的人怎么执行,岂不反误事,难啊。每每这时,他要绞尽脑汁准备好那么几句,这成了他每次坐主席台的沉重负担。

  说良心话,柯柔刚对他的专业很喜欢,闲来翻翻医书翻翻医药杂志,有心得时写篇医学论文,他觉得这种生活很适合他。从政,他没想过,也没多大兴趣,但既然阴差阳错选择了自己,总不能没上场就打退堂鼓吧,再说了,如今出去,谁不柯主席长柯主席短,三天两日在电视里露脸,那感觉确实不太一样。

  中国有句老话“有得必有失”,这堪称至理名言。慢慢,那种使人有些飘飘然的“柯主席”称谓,已不再有多大的刺激了,这毕竟是虚的,而一顿又一顿的饭局,一杯又一杯的酒,却是实打实的。有人讲笑话说“不怕廉政,就怕连顿”,柯柔刚只能苦笑。他本不善喝酒,开始想打出牌子不喝,可这仅仅是一厢隋愿而已。那举杯来敬的,都一脸虔诚,一脸谦恭,人家一千了,你好意思无动于衷,好意思滴酒不沾。碰到有几个滑的,还会不真不假,不酸不成地来几句,什么“是不是柯院长升了主席,瞧不上咱了。”“看得起我就—起干了。”什么叫逼上梁山,柯柔刚算是有了点体会。

  柯柔刚一喝酒就上头,眼睛就像兔子,红红的,那眼泪就会淌出来,三杯下肚,脸也红了,脖也赤了,说话就管不住自己舌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