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研究


□ 邹汉明

  湖畔研究
  
  微风一束,星光三克,柳树的小腰上
  扎着半勺风流韵事
  八角亭的水泥柱,系满一船的橹声
  细格子木窗,偷得月亮的纹银十两
  ——也足以应付今晚的酒钱了
  
  暮色半两还多,白云的棉花糖担
  刚刚挑过——担者是个哑巴,过市场街
  不懂吆喝,他乡村来乡村去
  不知城市的嗓门,高于乡村的蛙鸣
  ——分明源于泥土的羞怯
  
  方糖一块,咖啡一调羹,少许的伴侣
  山水就有了异域味,这封建的湖山
  此刻吊足精神,镶上两抹灯笼的红晕
  如一个时髦女郎的吊带裙,耀眼的
  性感,和兴奋——只是未必哼得平仄声
  
  半个晚上看风景——风小,景颇深
  散光二百五十度的近视眼睛,酸
  湖面,绸缎三百匹,未必裹我小梦一枕
  骑我响当当的宝马,不如乘风归去
  高处,冷;低处,雌蚂蚁爬上了胳肢窝
  
  故乡研究
  
  小时候吃过的东西是:
  水,桑果,草叶,女人满是汁液的
  乳房,弄堂口的风——像风一样过去了
  
  廊檐下,大蒜,一串串干枯
  队长的老虎嘴巴,没了形势与任务两颗门牙
  吧嗒吧嗒的嘴上,烟杆子斜插,没话
  
  木桥换成水泥桥,可怜的水
  越流越小——不是河浜里流来
  是地面跑来——祖母唤它自来水
  
  如今我站成一段竖立的风景
  却融入不了生活十五年的血地
  连成一片的狗吠,像篱笆,将我横挡
  
  不得不走在一条新路上
  我走过的路,或废弃,或杂草丛生
  但路边的狗尾巴,还在坚持做一条狗尾巴
  
  凹凸的泥地,声东击西的游戏
  我的童年已经填平,我的记忆完全非法
  唯有乡村机埠,仍是梦中据点
  
  仍旧活着,比如故乡的水泵
  它那么深地——仿佛深自我的灵魂
  将水抽上,水,像水一样冰凉
  
  我看见——苦楝树上老蝉的眼睛
  我见水不是水,水泵倒是原来的老水泵
  水抽上来,流下去,流到我不知道的小故乡
  
  中年研究
  
  生死太寻常,我已经走过
  一个关口,年过不惑,偶遇小感小冒
  没什么大惊小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