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白虹


□ 刘巨德



新世纪初回首五十年前的中国美术,确有遥远的感觉。然而时光之久远,却能令心灵更加明净,思想更加清澄。理解和研究89岁高龄的美术界老前辈张仃先生40岁时的艺术思想和创作,体验他当时作品中的情感和一个真正艺术家的人生,唯愿真正了解的,是怎样的生命,怎样的情怀,怎样的文化积淀,能够使张仃先生在特殊的时代,创造了中国美术史上奇丽的一页。



展开这一页,有一幅张仃先生当年创作的装饰绘画《苍山牧歌》,画面极为清澈明丽,素雅恬淡,似工却写意,似方却循圆,似具象却抽象,似变形却真实。瀑布、山峦、野花、白羊、彩云、牧羊女,浑然于水晶般的结构中。这里没有立体团块,只有线条花纹般的节奏韵律,极似宗白华先生所说的“中国艺术的形象组织是线纹”,线纹超越物象,“隐迹立形、备遗不俗”。虽有所实,又无定处。亦如先生观苍山洱海,水化气而升天,呈云雨彩虹、霜雾霏雪之梦幻,充满东方诗意之美,极具中国艺术“化实相为空灵”的高超艺境,这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极有影响的创新之作。
该画创作于20世纪60年代初,此时张仃先生四十岁左右,正值不惑之年,他满怀壮志激情创作了二百余幅令人耳目一新的彩墨装饰绘画,开始实现他和张光宇先生一直憧憬的“新中国画”之梦。
不料文化大革命来临,这批装饰绘画成了张仃先生走资产阶级文艺路线的“罪证”,被当作“黑画”批斗,致使其绝大部分作品化为灰烬,成为中国美术史上一个无法挽回的遗憾和悲剧。《苍山牧歌》即是幸免于难的少数作品之一。
庆幸的是,灾难虽然毁了张仃先生的画卷,却无法扼杀他装饰绘画的美学思想及影响。幸存的部分作品犹如留给美术界一座富矿,告诉我们在中国,在20世纪60年代,先生是一位敢于冒险追求艺术走向禁区的艺术家。先生的装饰绘画是一个时代的产儿,一个学派的旗帜,一条蒙尘的彩虹。
1959年张光宇先生在《装饰诸问题》一文中曾说 :“一切造型艺术包括两个方面,其中一个叫做‘摹拟的’,也就是‘造型本身’方面。另一个叫做‘装饰的’或者‘形式的’方面。这本为合一的问题,被美术界长期分裂和敌对。”
在苏联契氏美术教育体系弥漫全国美术界,现实主义写实绘画作为主流方向的时期,张仃先生欣赏毕加索的变形艺术,文革后又邀请劳森伯格讲美国前卫装置艺术,都说明他的艺术思想和办学理念始终与美术界主流不同。他说:“我与张光宇先生都热爱装饰艺术,注意形式法则的研究。在艺术教育一面倒的时候,我们的艺术主张,常被有些‘卫道士’认为是‘邪门歪道’。”60年代他提出的“艺术语言无国界”、“烂鸡里也有块好肉”不但不为人们理解,反而成为被批判的“名言”。在文革中,《苍山牧歌》被责难为“黑画”、“人物水肿”、“影射少数民族苦难”,《大公鸡》也被批判为“赫鲁晓夫好斗的公鸡”等在讲阶级斗争的年月,这位试图探索艺术形式本体美的艺术家,被视为搞资产阶级形式主义流派的急先锋而总是厄运不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