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当代设计的“语境”与创造


□ 朱瑜珠


内容摘要:在中国的艺术与设计理论研究领域里,“语境”的概念越来越被大家所熟知,设计师眼前的利益和效果是“横向的”语境,设计师与整个设计传统的联系则是“纵向的”语境,今天的设计师应该努力超越横向的设计语境,在纵向的历史语境中把握自己的设计行为,才能超越短暂的利益束缚,找到适合今天的设计动机。
关键词:语境设计

与人类任何一种有意义、有目的的活动一样,优秀的设计贵在创造。而设计作为一个生产的环节,为了销售的目的却必然要受到各种各样的制约,也就是说,设计并不能像纯艺术那样自由地发挥。因此,设计的“创造”不同于纯艺术的“创造”,它有着更多的目的性和计划性。然而,“创造”这个词无论是从行为还是语言的角度都包含着一个重要的意义,即打破常规、自由地发挥想象力。我们知道,艺术的创造基于艺术家对历史与自我超越的渴望,而设计囿于众多的限制,其创造的根基在哪里呢?从具体设计产生的“语境”入手分析,可能会对分析设计创造的价值根基有一些启发。
在中国的艺术设计理论研究领域里,“语境”的概念越来越被大家所熟知。英文“Context”在国内有多种译法,诸如“上下文”、“文脉”等,在艺术研究中,一般指的是围绕某一个特定艺术事件,并决定其意义的部分。“语境”的概念要求我们在研究具体的艺术问题时,既要重视横向的共时联系,又不能忽视纵向的历史联系。优秀的设计与低劣的设计一样都产生于具体的历史语境,这个语境既包含着雇主的要求、对受众接受效果的考虑、流行的设计样式与消费心理,同时也包括设计的历史传统、设计的民族语言、设计师所接受过的设计教育等。设计师眼前的利益和效果是“横向的”语境,设计师与整个设计传统的联系则是“纵向的”语境。横向的语境决定着设计的价格,而纵向的语境则更多地决定着设计的价值。横向的语境更多地与“利”相连,而纵向的语境则更多地与“义”相连。“利”字是容易理解的,设计师忠实于雇主,忠实于消费,“利”字便能顺手得来。而“义”字则代表着一种悠久的价值传统,“义”在现代设计中的出发点不是为了一部分小集团的利益,而是为了多数人生活的福祉。从威廉·莫里斯到格罗皮乌斯,现代设计一直都贯穿着这样一个道德原则,即:设计不是供少数人享乐的玩具,而是应该服务于大多数人的生存利益。设计不仅应该“取之于民”(by the people),也应该“用之于民”(for the people)。
可以说,现代设计的“义”体现的是一种民主的价值,它参与构成了具体设计的历史语境。20世纪的现代艺术家可以无所顾忌地在艺术中表达自我,甚至是本我的冲动。从梵高到表现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乃至于抽象表现主义,现代主义艺术一直在追求绝对的自由,艺术家的自我与本能成为现代艺术的主要成因。然而,民主的道义却要求现代设计的发展不能贯穿这种“自我”表现的主线,设计师的自我表现必须以“他者”的存在为前提。二战后,消费社会的膨胀破坏了设计的民主道义,“他者”不再是威廉·莫里斯、格罗皮乌斯所津津乐道的“大多数人”,而成为资产阶级“雇主”,沉默的“大多数人”在消费的体制中被隐藏起来了,他们不会也不可能直接对设计师产生影响。这样,设计的创造在很大程度上便成为金钱与趣味的游戏,汽车造型设计的频繁变换最能说明这一点。这种变换并不能使更多的人享受现代生活的乐趣,其最大的成就不过是满足富有者的玩兴与附庸风雅。这样的设计创造本质上是一种时尚的创造,它基于我们所说的横向设计语境,但从长远看, 并没有对人类整体生活质量的提升做出贡献。因此,这种设计的价值是有限的。
真正的设计创造应该超越横向的设计语境,超越短暂的利益束缚。设计师必须在纵向的历史语境中把握自己的设计行为,才能找到一种深刻的创造动机。当然,我们不能以从莫里斯到格罗皮乌斯时期的设计语境来规定当代的设计师。在那个时代,是否要走设计的标准化与理性化道路仍然是设计师们争吵的课题。而今天,我们不会再去怀疑现代化大生产的好处,也不会再像约翰·罗斯金那样在前进的道路上夹杂中世纪的梦想。但是,现代设计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学科,正是因为有现代主义先驱们奠定下来的设计民主的梦想。当我们研究设计先驱们的思想时,总会被那种为大多数人谋福祉的设计信仰所感动。这样一个设计价值的传统是不能抛弃的,特别是对于当代的中国来说,设计的民主理想尤其具有启发意义。
毋庸讳言,中国设计在20世纪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特色。新中国设计的起步是与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设计与普通人的衣食住行、与“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密不可分,这与西方的现代主义设计理念也是吻合的。如果没有十年动乱对人才与教育的破坏,今日中国的设计水平也许会大不相同。然而,历史无法假设,今日中国设计的种种现象都在诉说着一个本质的问题,即中国设计的创造力与想象力还远远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水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多数中国设计师都沉浸在利益的横向语境中不能自拔,对于纵向语境、对于设计的传统却讳而不问。设计师得到了暂时的利益,却缺失了追求设计事业的信仰与动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