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九龙浴太子”看大足石刻之妙于改造


□ 王玲娟

  内容摘要:“九龙浴太子图”体现了大足石刻为我所用“妙于改造”的原则,其图像创造完全不同于之前诸石窟中的表现,具有相当强烈的审美感染与宗教感召力量。
  关键词:大足石刻、宝顶石刻、九龙浴太子、妙于改造
  
  
  
  一
  
  中国石窟艺术卓越的设计意匠,与其原发地印度石窟艺术比较起来,既有承继,更有不少崭新的开拓。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足石刻,规模宏大、造诣精湛而颇具典范意义的有两处,一是“北山石刻”,二是“宝顶石刻”。其中宝顶石刻具有“凡释典所载无不备列,几乎将一代大教搜罗毕尽”的宏观设计构筑,某种角度上看,完全臻至了中国石窟乃至世界石窟艺术史之最高峰,正如学者之评:“尤其是大型连续性的雕刻和庞大的群像,场面恢弘,是中国石窟中所仅见。”[1]义理深奥的佛经形式,至此已经幻变为了一幅幅生动之极的石刻连环画。虽然,“一代教主”赵智凤在宝顶石刻中的超凡创造体现在多方面,或善于选材,或精于提炼,或巧于安排,但由于篇幅所限,不能漫议,因此,我们将聚焦于匠心独运的微观改造手法上,这不仅是对原有佛经的成功发挥,而且是对以往石窟艺术的大胆而合理的改造,正是宝顶石刻的“妙于改造”,使它个性突出,特色独具,魅力永葆。
  
  二
  
  “妙于改造”充分体现出了“为我所用”的创造原则。这方面的精彩例证可谓俯拾皆是。最为成功的例证之一就是“九龙浴太子图”,其图像表达基本不同于之前诸石窟中的惯常表现。记载释迦牟尼佛诞生的佛经有多部,包括《修行本起经》、《过去现在因果经》、《佛本行集经》、《普曜经》、《方广大庄严经》、《中阿含经》、《太子瑞应本起经》、《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付法藏因缘传》等。其中有两个情节,往往成为诸经典叙述的重要内容,一是“灌浴”,二是“七步宣言”。这两个重要的情节在图像构筑的表现中,一般又是相融不分的。当然,也有少数例外情况存在,譬如,《中阿含经》中只有“二龙灌浴”而无“七步宣言”的叙述;相反,《太子瑞应本起经》、《方广大庄严经》则只有“七步宣言”的叙述而没有“灌浴”场面的描写。[2]就“灌浴”与“宣言”两大故事情节的表现来看,宝顶石刻大佛湾中释迦诞生图正是遵照一般的造像规范而两者齐备。那么,其鲜明的个性表现在哪里呢?关键是具体的画面构筑及形象落实与一般佛经中的叙述大不相同,也明显地迥异于之前诸石窟对于“灌浴”与“宣言”所展示出来的图像符号状态,形成一种崭新的“符号意义场”。据说,释迦牟尼佛从其母亲摩耶夫人的右胁诞生出来,即刻有冷、暖二泉灌浴全身,落地之后便东、西、南、北四方各行七步,步步生出妙好莲华,于是菩萨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骄傲地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然后才变得与普通孩童相近无异。且看《付法藏因缘传》中的文字,可以获得印证:“所谓菩萨从兜率天化乘白象降神母胎。父名白净,母曰摩耶。处胎满足十月而生,生未至地帝释奉接,难陀龙王及跋难陀吐水而浴,摩尼跋陀大鬼神王执持宝盖随后侍立。地神化华以承其足,四方各行满足七步。至于天庙令诸天像悉起奉迎。”对照而言,宝顶大佛湾石刻不是“二龙浴太子”而是“九龙浴太子”,为什么?是否有根据呢?又传:释迦佛降生时,天上九龙飞来吐水洗浴。神异色彩十分浓烈,似乎有点暗合着传统的“龙生九子”的观念。不过,赵伯陶先生对此又有自己的说法:“龙生九子,皆不成龙,各有名目,由于记述不同,其子也就不止九个了,传闻异辞,各有千秋。”“人们见不到龙,于是就将一些似是而非或一时难以解释的事物附会到龙身上,以满足好奇心,这也正是龙崇拜在古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的一个证明。龙生九子,也是人们在龙崇拜下的想象,只不过更为精致了。”[3]这是现代学者的阐释,当然有其来源,譬如明代大儒杨升庵在《升庵外集》中就清楚而饶富兴味地指出:“俗传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一曰赑贝,形似龟,好负重,今天碑下龟趺是也;二曰螭吻,形似兽,性好望,今屋上兽头是也;三曰蒲牢,形似龙而小,性好叫吼,今钟上纽是也;四曰狴犴,形似虎,有威力,故立于狱门;五曰饕餮,好饮食,故立于鼎盖;六曰,性好水,故立于桥柱;七曰睚眦,性好杀,故立于刀环;八曰金猊,形似狮,性好烟火,故立于香炉;九曰椒图,形似螺蚌,性好闭,故立于门铺首。”可见,这些龙子们,其威力神圣功能特异,分明为龙的精神之外释,也表达了古人对拥有其旺盛精力、生命力的神秘祈愿。[4]同时,这也从民族深层信仰上给予了我们思考的线索。本来,龙的形象有着一定的世界性,印度文化中便存在浓厚的龙崇拜,或者更直接些说应为“蛇”崇拜,从渊源上讲龙与蛇常常不可细分的。不过,龙的形式特别是其内涵在中国与印度文化中还是有着不小区别的。按照上引“龙生九子”的文献,宝顶中“九龙浴太子”造像是否可以理解为“龙生九子”中之“九子”在“浴太子”呢?可以,但显得太勉强;应该理解为九子之中的“”才对。正是文化上的功能作用,使“”成为了“九龙浴太子”图中的重要角色,实际上这造像本身就意味着一种巧妙的文化改造。如果从“九龙浴太子”图造像之外的功能意义审视,确乎具有水利建筑性质,不过决不止此,它“不同于桥、渠之用以象征抗御水患成灾,而是用于排水,无水则装饰美化,加强神权,有水则排水如群龙吐水,别有风味”[5]。这就是石窟造像中呈现出来的中国特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8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