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妖婆”应是“姚婆”


□ 董大中

看到你和张石山关于“Yao婆”的“Yao。”如何写法的通信,也想说几句,因为我最近在写一本有关“孝”的小册子,正好用到了这个词,我的想法跟二位都不相同,写出来算是讨论。同住一院,而不取面谈或电(话)谈方式者,主要在于我听力不好,交谈难以尽意。
“yao婆”不是一个普通的词,或方言土语,它是一个典故,由舜而来。
舜,“六亿神州”的两个伟大榜样之一,不用解释。舜能被尧选中,把王位禅让于他,他的至孝是最重要的原因,而他的至孝,又因为他的后妈最恶,最残忍。他那个后妈,跟其亲生儿子,亦即舜的异母弟弟,加上他那个糊涂父亲(《史记》张守节《正义》引孔安国话,说其“有目不能分别好恶,故时人谓之瞽”),联合在一起,对他进行残酷迫害。他上了楼,他们把楼焚烧,他下到井里,他们把井填埋,必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可他每次都逃脱了(人们说这是“天意”),并且依然用最大的诚意和敬意,最大的耐心,善待父母和兄弟,以致“孝感动天”,有象为之耕,有鸟为之耘,而他也就成为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孝的贤人,排在《二十四孝》的第一位。“yao。婆”最初是指称他那个后妈的,后来才用于别人。它有几层含义。第一层,是男人续娶的妻子,也就是你们说的“小老婆”;第二层,有明确的褒贬,即你说的“带有明显的鄙视的意味”;第三层,她对前任留下的子女无慈母之心,反呈恶人之状,轻者,不给吃不给穿,使子女得不到家庭温暖,重者,如舜的后妈那样,已失了人性;真正贤惠的后妈是没有人叫她“yao婆”的。因此这是一个贬义词,指恶的后妈,把它跟小老婆等同起来,恐不够准确。你和张石山提出三个说法,“妖婆”含有贬义,具备了上边第二、三层意思;“幺婆”和“幼婆’都是中性字眼,只含有上边第一层意思。它们都不能完整地表现那个词的含义。它们还有一个明显的不足,是失去了典故的特点。
我以为,它既是一个典故,就不能按平常组词方式去为它构词。我在用这个词时,经过反复思考,最后决定用“姚婆”二字。根据有三。第一,舜是谥号,他本姓姚,名字叫重华。《史记》张守节《正义》和裴驷《集解》几次说,舜“生于姚墟,故姓姚”,即他以生地为姓。他的父亲自然也姓姚。说“姚婆”,就是姚家的婆娘之意。第二,我很小的时候,常常听大人讲舜如何孝顺,又常常听女人们议论或指骂谁是“yao婆”。从那时起,就知道“姚婆”原指舜的后妈,后来扩大到指那些对非亲生子女如何苛刻、如何残忍的现代后妈,显然是那个典故的活用。十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且说景梅九》,在《太原日报》发表,开头说:“我小时候听说的第一个古人是舜,第一个现代人是景梅九。”就包括听人们说舜的母亲如何坏、现代“姚婆”跟舜的母亲如何相似一类话。我再三回想,“yao。婆”的“yao。’’是二声,跟“尧”、“爻”相同,因此应是“姚婆”。“妖”和“幺”跟它音同调不同,“幼”则连音也不同了。第三,记得以前从什么书上看到有人用过“姚婆”这个写法,是什么人用过,用在什么书上,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估计,在当时或稍后,人们用“像姚家的婆娘一样”告诫或描写虐待子女的小老婆,说惯了,经过简化,便成了这个词。虽然看不出褒贬,但它是个典故,用时加上引号,其含义自明。再看字义。姚有三义,一是姓,一是远,一是妖艳貌。《荀子·非相》:“今世俗之乱君,乡曲之儇子,莫不美丽姚冶,奇衣妇饰,血气态度,拟于女子。”说舜的后母有些妖艳,亦通,这就跟你的解释相似了。
这个说法似乎只在咱们河东地区流行。我问过李国涛,他说他们徐州没有这个词。张石山也是把它看作河东产物。这既说明它的生成有点特殊(典故都是特殊的),又说明舜跟河东地区确有特殊关系。如同其他许多远古传说人物一样,舜的踪迹遍布全国好些地方,连舜的都城也不止一个,但他生活于河东地区的可能性最大。我由此想到,从“姚婆”这个典故人手,对留在民间记忆中的传说、习俗、特殊用语等进行分析、比较,或许是论证、确定尧舜禹等传说人物出生地和主要生活地的一个方法,乙条途径。在《红楼梦》、《金瓶梅》等古典章回小说作者属谁的研究中,这种方法不是就被普遍采用么?
顺便说一下我怎么想起这个典故来。
半年前,山西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孟繁仁先生写了一篇文章,是谈董永故里的。董永,跟舜一样,是个大孝子,四十多年前拍摄的一部电影名叫《天仙配》的,就是写他。过去人们都说董永是湖北孝感人,也有说是山东人的,或其他地方人的,当然也有说是我们河东地区的,实即本人的故乡万荣县小淮村。康熙初年的《万泉县志》和《山西通志》都有记载,只是人们大都不知道。孟繁仁先生经过深入调查和研究,认定董永确是我们小淮村人。我自小就看到我村西官门上镌刻的“董永故里”四个大字。但自听说山东发现汉代石刻说董永是千乘人以后,就对我村那个碑刻心生疑惑,以为有附会之嫌。孟繁仁先生的文章记述了他的调查访问经过,其中最具震撼力的,是找到了仙女的原型。在孟繁仁先生之前,运城许天合、张尚勤二先生也这样写了,但我从未听说过,也没有读过他们的文章。我把孟先生的文章向几家报纸推荐发表,都不重视,建议一些媒体摘要报道,亦无回音。这是中国民间文学发展史上一大谜案,想不到竟掀不起一点波澜。以前我忙于别事,无暇多想。元旦那天看报,忽然想到,何不动员多方面力量,采取多种办法,把运城许、张二先生和孟繁仁先生的新发现好好“炒”一下,让人们都能知道?我决定参加到这个大合唱里,在弄清这个两千年大案中出一份力。我写了一本名为《董永故里考》的小册子,把“神话一一原型批评”和文化人类学、移民学、传播学等新的学术成果用于这一课题之中。“孝感动天”正是涵盖了包括舜、董永、王祥等多个孝子故事在内的一个“神话——原型”,或。说母题。就是在写《仙女的原型》一节时,我对舜的行孝故事做了一番探讨,叙述中讲到了那个“姚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