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内心的河流(组诗)


□ 玖合生

  风,吹疼了谁的眼睛
  
  风,吹疼了谁的眼睛
  草的眼泪
  树的眼泪
  
  甚至一块冰冷的石头
  都有了流泪的心情
  
  于是,我在想
  假如有一天
  我不在这个世界了
  谁的眼泪
  会沾湿我的墓碑
  
  谁的灵魂穿透了一枚落叶
  
  雨,敲打着山背
  一支短笛
  衔在牧人的嘴里
  一首山歌就这么湿了
  一群蚂蚁疯跑着
  痒了的泥土
  肿了
  
  风在舞蹈
  谁的灵魂穿透了
  一枚落叶
  
  呻吟着的土地
  嘴巴里,却只能
  含着一根枯草
  
  一群羊啃掉了故乡的青草
  
  一群羊
  啃掉了故乡的青草
  疼了牧牛人的心
  
  一群牛
  吞了故乡的嫩叶
  牧羊人的草箩箩
  只剩忧伤的短笛
  
  恋人的镰刀
  割了原野上疯长的草
  我竟背不动
  一只母亲空空的竹篮子
  
  一只倾听栖息在枯干的枝条上
  
  一只蜻蜓
  栖息在枯干的枝条上
  对着我笑
  
  季节剥去了大地的衣裳
  空旷旷的野原
  一阵阵寒风不解风情
  一座座脱去皮的山峦
  像壮实的山汉子
  以一种姿势屹立着
  
  草枯了
  冬天这个哲人
  却唤醒一个沉睡的牧羊人
  
  长了的豌豆尖尖儿
  
  黄了的包谷
  熟了的山寨
  醉了的火塘
  
  年老的阿爸
  潇洒的阿爸
  身子似一把弓弩
  操心的阿妈
  一年四季下地的阿妈
  额头上又多了几根银丝
  
  长了的豌豆尖尖儿
  盖过地里的包谷茬
  
  墓志铭
  
  一个人的快乐无人知晓
  一个人的忧伤无人知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