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人集


□ 道 辉 阳 子 林荣居等



死亡,再见(断章)

道 辉像我在暗中想到的:吃光的人已经用软塑料试管插入那种叫作“空间”的也把大脑与思谋的距离包括进去他说:这是光线弯曲产生的压力和从日课桌上搬集书籍清理的尘粒再把一些轻微地需要的元素减免我在光中喘息,他的语气自暗中吹来焕发烟草扑打的气味,和葡萄一样的句子——钻入胃液那么精细的感性事物或者这是临近幽静的,在摆脱滑动的一只手在强行剥夺话语以前的欲望皮套空中传达过来的时刻使我想到门旁的钳工它给予我反复的倾听:这是内心的一口钟每一天开始和结束,每一天无所事事并让那些停留在阴影之间的饥饿变作沉默的一束。更多的忍受泄漏出去“仿佛有50只白蚂蚁爬过我耗损的32个年龄。”仿佛是没有的,这只是简单的比喻——啊,得到了表白,树丛在缩小,风的无产者一片一片加入,加厚、加宽、加高,直至终极对于星座的企盼一样,我愿是永远的搏动愿是幻觉帮助我呼吸到“天鹅的芳香”在寂静的街道,驾车者划过深刻的弧线漫过小虎的栏杆连接上婴儿的胎梦 变动 变换过来的诗句,然后再漂浮到纸的天上然后再把我手中索取遗留的痕迹收藏直到我付出满足的爱戴,清醒之前清醒也是光明迅速的一秒钟——轻轻地穿透他人的胸膛有了感觉他说:“这不是时间的绝对。”不是那绳索,不是那野蛮,不是那尺寸就能够随意指向“掠夺酬劳”的所在“假如是在子宫里爆发战争的那种……”
幻想的奴隶 痴呆症者 曲解现实的一次嘲讽(执意对于灵魂的审判也未免显得空泛徒劳。)它已是无形的声望。无限伸延过来的圆圈疑问。收缩。平滑。完成半个残缺的板块半个月亮也不能止住仰望落下的泪水……啊,夜晚像是被阉割过,尖叉似的声息/充盈着空空的马槽/和减少背水迁徙的密度或者根本是无的,只是一支带血的银针——引领着一群饮血的雁鸟把北搬到南边利用羽毛给予宽广的生动是对的(对吗?)并且安排了昼夜的运行。他人是存在的幸好还能用头颅思索远离思想的幽静

*颠覆忘却的事实,我迫使自己会这样想这样做,像沿着语言磁场吸引到理智“像是在维护纷乱的布条的异化。”黎明时玻璃片上的灰尘、饱染着光亮使用人造蜜蜂侵袭众花的歌声灰尘飘落下来,使衰败在桉树上飘来荡去使水晶停止,使飞鸟成为敌人,使我如纸凝视的一端,他拍拍手套,说:“气候在转换树在分解,以及门外行走的赤色木牛牛角像挑着短句似的融入迷香周围的茫然颂歌那般激烈的沙哑,想象成空气蒸发的中心。”我空洞的内心忍受住第二次和钟声结合的丧失和被希音弹奏的面目,这如同一个哀悼的节日披着松柏油喧嚣的器皿或鲜血的气焰。人体赤裸着流产,吃光的人。也吃掉梦中的红色小汽车——失去的知觉,“攻击”的另一个名词。可是,它会从召唤声中回来,带给我玛瑙和温馨的草莓一个激动迎接一个甜蜜的惊惧,在宁静以外……
日常法则
阳 子我感到思考也是一种神秘的植物瞬间有些可怕,人们在死亡中放荡呼吸像流行的肺病善于炫耀我呼吸到:寂静搀和着草灰拒绝劳作互相争食的露珠拥有失败的幻影它们慷慨并且富有魅力,紧张得无法逃避一片滑轮像清晨的巨掌碾过它小小的爆炸留给泥土呆呆的空壳而树上的黄叶似乎更惹眼,啊——这致命的焦虑究竟缺了什么?事实也是如此:当死者统统逃离。天堂所需要的证词飘浮在梦以外巫师振作起来;一种钉子形晶体发出预言家的喘息,直到音乐停止在旋转的光圈下播送传说一团迷雾令人吃惊:它有长长的爪子抓住抽象的自由。抖得厉害的电车在经过人工建筑物时令真实的电线杆吃惊。一座钟只敲一下,就敲醒一群胆大的人。他们挺忙对日常的责任心存痛感我看见并且说:透明的光啊让他们进入沉默,进入遗忘吧纯朴的隐秘涨满脸部光是娇小了些,像感人的哭泣停滞不动这是最后的夜晚,有病的时间疾驰而过深渊随之掉落在深深的灰尘里花朵送来体温,年迈的诗歌像是披星进城的人,想象之中蝙蝠变成火焰对于失落的感觉,黑暗会激动得恍若初生儿我想起我爱好的事物:一件破烂的衬衣像高傲的灯盏。除此以外蝙蝠也奄奄一息,它再往前移动一点点就会还原成树皮的模样,就只剩下名字光把它拨弄得一千二净。光就在那里践踏过卷皱的土地,掠夺过我低低的脑袋我飞翔的肉体无节制地加快,加快,加快门一扇又一扇,一扇又一扇地张开,合拢像漫不经心的墓穴。微微笑着的精灵手持利器,它熟悉如何捕捉阴影凶悍的阴影赤条条地自卫,像一场虚假的化妆晚会在敞开的窗前心花怒放将匣子里满满的绿宝石残害更多眼睁睁的人心神伤感,甚至哭不出声音来,表达不出冷静视觉搅动着怪诞的空间距离此刻有人渡过大海,在高速度地死去他为我指出方向,替代时间穿过草地哦,请允许我清点清楚他的骨头还有众多的头发羊毛似的飘动多么了不起。我突然厌恶一次短促的交谈被冲动地修饰过。我不再考虑祈求他转身,在天空中复现我闻到他忧愤的气息:一双残废的手突发奇想地热爱生活,天啊——请给他幸福的一席之地吧但是,梦在呈现,感染着我内心的喧腾颠覆着巨大的光。刚好有一片昏眩倾斜着搬走果园,积压的惊喜被卡在门缝还有人日夜勿勿忙忙地小跳而过这些精神失常的人们,或者呼吸困难或者流动在阳光明媚中,难以置信地感到无聊,意外地屈从,达到顶点……他们不知道:那夜晚同光一起入葬的是我浅浅的影子,一个勇敢的经常性动作踉跄着消失。除此以外,我还能做些什么?潮湿的墙高过边缘缓缓的脚步声无休止地腐败我把一切都留给危险的鹈鹕头痛越发厉害时,我的想法容易散架我慢慢调整,在恐惧中等待我乐意奇迹般地被光照亮没有光,我将被抛弃,被人们打发动用沉默的煤油灯加以审判这废弃的仪式因为什么?它向往和平渴望在安宁中死去。苍白的词在黑暗中憩息,像眼睛一样悬挂半空简单而又清冷,似乎压在人们的心头当我在残渣里垂下眼睑,心在跳动死者躺在黑色的木床上,似乎在转动它玻璃似的翅膀拍一拍就可以飞走我大概在梦中见过此类场景雾像是从毛孔里长出来。弥漫了一整天儿童玩着“锤子、剪刀、布”的游戏,显得真切屏幕上的光闪闪烁烁,一溜烟散开我看见非凡的效果:各种动物来回奔波快,快,请快一点!当巫师醒来探出它丑陋的脸,人们根本就听不到饱满的哀嚎,穿过教堂,抓着钥匙一头撞倒在光S形的门前而泥土回响的声音整装待发人们明白:已经一天了,光像庞大的军舰钢制的躯体像一本厚重的巨书说着话,应答着……世间的美超出它运载的可能性。而死亡这个黑面人在关键的时刻温柔似水,这可爱的有着荣誉感的高贵塑像对着我说了一通话,甚至还恳求我与它一同被派上用场,啊……不!一切都将烟消云散光沉甸甸的,显得特别久远……
分享: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