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人集


□ 道 辉 阳 子 林荣居等



死亡,再见(断章)

道 辉像我在暗中想到的:吃光的人已经用软塑料试管插入那种叫作“空间”的也把大脑与思谋的距离包括进去他说:这是光线弯曲产生的压力和从日课桌上搬集书籍清理的尘粒再把一些轻微地需要的元素减免我在光中喘息,他的语气自暗中吹来焕发烟草扑打的气味,和葡萄一样的句子——钻入胃液那么精细的感性事物或者这是临近幽静的,在摆脱滑动的一只手在强行剥夺话语以前的欲望皮套空中传达过来的时刻使我想到门旁的钳工它给予我反复的倾听:这是内心的一口钟每一天开始和结束,每一天无所事事并让那些停留在阴影之间的饥饿变作沉默的一束。更多的忍受泄漏出去“仿佛有50只白蚂蚁爬过我耗损的32个年龄。”仿佛是没有的,这只是简单的比喻——啊,得到了表白,树丛在缩小,风的无产者一片一片加入,加厚、加宽、加高,直至终极对于星座的企盼一样,我愿是永远的搏动愿是幻觉帮助我呼吸到“天鹅的芳香”在寂静的街道,驾车者划过深刻的弧线漫过小虎的栏杆连接上婴儿的胎梦 变动 变换过来的诗句,然后再漂浮到纸的天上然后再把我手中索取遗留的痕迹收藏直到我付出满足的爱戴,清醒之前清醒也是光明迅速的一秒钟——轻轻地穿透他人的胸膛有了感觉他说:“这不是时间的绝对。”不是那绳索,不是那野蛮,不是那尺寸就能够随意指向“掠夺酬劳”的所在“假如是在子宫里爆发战争的那种……”
幻想的奴隶 痴呆症者 曲解现实的一次嘲讽(执意对于灵魂的审判也未免显得空泛徒劳。)它已是无形的声望。无限伸延过来的圆圈疑问。收缩。平滑。完成半个残缺的板块半个月亮也不能止住仰望落下的泪水……啊,夜晚像是被阉割过,尖叉似的声息/充盈着空空的马槽/和减少背水迁徙的密度或者根本是无的,只是一支带血的银针——引领着一群饮血的雁鸟把北搬到南边利用羽毛给予宽广的生动是对的(对吗?)并且安排了昼夜的运行。他人是存在的幸好还能用头颅思索远离思想的幽静

*颠覆忘却的事实,我迫使自己会这样想这样做,像沿着语言磁场吸引到理智“像是在维护纷乱的布条的异化。”黎明时玻璃片上的灰尘、饱染着光亮使用人造蜜蜂侵袭众花的歌声灰尘飘落下来,使衰败在桉树上飘来荡去使水晶停止,使飞鸟成为敌人,使我如纸凝视的一端,他拍拍手套,说:“气候在转换树在分解,以及门外行走的赤色木牛牛角像挑着短句似的融入迷香周围的茫然颂歌那般激烈的沙哑,想象成空气蒸发的中心。”我空洞的内心忍受住第二次和钟声结合的丧失和被希音弹奏的面目,这如同一个哀悼的节日披着松柏油喧嚣的器皿或鲜血的气焰。人体赤裸着流产,吃光的人。也吃掉梦中的红色小汽车——失去的知觉,“攻击”的另一个名词。可是,它会从召唤声中回来,带给我玛瑙和温馨的草莓一个激动迎接一个甜蜜的惊惧,在宁静以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