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流


□ 梁志玲 壮族

  ◎ 梁志玲 (壮族)

从散发着松油味的木屋往外看,看见了铁轨,往前舒展着好像要拥在一起交接的铁轨。壶城的列车一天就两趟,摸准了时间,很多居民经常是跨过铁轨上班、上学。

木婆记得那个女孩,梳羊角辫的女孩。

最初,阿木婆是看见一个男人拉着羊角辫的手过铁轨的,羊角辫步子小,跨不了枕木铺的等距离的铁轨基座,总是踩在石砟上,石砟疙疙瘩瘩,脚就不舒服,她索性就抱着男人的大腿,两腿往上缩,好像是把男人的大腿当成大树一样爬,她要爬到树丫上歇着。男人只好弯腰抱起了她,她死死搂着他的脖子,她的脸在他的脸上摩挲。

木婆记住了那一幕:她的脸在他的脸上摩挲。

外面的铁轨也是黄昏时恋人散步的地方,成年男女踩在整齐规范的枕木上,步调一致,好像暗示着要规范一段感情,步入婚姻的正轨。

有一次,木婆拿起针穿线时,看见这样一幕:一个男人握拳背着身,肩上的肌肉硬邦邦蚯蚓一样的青筋暴涨,下巴的肉抖动着,有一个年轻女人从身后揽住男人的腰,男人利索地掰开她的手。于是,女人在男人身后哽咽地说:说话啊,你不要这样。在僵持中,男人转过了身。

木婆呆了一下,是他,羊角辫的父亲。

那一天,木婆在想:那个女人是羊角辫的母亲吧,但愿。

半年以后,就是这个女人送羊角辫走铁路上学了。

女人拎着羊角辫的书包,沉默的一对人。羊角辫不做声地踩着石砟,很用力,好像需要一些声音制造热闹。

女人骂她:“成心踩烂鞋啊,我一个人赚钱容易吗?”

偶尔羊角辫在枕木上跳跃几步,轻捷而优美。

女人骂她:“骚什么骚,学起你爸那个狐狸精来了,成心气死我啊。”

木婆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头做她的针线。

羊角辫叫索妮。她无意中成为别人的风景。

几个简约的镜头让索妮渐渐进入了单亲家庭。

索妮住在那个逼仄的铁路职工的住宅区,房子是枕木搭成的,黑乎乎的,一根码着一根,用蚂蟥钉死命扣着,加固。

索妮很小就知道那种长了两条腿的钉叫蚂蟥钉,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水电工,他灰褐色的帆布包里,经常零零星星装了很多东西,螺丝刀、扳手、尖嘴钳、黑胶布、铝芯线、插座、插头、铁钉、锤子、电工刀等等,只有蚂蟥钉不能塞到帆布包里。当索妮屁颠屁颠跟在父亲索俊后时,索俊顺手把蚂蟥钉塞给女儿。

“爸爸,为什么这个东西不能放到你的包包里?”

“这个长了两条腿的钉子很调皮,会踢烂包包里其他东西的。”

“爸爸,可是它的腿不会动的。”

“它趁我们不注意就动了。”

“哦,那它有什么用?”

“它像蚂蟥一样可以把东西钉得紧紧的。你看这一片枕木屋,靠它钉得坚固。”

索妮屈臂一上一下举着蚂蟥钉,举哑铃一样,吆喝着:“坚固,蚂蟥钉,蚂蟥钉,坚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