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2:解读贾平凹


□ 王 童

  迄今为止,贾平凹已经在本刊连续发了三个短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今年他就写了这点东西,也是破天荒第一次将这些小说集中在一家刊物上推出。
  曾几何时,有评论就称贾平凹的文学创作已到了边缘化。还有一种说法是贾平凹在写完最后一部长篇后将要罢笔。人们对贾平凹画的关注远胜于文学作品本身。但实际上这种评论和这种传言都是不准确的。贾平凹最近除了在《收获》上推出了自己的新长篇《病相报告》外,再就是在本刊发表的这几个让人众说纷纭的短篇小说。这几个短篇,纵观起来,虽说不失为贾平凹式的幽默与狡黠,但是风格样式又是截然不同的。《猎人》的荒诞而寓言化——一个总想博取美色,并幻想吃上炒熊掌,爆熊掌的家伙,在追击狗熊的过程中,却总被似乎有了人的性灵的狗熊给“干”了一下。这故事当然不是真实的,许多读罢他这篇小说的读者也常被卷进人与兽与自然的迷魂阵,认为看不懂,甚至本刊发表的读者来信也并没隐讳对他尖刻的批评。但这种批评的另一侧面,则反映出了中国部分读者这么多年来,其阅读习惯仍停留在面上而深入不到人的灵魂深处。评论家谢有顺认为这个短篇是一个经典的短篇,作家王旭峰对此也颇有称道。特别是当刘海洋的泼熊事件发生后,贾平凹的这篇小说似乎就更有了另一个层面上的预见性。我们虽然有文化,上了大学,但就是不懂怎么和自然和兽类和谐相处。人对自然对另一种生命的占有欲,反过来又会受到自然和兽的惩罚,从这个角度来解读这篇小说,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如果说《猎人》是一篇带有荒诞色彩的作品,那么《饺子馆》则可说是再现实不过的小说了,贾平凹言他是根据西安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写成的,这个短篇他同样剖析了人在社会上怎么找准自己位置的问题。把贾德旺和胡子文的角色用金钱润滑剂互换了一下,人的目标也就产生了错位,贾德旺开饺子馆开成了政协委员,让人啼笑皆非。贾德旺光宗耀祖返乡,自比伪参议刘三胜,更是恶性膨胀到了极点。对比之下,酸腐的胡子文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既想躲开腥味又忍不住沾上腥,最后两人双双命归在钱袋下,让人哑然失笑后又在胸中徒然升起一股黑色幽默般的酸楚。这个短篇,应该说是贾平凹改变创作风格后近年来写得最出色的一个短篇。
  根据1400年前在河西走廊发现的一封信的内容改造出来的《阿尔萨斯》不知是不是贾平凹首次写的少数民族题材的小说,这篇发在本期上的作品,把我们的阅读视线拉进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面作者着力塑造出的两个人物阿尔萨斯与纳尼班达老爷应该说是在同一种文化里生出的两个分枝,阿尔萨斯的野蛮和愚顽颇似《水浒》中的牛二,但他有时又表现出非常谦卑的样子,这让满腹经纶,学高八斗的纳尼班达老爷经常感到不知所措,一个残忍的“弱者”,往往会用无赖的手段得逞自己的卑鄙的目的。一度曾饱受舆论的所谓“公正批评”的贾平凹不知是不是借这篇东西喻示了自己真实的心理体验。把这种心理放在远古的异域中展示出来,也许是他想说明千年而来的人性的弱点至今也难以改变。而对人性弱点的剖析也正是贾平凹近年来所追求的。如果你想在这些作品中找到贾平凹早期作品《兵娃》《山地笔记》《腊月·正月》里的那种韵味是找不到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已经稀释了。贾平凹的这一系列探索究竟是进步了还是落后了,时间本身会检验的。
  但不管怎么说,贾平凹借这些作品的推出,重又回到了文学的焦点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