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近代以来沪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启示


□ 杜恂诚

  摘 要: 近代以来沪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 国际资本所需要的功能定位和金融自由化是必要的基础条件。后者包括资本进出的自由、设 立各种金融机构和推出各种金融产品的自由、轻税、监管的宽松等,只有当金融营运的制度 环境能与国际上现存金融中心的宽松条件相当时,国际资本才会产生兴趣。但是,这些宽松 的条件却会带来负面的问题。沪港两地的历史上,在政府很少干预的情况下都出现过较大的 金融波动。这类波动常在国内外游资集中并寻找投机机会时发生。当金融市场和经济体的规 模足够大时,这种波动将会造成不利于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巨大后果。而近代以来沪港应付金 融波动的历史经验已不适用于上海今天的现实。上海今天唯一的选择是建设内外分离的离岸 金融中心,设置防火墙,保护国内整体经济,又能在离岸部分争夺金融发展的先机。同时, 防火墙应是动态的,其规则将随条件变化而改变。
  关键词:自由港;防火墙;沪港国际金融中心
  中图分类号:F83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11-0 036-07
  作者简介:杜恂诚,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上海 200433)
  
  关于上海重建国际金融中心,已然有了很多的研究成果,却少有谈问题、谈困难、谈障碍的 。有关机构过去曾推出经过专家论证的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时间表,待到时限到了又推 出新的时间表。这类研究成果或推进计划多由金融领域的某个主管机构或利益团体操刀,行 政或行业色彩较浓厚,很难站在利益超脱的立场上看问题。笔者从金融史的角度出发,觉得 至少还有若干问题是谈得不透因而模糊不清的。
  
  一、为国际资本所需要的功能定位
  
  我们很不明确上海重建国际金融中心,其为国际资本所需要所认可的功能定位是什么,是全 方位的功能优势,还是某一点的功能优势?全方位的功能优势意味着上海想要追求纽约、伦 敦那样的全球称雄的一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某一点的功能优势则意味着上海想要追求像新 加坡、香港那样的区域性金融中心地位。新加坡是众所周知的亚洲美元市场,香港则应该是 亚洲融资中心。
  近代上海形成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定位是明确的。20世纪20-30年代中国新式经济(大机器 工业和近代服务业)尚不发达,上海集中了全中国很大比例的金融资源,1935年底,全国实 存华资银行164家,有59家银行的总行设在上海,占36%。这164家银行中,有9家总行设在新 加坡、马尼拉、香港等国外或境外的华侨资本,如果除去这9家,在剩余的155家银行中,总 行设在上海的银行占38%,这59家银行的各项指标在全国的比重是:实收资本占80.4%,公 积 金及盈余滚存占81.3%,存款占84.7%,放款占78.7%,纯益占75.4%,总收益占75.8%。 在华 外国银行的经营中心也在上海,1936年6月,全国外商银行共32家,大多数只设分行,其在 上海设立总行的有5家,设分行的有22家,共27家[注:《全国银行年鉴》,1936年。]。但这种金融资源的集聚只是反映了当时 中国金融资源配置的极度不均衡,也反映了上海是中国的国内金融中心,仍不能说明它自然 就是国际性的。什么是上海国际性的功能呢?那就是它对世界市场金银比价的作用。
  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业的一条主要原则,就是要能够规避汇率风险、利率风险和成本风险。 进出口商和国际金融家在自己的操作中,常常需要“锁定”成本,以此来规避风险。也就是 说,作为一国的金融中心,甚至国际金融中心,一定要具备规避风险的机制和手段,而这种 机制和手段,又必须是国际通行的。当时中国货币用银,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的货币用金,金 银比价,或者说是金银汇率的风险,就是国际资本所关注的基本问题之一。上海有十分发达 的标金期货、大条银现货和外汇市场,为金融操作的套期保值和锁定成本提供了必要的基础 。特别是标金期货市场,每日成交量高达10万多条,1926年的交易总额达到6232.3万条, 以 折半计的成交实数为3116.2万条,按每条合480日元折算,当超过150亿日元。当时日本的 年 国民收入约为110亿日元,上海标金期货市场的交易额无疑是天文数字,足以影响到世界市 场的金银比价。这是上海作为远东金融中心的一个标志[注:杨荫溥:《杨著中国金融论》,黎明书局1932年版,第528页;杜恂诚:《上海成为近代 金融中心的充要条件》,《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1995年第1期。]。
  1949年之后,香港金融业取代上海原先的地位,但当时世界各国及地区的货币制度早已废除 了金银本位,因此香港并没有把上海当年对世界金银比价起作用这一功能点传接下来。在很 长时间内,香港并没有形成国际资本所需要的特定的功能点,直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香港 作为亚洲融资中心是两头在外的,即资金来源和资金去向都在海外;资金主要来自亚洲美元 市场新加坡和欧洲美元市场伦敦等地;对外资产的8成是对新加坡、日、英、美等国银行的 贷款。香港是亚太区银团贷款的中心,并且是资产证券化发展最快的中心[注:冯邦彦:《香港金融业百年》,东方出版中心2007年版,第276-277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