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猫事件


□ 薛 舒

  1

  沈默站在门外,怀里抱着一大团漆黑的绒毛,目光殷切地注视着挡在门口的我,这使我想起一年前他向我求婚的那一刻。

  作为妻子,我尽力婉转地请求我的丈夫:别让这只猫进家门好不好?送回去吧,现在就送回去!

  刚说完这句话,沈默怀里的黑色毛团就蠕动起来,像一堆揩过太多油腻而颇有光泽的黑抹布正被一双无形的手揉搓着。我仿佛闻到抹布里散发出的腥膻味,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鼻子。就在那瞬间,黑毛团里忽然射出两道阴狠的幽绿光芒,像两把寒凛凛的匕首无声地飞射而来,直插我穿着丝质睡裙的身躯。我只觉浑身一阵发冷——黑猫能听懂我的话,它似乎察觉出了我对它的厌恶,便用如此凶冷的目光看我,让我本已心生的惧怕更是莫名增添了几分。我不想让黑猫听见我说话,便压低嗓子恳求沈默:送走它吧,行不行?你知道我不喜欢……猫……

  还没来得及把“猫”字说出口,沈默怀里的黑毛团就抗议似的发出一声绵长尖锐的叫唤,婉转而凄厉,像一个怨妇正发出忧伤的召唤。霎时间,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在我脖子里凛冽而起。随即,我看见黑毛团激灵灵一抖,裂开一个湿漉漉的洞口,巨大的粉红色口腔暴露而出,同时暴露的还有两颗白森森的犬牙,一股浓烈的腥膻味扑面而来。我赶紧后退,把家门关闭了三分之二,只露出脑袋看着门外的沈默。

  沈默抚了抚黑毛团,语调柔缓地说:瞧瞧,乌米打哈欠了,它累了,老婆,让我们进去吧,乌米胆子很小,它不会吓到你,倒是可能你会吓到它。

  乌米?居然还有名字?“让我们进去吧”,沈默居然把自己和猫称为“我们”?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是沈默一贯的风格,就好比一个永远穿正装的男人,有一天忽然穿着一套牛仔服或者嬉皮装回家,你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受了刺激或者撞了什么艳遇。

  我不再恳求,我说我是不会让它进门的,不把它送走你也别进门!说完我迅速转过身,“嘭”的一声撞上了门。

  按照沈默的说法,我是把“他们”关在了门外,这使我想起流传于市面的那类最恶俗的婚外情故事,我把我的丈夫和一只黑猫关在门外,仿佛把属于自己的男人推给了另一个女人……心脏突然亢奋地急跳了几下,贾妮的名字疾速闪过我的大脑。

  沈默本不属于我,是贾妮把他推给了我,或者说,是我把他从贾妮手里夺了下来,好像,我所扮演的角色正是那只讨人厌的黑猫。

  我悄悄凑上猫眼往外看,圆孔里,沈默抱着黑毛团一脸沮丧地站在原地。黑猫似乎有些烦躁,它在沈默怀里一阵蠕动,沈默马上低下头,轻柔地抚摸了两下黑毛团,努动着嘴巴说了几句话。沈默竟对一只猫那么温柔,还对它说话,虽然我听不见他对它说了什么,但我还是感到腮帮子里泛起一股倒牙的酸水。

  沈默明知我讨厌猫,却把一只猫带回家,并且无视我的再三恳求不肯送走,这让我几乎感到愤怒。我讨厌宠物,尤其讨厌浑身长着绒毛的有体温的哺乳动物,而所有的哺乳动物中,我顶顶讨厌的就是猫。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天性,我从心底里抵触它们。它们呼吸潮湿,走路悄无声息,冷不防扑上你的肩头或者膝盖,吹出一口热腾腾带腥味的气体,就像某个游魂突然依附到你身上,让人不禁起一层鸡皮疙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