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言”与“道”


□ 陈伯海

  摘要:当代哲学中的“语言学转向”将语言问题提升到哲学层面来加以思考,其关注焦点乃在于语言和世界的关系,而对这一关系的考察更可从“言”与“物”、“言”与“意”、“言”与“道”三个方面分别展开。本文认为,语言用为人际交往的手段,跟它具有传递世界信息的功能分不开,这一功能又是建立在语言作为符号系统性能的基础之上的。正是语言符号系统所具有的分解与组合外在世界信息的性能,使它同体现人的自觉生命的意识活动发生了紧密的联系,由此引发出“言”“意”之间的种种纠葛,形成中西民族传统中一系列各具特色的理论观念。“言”“意”关系的争议还引申为“言”“道”关系的探讨。海德格尔的存在论语言观致力于从“人言”通向“道言”,恰可用为我国传统“言”“道”关系说的参照;而加达默尔以理解、对话为标志的阐释学思路,亦为现代社会中的人际交往确立了“言之道”。
  关键词:语言和世界 言意关系 言道关系
  
  20世纪西方哲学思潮演变中有所谓“语言学转向”之说,即是将哲学问题归原为语言问题来作阐释;与此相应,对语言本身的哲学思考亦大为加强,形成了一个新的热门的哲学分支——现代语言哲学。哲学领域的这一新动向有其积极的意义,它把过去较少受人关注的语言问题提升到了哲学的层面加以观照,从语言与思维一体化的角度来看待世界,使存在、意识、语言三者之间的紧密联系得到明确的揭示,从而大大丰富并深化了我们对世界的整体认识,功不可没。但过分强调语言的本体作用,甚至让语言吞没了整个世界,招致用语义分析或符号游戏来解构存在本原与人生意义之探究,则不能不说是一种误导,其消极性亦很显然。如何在克服这一偏差的同时而又能保持哲学“语言学转向”的积极成果,关键在于正确把握语言和世界的关系,亦便是在人与其对象世界的互联互动(即天人互动)中来理解语言的地位与功能问题,这也正是本文所要论述的中心。我们将从三个层面,即“言”与“物”、“言”与“意”、“言”与“道”的关系上来分别展开这一话题,其中一、三层面反映着语言和世界的双重关系,第二层面则构成连接前后的贯串线索,待我们依次展开。
  
  一、“言”与“物”
  
  语言作为社会人际间的交往手段,是众所公认的。但它何以能成为人际交往的有效手段呢?原因在于它能表达特定的意义,也就是说,它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递有关人自身及其周围世界存在的各种信息。语言构成中有所谓“能指”与“所指”的区分,“能指”即语词符号,“所指”乃是符号所承载着的意义。关于这“意义”,亦有不同的说法,有认为即以指代外在物象,也有主张实指人的观念(包括头脑中的意象),再由人的观念引向对象世界的种种事象。不管怎样,“所指”最终总要指向语言之外的广大世界,而不能单纯停留于语言内部,这才有可能产生意义,才值得在人际间用为交流手段。所以,“能指”与“所指”的关系,实质上体现了语言和世界的关系(这里暂且用“言”与“物”来标示),这是语言哲学所必须研讨的根本性问题。
  语言如何来传递外在世界的信息呢?这一功能来自它作为语词符号系统的本性,而要说到符号系统的性能,则需要联系与其最相近的信号系统来作比照。我们知道,信号亦有“能指”与“所指”的区分,亦可用为传递信息的手段,如十字街头的交通灯用红、黄、绿三色向行人与车辆分别发出停止、转换与通行的不同指令,即是常见的一例。但信号不仅比较单一,其突出之点还在于所传达的信息内容相当囫囵,没有经过必要的分解与组合,故不能像符号系统那样明晰地表白事象之间的关系。比如说,动物碰到了危险,也会发出某种呼叫声用以警告同伴,但这信息通常是混沌的,只能表示危险的存在,却说不清危险来自何方及怎样来到。相形之下,牧童高喊“狼来了”,“狼”指示危险的对象,“来”表明事态发展,“了”虽属虚词,亦意味着事态的实现状况,用最简短的三个字,便能将所面临的险境及其情由与情状传达出来;而若添加为“狼从林子里来”或“一群狼从林子里来”,则表述更为周全。据此而言,能否将所要传递的信息予以加工整理,分解成一些细小的单元(包括相近事象的分类识别),更在此基础上组建成复合的关系(也包括同类事物的综合归类),实在是符号系统区别于信号系统的标志,亦便是语言用作交流手段的优胜所在了。
  然则,语言符号系统又是怎样生成的呢?在我看来,符号系统的建立跟人作为自觉生命的存在是分不开的。人的这种自觉性表现为他具有明确的自我意识和对象意识,能够通过掌握对象世界的性能来为实现自我目的服务,而为了适应这一需求,人又必然要凭借自己创设的工具一符号系统来介入其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工具一符号系统的中介,在主体与其对象世界之间起到了既间隔而又沟通的作用:间隔促使主体意识与对象意识得以分别确立,沟通则能帮助实现人与外界在物质、能量、信息诸方面的转换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说,符号系统本身即属于工具的范畴,它同物化形态的工具一样,是用为中介手段而被创建起来的。差别在于,物化形态的工具(如生产工具以及人的各种用具)能直接促成人与其对象世界的物质、能量的交换,而符号系统的职能主要是沟通人与外在世界的信息交流。但信息交流同物质、能量的交换方式又是相互配合的。正因为物化工具的介入使得事物之间的各种作用关系得以明白地显露,始有可能建立起一整套以分解与组合为特色的符号系统来加工外来的信息;反过来说,亦缘于符号系统对外界传递的信息作了合逻辑的加工整理,人才能对外来刺激做出合适的行为反应,从而使人的自觉能动性得到高度发挥。动物的生存活动一般是不依靠中介手段而进行的,它与外在世界之间的信息交流亦只能通过信号传递。高等动物如猿猴类能发出几十种呼叫声以表示不同的信息,学界有“动物语言”之称,但严格说来均属于单一而囫囵的信号,并不具备语言符号的功能,故而动物的心理感应基本上处在原意识阶段,尚缺乏鲜明的自觉意识。人则在使用和制作工具的同时,还被称作“符号的动物”,充分表明创建和运用符号系统是人的特性所在。人所创建的符号系统除语言外,还有仪式、禁忌、图腾、习俗、服饰、乐舞乃至数码、图像等多种形态,而语言仍是其中用得最广泛也最有效的一种。人凭借语言来掌握外在世界的信息,更通过语言在相互之间传递有关的信息;离开了语言,社会的存在和人自身的存在都是不可想象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