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轻轻洒落


□ 李达伟(白 族)

  一条河。一个村庄。时光的堆积。
  先是关于一条河的记忆充斥着内心,我要先过了那一条小河。
  河,这也许只是一条小溪流。随着岁月的流逝,水流逝成了记忆中不太清晰的一泓。水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流失,只剩下了这么细小的模样。面前的河流与儿时的河流一比,之间有着太多的区别。童年的河流,给人的是浅浅的意味。我用河床里的石头把溪流的流向转变,我在溪流囤积的某个沟中,看到了一条溪流的洁净,我亦看到了自己污秽不堪的身子。一只水鸟,羽翼间夹杂着点点亮丽的白色,轻点一下水面,那些白点便在河谷中组成各种画面。在河谷,我掏了一个鸟巢,鸟在离我五步远的地方尖叫。用鸡毛用松针用茅草编织的鸟巢,是我看到最美的一个家。看到那只鸟巢,我想自己莫非也就是一只鸟。我想做一只鸟,我的灵魂深处一定有着鸟类的心性。我把那鸟巢悄悄地放回了原来的地方,在那只鸟面前,我的把势不应是轻轻的悄悄的,那是近乎鲁莽的大胆。
  我记住了某一天,关于河岸上静坐之时印入脑海的那一丝日光。那是一种颜色,那是一种气味,那是一种能渗入内心的思绪。从河流的颜色,从河流流淌的轨迹,我看到了一个村庄。那是炊烟袅袅的颜色,那是草木腐朽的气味。记忆与河流一样流淌着,时光在那个偏狭的山沟里聚集成一条能流动的长线,一条河流记住了生命流淌的轨迹。
  一条河孕育了一个村庄的生命。注释着一条河的过程就是在注解着生命。生命清澈见底,却没有一条鱼游过。曾经的一场洪水把所有的鱼冲走。那应是生命的暗夜,生命在流水面前太柔弱。
  静,可以编织关于一个村子的传说,传说中有一个村庄,一个人,两头牛,一把犁铧。生命被犁铧拉开一道又一道的口子。日光的折射,把鲜红的血液浇灌在了那一道又一道的口子里。生命在延续,我想到了生命的延续。日光是橙黄色的,把一个院子染成一锅迷茫,穿过日光的色泽我解不开生命的疑团。
  院子里堆积着许多农具,有些生了一层厚厚的黄铜,在光线的穿透下农具显得很安静。一切都那么安静。院子里种植了一棵五月桃,片片树叶晶莹绿亮,把浑圆或是瘪下的果实包裹。桃花开,把整个村庄闹得欢畅,把整个村庄的一片桃林往古老的织布机上送去。村庄里的桃林有各自的特点,一眼便能望穿。奶奶曾经给我讲起过关于一片桃花的故事,那时她正把桃林缩减成一株才初次绽放的桃树,桃花开始绽放,绽放出咄咄逼人的气势,绽放出淡淡的几丝微笑。故事伴着桃树的花谢花飞而消失在了村庄。一个村庄,有一瓣桃花正在飘飞,粉红色的花瓣,那是能让人顿时感到舒服的颜色。时光轻飘飘的,如一片桃花,如一个人的思绪。时光被人修饰。一个缓坡上一匹骡子正驮运着很重的东西,那是从一个古老的市街上驮运过来的生活日用品,时光似乎没什么变化。
  我在院子中央感受到了耳膜对于天籁的享受。那也是童年,那是童年时候的野地,天地之间被绿色填充,那个偏狭的山沟在那一刻释放出了宽阔的力量。我丝毫感觉不到狭窄的氛围,那个时候我的思绪越过的不仅仅是一座山。我的思绪很混乱,我的思绪被某个东西牵扯。天籁,那是歌,那是人间至情的一种合理表露。天籁源自一个姑娘的春心荡然,天籁源自情意的厚积薄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