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年团部的风景线


□ 顾伯冲

  顾伯冲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一九六二年十月出生,江苏省海门市人,一九八一年入伍。从军近三十年,先后在团、师、军级机关和军区、总部从事过组织、干部、宣传工作,现于总政治部机关工作,大校军衔。为了更加富于诗意地生活,政事之余坚持创作,分别在中央级媒体和军内报刊发表过较多的作品,著有散文集《心远地自偏》《思想有多远》《思想的跋涉》。曾获第三届冰心散文奖,第三届中国西柏坡散文节二等奖。目前系长江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人才·转业军官》杂志特邀副主编。
  
  离开驻扎在岛城厦门的团部大院已经二十多年了。栖身其中的岁月有如一朵飘流的云,永远地逝去了,但那岁月中的一些场景、一些事情、一些语词,却至今留在我的脑海,时常进入我的梦境,它们像埋在地下经年的佳酿,历久弥醇,余味无穷……
  
  花园
  
  这里所说的花园,并不是什么公园、小区之类,而是我们团部的驻地。据说,这里曾是一位军阀旅长的私人园林,动工于一九二三年,建成于一九二七年,解放后作为官僚资本被政府没收。我们团是一九六四年进驻这里的,但当地老百姓仍旧称它为花园。这座园林的“花园”之称,在改革开放初期厦门市流行的景点排行榜上,排名是比较靠前的。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团部里,置身于这个花团锦簇的环境,的确是多了几分喜悦,几分自豪。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整个团部大院,有溪水,有亭榭,有猿洞,有花墙。溪畔、亭旁、洞边、墙下,皆是人工掇叠石块而成的假山。它们有的玲珑剔透,有的峥嵘奇崛,具有曲折变幻,延展含蓄之美,从而在有限的空间里创造出无限丘壑。院子里,古榕树高高地撑起了如盖的树冠,硕大的树身长满了地衣和青苔,野藤像一条条碧绿碧绿的彩带圈在一棵棵粗大的榕树干上,一些气根斜出旁逸,交织成颇有特色的树根门。园内的建筑因地制宜,与水池、假山、灌木、花卉结合有致,相得益彰,加之草木葱郁,池鱼浅底,曲桥通幽,可谓一派江南园林风光。当时,团里领导经常陪着上级机关来蹲点或跑面的头儿,还有地方政府一些身着中山装的官员,在花园里边观赏,边聊天。
  园子里共有三栋别墅,分别是欧式、日式和闽南建筑风格的。日式别墅由于年久失修早已坍塌了,当我住进这个团部时,只有二三根柱子和一个破残的凉亭等为数不多的遗迹。欧式别墅占地面积很大,保存得比较完好,一直是我们团里的招待所。园子中心有一座木质结构的闽南式四合院,里面有客厅、有厢房,大门外边有一对用花岗岩雕塑而成的精致的石狮。我们的报道组就在西边的厢房里,要说我机关工作的经历,这里便是起点。
  历史上的八十年代是一个辞旧迎新、承上启下的时期,既带有些“左”的遗迹,又充盈着人性解放的因子。那时,人们对奇花异草、书画琴棋、风花雪月等,都作为小资情调,甚至视为瘟疫唯恐躲避不及的。“花园”是个中性词,我们常常说起它,并且很自豪,折射出了刚刚走出文化沙漠的人们,对人类美好生活的朴素的憧憬与向往。
  
  剪贴本
  
  我刚到报道组时,看到了在大办公桌的中央放着一本像农村生产队会计用的账本似的本子,封面上写着“用稿剪贴本”,里面活页的厚纸上贴着团里当年在各种报刊上发表的稿件。此外,与我同事的两位老报道员,每人都有一个自己的用稿剪贴本,当然贴的仅是自己的稿件。
  这些用稿剪贴本,对报道员特别是初做报道员的人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它叠起的是成绩,表明的是能力,更关系着我们这些报道员的前途与命运。政治处的领导每次来报道组,第一件事肯定是翻阅剪贴本,从中了解团里新闻工作的成绩,同时检查每位报道员的工作情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