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奔月》的写作


□ 董大中

关于《奔月》的写作
董大中

久明先生:
《奔月》作于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三十日,并非没有直接证明,那证明就在手稿上;该文手稿十六页,现存。另一个直接证明是在最初发表时的文末落款上。该文最初发表于《莽原》半月刊第二卷第二期(一九二七年一月二十五日出版),文末用汉码写着年、月、日,明确无误。这个时候,鲁迅已到广州,《莽原》半月刊虽是由韦素园负责编辑的,但文末落款不可能由他随意加上或改动,只能出于鲁迅。鲁迅那时一个人在厦门,没有人为他抄稿,他写下以后就把稿子寄去,韦素园是根据手稿编辑的,所以这两个直接证据其实是一回事。该文收入《故事新编》,文末落款成了“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作”;想来不会是他人改的,只能是鲁迅编校《故事新编》时他自己所改。后来的各版《全集》,是照《故事新编》收入的,落款相同。按说《全集》的注释者,应该为文末的落款加个注,说明具体日期。一九五六年版和一九八一年版都没有加注。新版《全集》我没有买,如仍然没有加注,显然是个遗漏,因为许多远不如这一点重要的词语都做了注释,这么一个重要史实却不加注,是很不应该的。
从鲁迅这一时期的日程看,也只能认作写于十二月三十日。这篇小说的“点睛之笔”,全在《奔月》的“奔”字上。《奔月》有两层含义,明指嫦娥奔月,暗指高长虹追求许广平。“月”即许广平,“奔月”就是“奔”许广平而去。鲁迅得知“《狂飙》上有一首诗,太阳是自比,我是夜,月是她”,是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的事,这时收到了韦素园的小报告。这一点决定了,这篇小说只能是二十九日以后所写。二十九日上午他复信韦素园,说了三点估计。三点估计把“他真疑心我破坏了他的梦”放在最后,表明鲁迅对韦素园的小报告并不完全相信,他迟迟不告诉许广平也是出于这一点,三十日连写两封信给许广平就一字不提。在接到韦素园的小报告跟写《奔月》“和他开了一些小玩笑”之间,有一个酝酿过程,二十九日下半天可能主要就是酝酿。三十日他交游活动不多。《日记》有“上午寄季市信”,是前一天所写。这一天只给许广平写了两封信,再就是丁山和玉堂来访。写信和接待朋友分别在下午和晚上,晚上还去拜访了矛尘。鲁迅一般是在晚上诸事完毕之后才开始写作,直到凌晨,甚至第二天早晨。这天是有时间写的,并且可能基本上已经写完,而写完的时间已经进入三十一日了。三十一日《日记》上午未见活动,说明他在睡觉。下午以后交游较多,还写了《厦门通信(三)》。《厦门通信(三)》落款是十二月三十一日,附记中又有“已经是五更了”的话,可能有人会以为是这天早晨所写。其实非也。信中说到“厦门大学的职务,我已经都称病辞去了”,而从《日记》看,他辞职是在三十一日“下午同矛尘访玉堂”之时。可见这篇《通信》是三十一日深夜写的,写后他“睡了一觉”,“醒来,听到柝声,已经是五更了”,就是到了一九二七年一月一日的黎明时分了。附记是一月一日早晨起来以后加的。因此即使没有那个直接证明,把这篇小说确定在三十日所写,也是说得过去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