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日里的脚丫


□ 徐富勤

□徐富勤

除夕未至,桃红已探春。旧叶未除,新枝已争俏。

年前还春暖花开的天气,过年这几天突然就寒风凛冽,冰凉刺骨。贴对联的时候,我的手都冻僵了。

只有孩子们最不怕冷,整天在路上你追我赶。村里这几年多了好多小孩子,路上到处可见扎着马尾辫、穿着开裆裤、鼻涕口水满衣服的顽童。真有点我们这代人小时候的影子啊,只是道路变得平坦,房屋变得高大,河边山上也因无人玩耍长满了荆棘。

经过村口的小桥,远远地就看到几个妇人站在桥上,指着河里异样地说着什么。我很好奇,快步向小桥走去。这会儿却看见河边的小渠里,几个小身影弓着身子,把手伸进水里摸索着什么。是慧敏、大伟和文琪。这三个孩子年龄相仿,每次回家都见他们玩在一起,甚是要好。

我问他们在做什么,慧敏听到后直起身子,先是跟我打招呼,她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奥特曼”,令我哭笑不得,然后提着手中的塑料袋对我说:“捡沙螺呢!”哇,她们竟然捡了不少呢。他们光着脚丫,挽着裤脚和袖子,早就把冬日的寒冷抛诸脑后。我又问他们不会冷吗,慧敏又起身,喊出一句坚定而悠长的“不会!”然后又弯下身子,把手伸进水中的泥沙里摸索。

沙螺是我们小时候常吃的河鲜,村里水电站的引水渠里最多沙螺了。每当水渠整修时,电厂的工作人员就会关闸排水,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到渠里捡沙螺。听闻放大渠的消息,我们这些小孩子早早就拿着水桶、畚箕、塑料袋站在渠边等,看着渠水慢慢地浅下去。最后等不及水完全放干就跳进两个人高的渠里,开始抢占地盘,摸鱼、抓虾、找蟹、挖沙螺。我们都穿着凉鞋,因为渠里碎玻璃特多,容易割着脚丫。童年时代,大多数人的脚丫都曾经被碎玻璃碴伤过。我伤得最严重的一次,是跟弟弟在河里玩闹,被他一甩,一脚踩在了一片碎玻璃上,一个脚趾被割了一道很深的口子。末了,还不能让家人知道,即便母亲叫我帮忙给长势正旺的黄豆锄草,也不敢吱声。我一再小心翼翼,可锄头溅起的泥土还是渗进伤口,令我疼痛不已。那种感觉,真是刻骨铭心。

走到小桥上时,只见伟涛一人在桥墩下方捡田螺。他也光着脚丫,把裤脚和袖子卷到他尽自己力气所能卷的高度,可河水还是浸湿了他上身的衣服。小时候,我就经常这样在河里玩耍,就算是夏天,也会因为想捡更深处的石子而弄得衣裤尽湿。我叫他赶紧上来,回家换衣服,不然会感冒了。他却乐呵呵地,完全不顾我的劝说,继续往水深处探索。刚还在岸边小渠里摸沙螺的大伟,突然从桥那端奔跑过来。没等站在桥上的妈妈反应过来,他就一溜烟似地从小桥边下了水,加入到伟涛的行列中去。

站在桥上,看着这几个孩子,我想起了过去,怀念起自己的孩童时光。这条河,无论河上河下,都是我们儿时玩耍嬉戏的地方。河里有我们无数次的身影,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小手和脚丫的印记。一到夏天,便成群结队地在河里玩水嬉戏,手拉手光着屁股站在马路桥上就敢往河里跳。中午上学前跑到河里游泳,有时被老师没收了衣裤,光着屁股,摘上一片洋芋叶子遮羞,就到了办公室里挨训。放学了,我们沿着河岸抓蜜蜂,摘桑叶。放牛的时候,在荆棘丛里拗刺眉,在水竹篷里捉迷藏,玩枪战,在水牛洗澡转出的泥坑里,用泥土涂遍全身,再跳到河里洗干净。还有人捡起草地里被风干的牛粪块,互相扔着玩,结果一个人嘴巴正好中招,惹得大家一阵疯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