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珠穆朗玛:心灵的守望


□ 刘 建

第三名
坐在蓉城自家11楼客厅窗户前,看着下面滚滚的车流。在马路对面河边绿地上,几十个妇女和着音乐汗流浃背地跳着扇子舞,一群老人手端茶杯围着一盘棋,蹒跚学步的小孩追逐着撒欢的狗儿,这就是我家窗外黄昏时日复一日的风景。
回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那幅34寸的照片,那是清晨雾蔼中的珠穆朗玛峰和她脚下的营地。山峰已经被朝霞沐浴出一抹胭红,营地还在熟睡中,静逸安详。
目光辗转于山野尘世间的我没有穿梭时空梦幻般的感觉,一切都实实在在,她们都是美丽而有生命的。城市的美丽不会因为嘈杂而逊色,山峰的美丽不会因为孤寂而凄惋。面对“中国最美山峰”的命题,我悄悄带上身旁这最美丽的城市。都说她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因为这座城市的活力和激情,才成就了我的雪山梦,我才有幸零距离拜会了世界上最美的雪山女神:珠穆朗玛。

扑面而来的女神

2003年,当全中国都在抗击“非典”的时候,我正在珠峰海拔5000米以上和8000米以下各营地间上上下下,适应攀登。
单调的生活和极度缺氧的环境并没有扼杀我们对美的追求,几十天伴随她左右,仰视她的美丽,我几乎在每一种气候条件下,每一个能到达的方向,用相机力图留住她的神韵。尽管我没有几张同行认可的作品,但我却乐此不疲。
攀登珠峰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可当我第一次近距离靠近她的时候还是感到突兀。
车到绒布寺前,刚翻上一个大缓坡,驾驶员轻声说了一句:可以看到了。我们压下头伸长脖子向前望,透过车前的挡风玻璃,一座青黑色的大山扑面而来。雪并不多,山上几条积雪带流畅飘逸。
“峻美”,有队员脱口而出。我说,“美得令人窒息”。大家笑了,说一定是高原反应严重了。
从这一刻起,我的注意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不等在大本营安顿下来,照像机的脚架就架起来了,谋杀了一个胶卷后听教练介绍;“珠峰是坐着的,右手护着长征峰、建设峰和章子峰,左手搭着光明峰,她的裙带一直飘到我们面前,看,这就是中绒布冰川,我们的登山路线是……”。这时我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试着想了解攀登路线,看了一阵还是茫然,只好拿起相机继续拍照,我自己称之为搞创作
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是一直在攀登中搞创作,或者说是在创作中攀登,即使是在最危险的路段,我依然被她所吸引。

美丽旗云温柔的刀

珠峰景观最有名的要数旗云。
墨蓝的天幕做背景,无际的苍穹没有一丝云彩,朝霞映在珠峰顶三分之一以上地带,这是摄影作品中常有的“日照金山”,而珠峰在这样的画面中,惟独多了一条在峰顶拉出的细长白丝带。因为很像旗帜,一直以来都被称作“旗云”。
每每远看旗云,她都悄无声息地挂在珠峰上,留给人们一个静逸美丽的印象,其实这正是女神震怒的时候:没有哪个登山高手胆敢在这个时候去亲近她,要是半路遭遇,只有撤退,要不就被她永远留在山上。
记得有一次向海拔7790米做适应性攀登,一路上,风渐渐变得狂暴,路线绳被高高吹起,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积雪被吹起,雪粒横打在脸上感觉像刀割。当攀登到7540米的时候,人已经站立不稳,转头看一眼:顶峰出现了旗云。
指挥部命令立即下撤,狂风就这样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阻止了我们的步伐。
这天帐篷被风撕裂,存放在里面的氧气瓶和装备被吹得无影无踪。不知为什么,这一天我没有任何恐惧,反而很兴奋:队伍在暴风雪中挣扎前进,旗云优雅地挂在顶峰,这场面是何等的壮观!
我喜欢这种强烈的对比。

雾中的珠峰

雾里看花是一种意境,晨雾和暮蔼中的珠峰也有一种意境,而身在云雾中零距离抚摩峰顶就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5月22日下午2点15分,当我终于站在了珠穆朗玛顶峰时,四周被云雾包围,要不是峰顶那长长的彩色经幡和一群欢呼雀跃的登顶队员,真不敢相信自己终于登上了世界之巅。
站在那里没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反而有一种委屈,有一份伤感。看取景器的眼睛变得模糊,因为有泪在滚动,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心境,永远无法表达。 “为什么登山?”,“为什么要登珠峰?”,至今我仍然无法回答。
只有一点是真切的,在顶峰脱下手套,能触摸到世界之巅的云雾。有些冷,有些湿,有点凄美。

珠峰的美丽源于心的守望

回到都市,回到舒适的家里,坐在足以安全包裹整个身躯的沙发上,或与几位“摄友”煞有介事地评判自己以前的摄影作品时,珠峰要不无一当选,要不已经有前辈的作品早已成为纪念碑式的作品,使之无法超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