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实比电影更精彩


□ 云飞扬
《艋舺》这一出江湖悲歌,演来不只是打打杀杀那么简单,更多唤起台湾人的集体记忆。导演钮承泽站在经济一蹶不振、再起艰辛、民主更多杂音的时局,回望二十多年前经济腾跃之初反而有欣欣向荣之触感。当下的寂寞,化作电影中的热血冲动。台湾电影中的黑社会,向来并不发达,反而不如香港电影描述的更多。台湾黑社会的精彩,在于银幕内外。踏入江湖、生死未知、突破上位、幕后交易,然后金盆洗手、漂白从政还是死于非命,都各安天命吧。
  
  校园与少年黑帮
  
  黑社会绝大多数是平民,在校的高年级学生、城市的游荡青年和主动或被动失去土地的农民、退役军人、小商贩、逃亡者、智力超群的野心家构成其社会学来源。成为黑社会的第一要则是讲义气,《艋舺》中的蚊子便这样被太子招徕。但义气是脆弱的,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几千年来,成功的义气很少,义气便如同风中的草一样摇摆不定。义气是一种传说,特别对新入行的新人来说。古龙说过:越是你亲近的朋友,越可能是你最大的敌人,《艋舺》中和尚因为某种断背情和父辈恩怨杀死大佬,最终导致义气的彻底破裂。
  黑社会用虚拟的血亲关系来加强道德上的管理,以四海之内皆兄弟来求得未证自明的模糊友谊,是飘忽的、是流动的、是难以保全的。也就是说,口头上的契约,缺乏违背道义的有效追究机制,于是关二爷成为时代膜拜的神仙,有着许多的相关仪式。具体到某个社团、某个老大、某次行动,就真是一笔糊涂账。杨德昌导演的《麻将》中,更是给初出茅庐的私人诈骗小组以绝对的幻灭感,红鱼和香港等把世界上的人分为骗子和被骗的人,在各种犯罪当中杨德昌给时代的断面下一个隐喻式结论,恶的崩盘说明地狱之近距离。《少年吔,安啦!》更是混乱、粗糙和无助的社会,背叛和逃离都是少年的主旋律,挣扎不过是让死亡的绳索勒得更结实。行走江湖,是要讲规矩的。做小弟的,首先要处处顾全大局,否则要么是不称职,要么是反骨仔。在江湖这场中,他们都是过了河的卒子,和即将过河的卒子。他们现在只是阿猫阿狗,他们的生活无赖而充实,他们早就适应了无所作为的人生,野百合也会有春天,小人物当然也应该有他的憧憬。虽然电影中无数次证明莫明其妙的残酷,作为一个偶然的个体,黑帮小弟就像是一个游离的电子一样,无法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传统角头势力
  
  《艋舺》里的角头组织并不严密,还保持着相对传统的地盘划分方法,几乎就是春秋战国时代,由邻居、家族、同学和朋友等关系杂糅而成,强烈的身份认同和集体无意识的盲目排外都是本省人的主流心态在电影上的表现。
  《终极西门》具有卡通化倾向,三个女子的西门町生涯多是矫情的表现。角头势力之间,多数时候武斗不如文斗有用。讲传统的马如龙可以单刀赴会,终究是要死去。混江湖的迟早要还,要么横死街头,或者亡命天涯,香港电影多安排小弟出走台湾,台湾人跑路则要到日本,东京新宿是主流归途,《不夜城》、《新宿事件》都有提及。张作骥导演的《蝴蝶》,主人公一哲的自我意识更是纠结不堪,作为原住民和日本人的混血,只有不断在疯狂的杀戮中寻找无解的现实之锁。 《黑狗来了》以盖·里奇风格讲一个关于黑社会和小人物的喜剧故事,却也带出诸多辛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娱乐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