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酸涩的回忆


□ 张玉田

  读罢《读书》一九九六年第九期李文俊《想起了汝龙先生》一文,真使人想起了汝龙先生。禁不住又把他翻译的二十七卷本的《契诃夫小说选集》一一摩挲了一遍。这二十七本契河夫小说是上大学时一本一本攒起来的,那是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三年期间,每个星期天总要到书店里拎一两本回来,因为这,几乎每个周末都像过节一样沉浸在兴奋当中,而从星期一开始,每个日子也就有了盼头。那时书店里卖书不像现在,一次性地把一整套或一个系列推出,而是一次次、一批批地陆续上架,读者既可免除经济拮据的烦恼,又切实体味到了淘书之乐。那种情调和氛围,倒更令人怀念呢。再看看书的定价,最贵的一本不过八角八分,最贱的才四五角钱,又不禁喷啧。
  其实,近几年俄苏文学在国内的翻译出版并不寂寞。汝龙先生译作的再版重印似亦未曾间断,就笔者收藏的二十七本契诃夫小说来说,也时常因为教学工作或其他用项而取出来翻一翻,查一查,助益自然不小,而且我相信有兴趣阅读或致力于研究俄国文学乃至契诃夫的人,恐怕是没有谁不接触或越过汝龙这一面“墙”的。只不过,人们往往关注的是文学作品本身、原作者而忽略了翻译者罢了,这,恐怕也是很多翻译工作者所遇到的共同的命运。李文俊先生是治外国文学的,他“想起了汝龙先生”,恐怕与此不无关系吧?虽然文中也提到像萧乾、巴金这样的“大家”也还经常提到他,并不曾将这位权威的翻译家忘记。巴金老人说汝龙“让中国读者懂得热爱那位反对庸俗的俄罗斯作家”,而汝龙自己得到的却恰恰是一种庸俗的对待。李文俊先生在抚叹逝者身后的寂寞的同时,明明有别一种酸涩的滋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