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兵的媳妇


□ 鲁 钊

媳妇一个人感觉到很无聊,把家擦了又擦,把地拖了又拖,躺在床上,又丝毫没有睡意,就把鞋底拿过来纳。纳了一会儿,随手放下来,就坐到床上向外望。窗外,除了是山,还是连绵不断的山。
媳妇就到镜子前自我端祥,虽然说孩子已经上小学了,但媳妇的腰肢仍然是那样纤细,胸前的乳房,就像卧了一对野兔,丰满得快要弹了出来。媳妇的脸蛋还是红润润的,那眼睛,还是水汪汪的。媳妇就在镜子前扭扭腰身,胸前的一对野兔就窜跳了起来。媳妇就有些得意:咱“村花”丰韵不减当年哪。
在镜子前又看得无聊,媳妇就扭开了电视。电视过去老是沙沙的杂音和苍茫的雪花,后来,领导给安装了调频器,这才能收看比较清晰的节目了。这时候电视的节目很好看,香港的那个天王刘德华唱来唱去。一个少女捧着鲜花上台,在献花的当儿,猛地在刘德华的脸上亲了一下,惹得场下一阵尖叫呼哨。
“给我一杯忘情水,还我一夜不流泪”。听着歌,媳妇就遗憾地想,我要是在城市,凭我这高挑的身材,没准还能当模特呢。那时候,村里村外,多少小伙为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我要是到东地干活,小伙子们肯定找机会到东地;我要是到西地,西地保准也是一拉片的。我要是对哪个小伙笑一笑,他能激动得三天不吃饭也不嫌饿;我要是递他一杯水,没准他能乐得把杯子也喝进肚去……
唉,那么多小伙追着我转,那么多有钱人来提亲,我怎么就看上这个又穷又傻的志愿兵呢?我怎么就又心甘情愿跟着他来到这大山每天守着电线呢?
这鬼山里,深得除了野猪野兔老鹰麻雀这些飞禽走兽,连个人影也见不到。村子里还有这个相好那个偷情,这儿连个争风吃醋的主儿也没有。要是在大城市里,遇到刘德华来演出,我也上台献束花,抱住刘德华亲一口,保不准刘德华看见我这个美人儿,把我带到香港咱也见识见识灯红酒绿……
媳妇这么一想,脸就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刘德华的节目结束了,媳妇就又调了频道,娱乐信息正在报道台湾影星陈宝莲在上海跳楼自杀的事件。这陈宝莲,长得美艳逼人,周旋于富贵商贾之间,被人玩弄,感情多次受挫,心灰意冷之下,美丽的躯体从数十层高楼跳下。镜头采取对比方式,一会是美艳的面容,一会是血肉模糊,看得媳妇心惊肉跳。
媳妇心里就有些庆幸,“不羡金满房,女怕嫁错郎”。老公从当兵直到成了老兵,一直就在中条山里守着军事电线和电缆,其他兵早退伍了或托人调走了,他却坚持了许多年,无怨无悔地奉献着青春年华。自己当初不就是看准了老兵那憨厚朴实的品德么?
媳妇就回忆起来,自己看准了兵,就千里迢迢投奔兵,在这中条山里,把美丽的身心全部献给了老兵,就成了老兵的媳妇。后来,又有了孩子。领导照顾自己,每月给自己也开了一份工资,还派专车把孩子送到山外的城市上学,每到月底就派专车送回来。媳妇和老兵解除了后顾之忧,就专心致志地在这深山里看山巡线。
这个老兵,去巡线这么半天了,还不回来。媳妇就有些担心,今天天气好,他一个人出去,可别遇上野猪什么的猛兽啊。
媳妇这么一想,心里惴惴不安起来。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得有人敲门,媳妇心里就乐开了花。这儿成年累月见不到个人,门上没有锁,甚至他们夫妇俩都出去巡线,门都用不着关。肯定是老兵回来了。
但还是装着问:“谁呀?”
门外就拿腔作调:“刘德华!”还反问:“你是哪位?”
媳妇就抿嘴笑:“章子怡。”
老兵就“哈哈”笑着推门,进来就不老实,抱着媳妇啃了一口,大手就捉住了媳妇胸前的野兔。媳妇就红着脸:
“别,别,现在是大白天。”老兵就笑:“这儿公的恐怕就是公鸟公野猪了。”媳妇就嗔他:“你就是一头公野猪。”“好,我就让你这母野猪尝尝公野猪的厉害。”老兵铁钳一样的胳膊一箍,就把媳妇放展在床上,两只大手重新捉住了那对热腾腾、暖乎乎的野兔,还没搓两下,媳妇就激动起来了,情不自禁就把老兵搂得紧紧的。
看着压在身上兴奋得满头大汗的老兵,媳妇脸前闪过了陈宝莲的血肉模糊,又想起了刘德华的风流倜傥,媳妇就想,“这样的老公,不就是我的刘德华么?”想着想着,媳妇就极力迎合起来。

作者简介:鲁钊,男,武警山西总队医院战士。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