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柔软的坚守


□ 徐小兰

柔软的坚守
徐小兰

二姐的村庄,如一峰坚韧沉默的骆驼,静立在黄河岸边寂寞苍凉的沙漠中央。那村子,叫做苍头,而我们一家,却一直叫它“西藏”。因为它在我们家乡版图的最西侧;因为我们揪心地牵念二姐,总嫌它路途遥远;因为它之于眼下富丽繁华的城市而言,的确是显得偏僻、闭塞、贫寒、荒凉。
二姐的丈夫,人虽然长得有模有样,为人处事却像是一头有力气干活没能力思考的木讷而固执的牛。他读书甚少,文化程度低,又很顽固地不肯学习别的技能,也不肯离开那个被黄沙包围的村子。二十多岁时有亲戚在城里替他找了工作,他干不多久便偷跑回家,自此,除了种地,他再也不会别的,说话还不利索,是个结巴。
而我那二姐,且不说人长得如何秀美,仅只是她的聪慧,她的能干,她的温柔娴静,所到之处就总赢得无数称赞。二姐性情好,人缘好,脸上总挂着月光般清丽柔美的微笑。二姐还能歌善舞,身段好,唱腔好,扮相也俊,台上台下,都总是耀眼夺目,光彩照人。
我们一家,总觉得那样的村庄那样的丈夫委屈了二姐,我们总为二姐的境遇难过,想起二姐,我们就懊悔,就难掩牵挂,就觉得撕来扯去揪心地疼痛。
为何懊悔?为何牵挂?为何疼痛?因为二姐生在我家,却长在别人家,襁褓中被送人,做了别人家的女儿,又嫁到了那样的村庄,嫁了个那样的丈夫。
自懂事起,我就晓得尽量不在妈面前谈二姐,因为一提及二姐,妈就要流泪,就要自责。妈说:如果那年我不去师范进修,如果我不把你二姐送回家让你奶奶照看,如果你奶奶不那么狠心将你二姐送人,你二姐决不可能嫁去那么偏远闭塞的地方,过那么苦的日子。
还好,妈轻易不提二姐夫,提起二姐夫,妈会更加焦苦、忧心。
是奶奶做主将襁褓中的二姐送与了别人,尽管妈妈进修回来后千辛万苦找到了二姐,但却绝无可能将二姐重新抱回。好在二姐的养母是个善良而又明理的女人,见妈妈血肉相连哭得伤心,当下就说愿意与妈妈姐妹相称,让二姐称妈妈为姨妈,两家人做为亲戚走动。妈大喜过望,感激不尽,从此我家多了门亲戚。后来妈生了我,假期里常带我去看二姐。二姐叫梅,那时我叫她梅姐。梅姐也常来我家,来时总穿得大红大绿,怯怯地,不大和我说话。那时我弄不明白,不明白大姐和梅姐同样比我大,妈总说“若要好,大让小”,凡事要大姐让着我,却总是要我让着梅姐。
兰兰!看小人书别和你梅姐争,让你梅姐先挑呵!兰兰!教教你梅姐跳皮筋!兰兰!今晚和你梅姐睡一个被窝哦!好好的哦!
我曾在被窝里蹬过二姐,因为不明缘由的我觉得对我来说她是个入侵者,还因为看到她头上有许多小虫子,妈说那是虱子、虮子,洗了好久,很难洗净。我使劲地蹬她,她只是尽量蜷缩,不敢动。长大之后我知道了梅姐是我的二姐,我为自己儿时对二姐的排斥深深自责,那夜的恶行有如一块压心的巨石,让我每回面对二姐都不得轻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