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的脚步


□ 关俊利

乡间的脚步(五题)

 
                                     乡村的炊烟
     乡村的炊烟总是那么淡蓝淡蓝的,带着农家的几丝企盼几缕馨香,把小小的乡村与穹阔的天宇温柔地连在一起,又是那么轻舒漫卷,似嫦娥奔月,像踏春归去的仙女,在微风的护送下悄然隐去。是啊!炊烟是乡情的凝聚、乡韵的流动。
  乡村的炊烟,是你经意和不经意间的神韵,悠然地、无声地融入孩戏、鸡鸣、犬吠、牛哞猪吼中;融入春种、夏锄、秋收、冬储,春风秋雨,风霜雪月中,描绘出了乡村的风情。它是家园、田园的象征。
  淅淅沥沥的春雨飘然落下,我站在高高楼房的阳台,总觉得心灵上少了点什么。然而,我知道兴奋的农人一定正悄悄附耳倾听杨柳桃李的交谈,喜悦和着雨声向远方播传。柳笛,从河边悠悠地吹响;歌声,从村头甜甜唱起;红晕,从枝头轻轻地摇曳;淡蓝淡蓝的炊烟带着新的希望摇升。
  啊,乡村的炊烟,我百般地呼唤你,眷恋着你。因你无声地教给了我生活的真谛。更因你从庄稼人的收获中提炼出执着、勤劳的品性。乡村的炊烟喂养了我的童年、青年,让我对庄稼人产生了剪不断的乡情思绪。
  啊,乡村的炊烟。

               
                                 乡村的碾房
  乡村的碾房是和童年的记忆连在一起的,每当想起了童年,就会想起家乡, 想起家乡就会想起碾房和碾房里的趣闻轶事。
  三十多年前,家乡是很贫困的,土房、土井、煤油灯、碾房构成乡村一道道独特风景。没有电、更没见过粮食加工器械。农家过日子,谁家也离不开碾子,靠碾子去加工,加工人们生活所需的粮食。因此,一年四季碾子总不得闲。吱嘎、吱嘎——伴随着悠悠的岁月,带着苦涩、带着憧憬、带着企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没有终点,也没有始点,沉重地滚动着。

  记忆中碾房坐落于村子东头,生产小队队部的西南角。碾房是用土坯垒成的,已年久失修,连门框也不存在了。碾石庞大而沉重,一体浑然成形,碾盘又圆又大。使碾石发生转动的有两种形式:一种用毛驴拉。给毛驴双眼戴上蒙布,放进驴套里,这样驴才肯一圈一圈地奔走,也可防止驴偷吃碾盘上的粮食。人跟在驴的后面,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拿着筛箩。把一箩箩面筛到筐箩里,剩下粗糙的颗粒再倒向磨盘上,就这样反复的筛倒。直到把米面都磨得剩下不能再磨的皮渣;另一种靠人来推拉碾子。这是非常苦的活计,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圈又一圈周而复始,一会儿便气喘嘘嘘、大汗淋漓。人们就这样把碾子四周地面踏得油亮油亮,酷似圆规所画。不能不说这是原始封闭、贫困与落后的最好象征。
  尽管村上这石碾一年不闲着,但也有淡季和旺季之分。因为月初队里大多要分口粮,因为那时谁家口粮也不足,分了口粮马上就得加工。年底人们要备年货,磨白面,家家户户都要蒸年糕,做粘豆包,这就要淘黄米压黏米面。人们不得不按先来后到的顺序排队。在数九的腊月里天气非常非常的寒冷,那时似乎人们耐寒能力特别强,一排一个通宵。人们在这里有说有笑、互相帮助,热闹非凡。
  因此,碾房不仅是粮食加工场地,不仅是劳动场所,而且自然而然地成为聚会、唠嗑、产生爱情、传播趣闻的中心。这里既产生故事,也传播故事。人们在这里说东道西、说长论短。特别是妇女们就更愿意聚集在这里。谁家真有钱,买了挂钟、买了缝纫机,谁家的老爷们真懒,太阳照屁股都不起床,哪家姑娘和哪家的小伙昨晚两个人在碾房唠了好大一阵,两个好上了。有的是一边纳着鞋底,边干活边说话,神神秘秘的。这里也是我们小时候藏猫猫的好地方。我们胆颤心惊地藏在磨盘底下的空洞里,一片漆黑中竟能听到唠嗑声,我慌忙地爬出来往外跑。把说话的男女们吓得抱在一起。我们就说碾房闹鬼,只有小孩这么说,大人谁也不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