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县长和他的夫人


□ 刘明恒


1

关云霞进城之后,养成了每晚看电视连续剧的习惯,而且偏爱看言情和反腐题材的。她有个习惯,不喜欢把备课、批改作业等事带到家里来做,总是在学校里就做完了。丈夫吴正宇是远山县分管工交、城建的副县长,经常不在家。孩子读初中一年级了,他的成绩很好,也不需要她辅导了,对孩子的学习她只起个监督作用。晚饭后,她做完家务,洗完澡,就到了电视剧开始的时候。她坐在真皮沙发上,一边有一搭没—搭地嗑着瓜子,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剧。
今天晚上的电视剧是《至高利益》,当看到最精彩的时候门铃响了,门铃的响声是一曲简单的音乐。吴县长家中的门铃是稠密的,关云霞已经厌烦了。一些人有事无事地找上门来,凡是到家里来的人大多数是私事,有的是来要提升的,有的是来要工程的,有的是来要钱的,有的是来要求解决工作的,有的是来告状的。有些人来了一时不好开口,磨磨蹭蹭地坐着也不走,不停地给吴正宇递烟,说着拍马屁的话儿,听得关云霞常常身上起鸡皮疙瘩。吴正宇不在家的时候也有人来,进门坐着就不走了,洗衣、擦桌、拖地、涮便池,什么事都干。关云霞不让他干,可是挡都挡不住。他还满有理由地说,我没事,能帮县长家里做点脏事臭事也是我的荣耀。说得关云霞直感到恶心。关云霞不喜欢生人在家里呆着不走,生人来了坐着不走,她心里堵得慌,什么事也做不成,左不是右不是的不自在,连电视剧都看不好。于是,她听到门铃声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厌恶情绪。门铃还在不停地响着,像母猫叫春那样一刻也不停。关云霞无可奈何地下了沙发,走到门背后,通过猫眼往外瞧,只见一个似曾相识又记不起来的男人,拎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装着一只高档的服装盒。她打开猫眼的方孔问:你找谁?
那个男人显得很卑微,满脸笑容,轻轻地说:吴县长在家吗?
关云霞说:他不在家,你找他有事,请明天到办公室去找他吧!
那个男人拘谨地说:我是县旅游开发总公司办公室王主任,吴县长托我们老板从香港带回一套衣服,让我给送过来。我们老板在楼下等着,他人熟不好来,您这上上下下都住着领导,碰见了不好。不知者还不知我们给吴县长送什么贵重礼品呢?全县都知道吴县长是廉洁的模范,吴县长家的门是最难进的,有铁夫人把着关哩!
关云霞这才记起来人是旅游开发总公司的王主任,他和杨老板一起来过两次。第二次来找吴正宇汇报工作,临走时把4万元现金装在公文包里放在沙发上,被吴正宇发现了,当即让他们拿走了。想到这里,关云霞没好气地说:你就别拍我的马屁了,我是什么铁夫人?我是个苕婆子!吴县长托人买衣的事他没和我说过呀!我不能随便接着。
王主任急了,说:您要不信,您就给吴县长打个电话问问,我怎么敢骗您呢?
关云霞听后就转身到客厅打电话,吴正宇的手机关了。她这才想起吴正宇今晚在开县长办公会。这可怎么办呢?关云霞重新走到门背后对门外的王主任说:王主任,老吴我联系不上,你改日再来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