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伯和他的编篓


□ 周新润

我的大伯是一个朴实的农民。他的长相属于一步到位的那种,年轻的时候看不出多么年轻,到老的时候也看不出多么老来。我记得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三十多岁的时候就皱折很深,堆满了苦难和刚毅。我家和大伯家在一个院子里住着,过去经常因为一些什么事情吵架,惹得乡亲们也经常围拢院子像看戏似的看着我们两家人。我现在想起来能够体谅两家人当时的心情,在过去那样一个苦日月里,谁都过得不轻松。
大伯的手很巧,他能够用山上的荆条编出各种物件来,大到耙地用的耙子,生活用的筐子篓子,小到孩子们玩的杂耍玩具。但他更喜欢编织的是像鼓一样鼓着肚子的大篓子。这些作品就站在院子的墙角,像一支列队的士兵。
困难时期过后,大伯到了副业队干活,就是在南山挖黏土。那时候,人们也不知道黏土能干什么,只是挖出来三桃俩枣就卖掉了。有一天,窑上出了事,大伯是被抬着进了家门的。他的脸黑戗戗的,腿上流了很多血,人们说是腿断了。母亲看伯母急得六神无主,就剩了一个哭,赶忙用毛巾给他擦擦脸,说:“大哥,你要挺住,咱还是先去医院,可别再耽误了。”
大伯自进门后脸就痛苦地扭曲着,没有说一句话,在听到说要去医院的时候倒急了,连嚷带喊地说:“不,不去!”那时候村里的人病了,还没有到医院看病的习惯,顶多就是找来乡下的郎中看,也就误了许多人的性命。听母亲说我父亲的病就是这样耽搁的。其实村里到城里的医院,也就是十多里的路程,但那时候因为经济的原因就是觉得很远。
大伯始终没有去医院。托人请来了一个放羊的给他接骨。我们那个村子山高坡陡,羊们常常跌断腿,所以放羊的人大多都会接骨头,当然接得好坏,羊儿们是不会说话的。大伯的腿就羊腿一样地在羊倌的捏弄之间接上了。大伯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在腿接好几十天后,就要试着下地走路,就在他拄着拐杖刚走了几步路时,他惊奇地发现了一个问题,怒吼一声,“啪”地倒在了地上。
原来,大伯发现他的腿一条长一条短,放羊的没有X光机,他的腿没有接到一个茬上。那些天大伯精神惶惑,不吃饭也不睡觉,就在炕上哼哼。他心里想什么,我那时候还小真不知道,可听母亲说:“一家四口人要吃饭,他一个支撑家的柱子要是倒下了,那家人的命运不是和我们一样悲凄?”
大伯在炕上哼哼了几天以后,有一天突然把伯母和母亲叫到身边,说:“哎(我知道这是大伯对伯母的称呼),兄弟家的(我知道这是叫我母亲),我思谋了好几天了,你们还是给我找几个后生来,我有事要办。”
我不知道大伯要做什么,但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母亲和伯母一起到邻舍家找来几个后生,就满满地挤了一屋子。大伯连哭带说:“我的腿要重接。我必须得站起来走路。请爷们来,就是帮我把接上的腿拉断,我要重接!”听说要拉断腿,几个精壮后生都吓得不敢靠前,倒不是他们惜力,他们有生以来没有做过这样的营生。见人们不敢上前,大伯哭的声音更大了,“爷们,我给你们跪下了。”说着就要从炕上爬起来给大伙下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