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帅哥”刘琼


□ 艾楹诗

“帅哥”刘琼
艾楹诗

  在他看来,朋友之情无关年龄与资历之差异,志同道合最为重要。
  
  我与刘琼相识很早,近距离接触是1993年,我们同在广州参加金鸡百花电影节。羊城天热,很多人T恤便装,他却不然,着深色西服,打金色领带。当时,他给我等穿牛仔服招摇过市的后生“上课”,说参加晚会必正装,对人对己都是尊重。后来交往多了,更敬佩他正直挺拔的精神。
  “帅哥”刘琼图片1
  刘琼,1913年出生,湖南湘阴人。从影甚早,随金焰、张翼等拍过《大路》等作品,后因《生死离别》等抗战影片享誉沪上。他事业如日中天时,上海沦为“孤岛”。刘琼日常生活物质极度匮乏,一度曾卖西装领带换饭。特务乘虚而入,拿金条请他出演 “中日亲善”之电影,其断然拒绝。一日,汪精卫到沪“巡视”,一番演说十分“动人”,刘琼当众调侃:“汪主席的戏演得真棒,快让我们没饭吃了。”好心人劝他嘴边“留神”,他说:“不怕,抓了我也是个穷演员,榨不出油水。”

  刘琼晚年“傲气”不减,对多种不良现象深恶痛绝。包括亲人在内,谁以他的名义“拉钱捞外快”,他皆斥之为“招摇撞骗”,遂坚决断绝来往。他重义轻利,深居简出,在沪上,和他来往较多的有“三人”:演员焦晃、饭店老板王根生及我。焦晃生性耿直,追求艺术执著,和老帅哥秉性相投;我是小辈,虽时不时被刘琼戏称为“上级”,但我在老艺术家面前从来都是“毕恭毕敬”,他便喜欢我没“官气”;王根生开了个小饭店,不请领导,独独爱找一拨老头老太太免费吃喝,刘琼自然被其感动。在他看来,朋友之情无关年龄与资历之差异,志同道合最为重要。
  女儿旅居国外,刘琼晚年与老伴相依为命。身为晚辈,不管公事如何繁忙,吾总是抽空看望,帮助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老伴说我是他家编外一员。刘琼每每谈及这些,总是深情地说:“你对我们这些‘没有利用价值’的老家伙真的很好。” 故而与我特别投缘。
  我与刘琼多次合作,除我监制的《上海沧桑》等片,在我导演的公益片中他也无偿出演。给他500元车马费,当时87岁的老帅哥说“我散步而来,分文未花”,婉言拒之。可有一次,我导演《今天我离休》,请他出山,孰料老人一口回绝。我愕然。后得知,老人有一事心中不平,即对“退休”、“离休”之分颇为不满。他认为,解放前他们就在党的外围组织领导下拍摄进步电影,冒死抗争日、伪、顽,但政策“一刀切”,说他们不算正式参加革命。老人想不通。有好心的领导提出,为这些老人增加一些补贴,他感激之余仍不爽,他认为钱无所谓,关键是“正名”。从前的爱国行为不算是真正“革命”,老人委屈。我理解他。后来,凡我请他参加活动,便从不提“离退休老同志”字样,反之常谈刘琼等解放前的“革命义举”。渐渐地,他倒也想开了。
  “帅哥”刘琼图片2
  其实,刘琼还是通情达理、心胸开阔的。不开心了,他就出去找老友顾也鲁等小坐,或和舒适等打球消遣。知刘琼者无不为其身手矫健而叹服,《女篮五号》中就展示了他最为擅长的篮球技艺。八十多岁他还能骑着单车到处巡游,闲暇时更参加“古花”球队,绿茵场上生龙活虎,不减当年。
  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刘琼忽然病倒,初以为感冒,后来支撑不住,送进医院。我说吉人自有天相,老人家一生坎坷,九死一生,应无大碍。我约了王根生准备过节时带些吃喝去看他,不料,在2002年“五一”节前夕,住院才一个月的刘琼因肺癌发作突然驾鹤西去。
  惊闻噩耗,我长久无法释怀,错失了最后见面的机会,成为永久的遗憾。怅然中,我奔赴灵堂,亲手为其盖棺扶灵,送君最后一程。出殡时,我见他依旧眉头紧锁,若有所思,风骨依然。当年和他一同在香港“闹革命”而被港英当局驱逐“出境”的老伙伴们说,老刘没死!
  责任编辑/苏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