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四年(短篇小说)


□ 王江辉

十四年(短篇小说)
王江辉

她醒来时才不过夜里两点多。
那之前,她正在一个梦中游荡。梦里面的她还很年轻,还是那个刚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俊俏模样。老头子穿的也是当年的空军军服,那身行头把他衬托得既挺拔又强健,走起路来像一阵风。三个女儿呢?都在身边,一个赛一个漂亮,小麻雀样的在耳边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好像也没什么具体的情节,就是一家人在一起走路、玩耍、说笑什么的,反正她感到心里挺美的,甜咕滋溜的那股味道,好像喝了刚酿熟的蜂蜜。可谁知正乐和着,人却冷不丁的醒了。醒了半晌才知道是梦———总是和年轻有关的梦。
睡不着觉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就像一个吃惯母乳的婴儿总喜欢往妈妈的怀里扑腾一样平常。她总是在黑夜的某一刻突然醒来,冥冥中就像有人特意来叫醒她似的。之后,尽管她的眼睛努力地闭着,不,不是闭,而是用力地把上下两层布满皱褶的眼皮挤住, 紧紧地挤住,挤得就像两只煮熟又晾凉的饺子,可她的心却总是闪闪地、敞敞地亮着。这失眠的毛病是全家人都知道的,是全家人都担心的,可也是全家人都没有办法的。睡觉毕竟是个人的事情啊!
这时,她清清楚楚地听见了自己的一声叹息,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叹息声狠狠地击中了,她有些怀疑这样粗重的叹息声是不是由自己的骨子里发出的,在这样一个寻常的夜晚,这叹息为什么会来得又如此迅猛而沉重?她静静地躺了一会儿,一声叹息再次从遥远的地方飞来,摇晃了几下,就稳稳地落到她的心上了。这回,她确信是自己的叹息声了,白天她哪有时间去叹息呢?从老头子清晨的第一声咳嗽开始,她就开始忙碌了。先把老头子攒了一晚上的尿倒了,每次倒的时候,她都要想,这人老了尿咋就这么臊呢。她记得年轻的时候,自己一手把三个孩子拉扯大,侍弄了多少年屎啊尿啊的,啥也没觉得,有时候忙了,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手上还粘着娃娃的屎,也没有丝毫的厌嫌,饭还吃得喷喷香的。可这一晃多少年过去了,娃娃们成家立业了,老伴却又病了,病得还不轻,脑溢血,左脑的丘脑出血,出血量65毫升。当时危险得很,抢救的医生一日之内就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家里连后事都准备了,七大姑八大姨该来的也都来了,可老伴到鬼门关溜达了一大圈又回来了。这可是奇迹呢,连主任医生都这么说!现在老伴虽说能说话,能看电视,可右边整个身子都动不了了,瘫了,拉尿都只能在床上。她常想,这屎尿也怪,听说好多人还爱喝个“童子尿”治病,说是味道跟啤酒似的,挺好喝的。可这玩意一旦从老年人的身体里排出来,就完全变味了,变质了,别说孩子们嫌弃,就是她也嫌弃,可嫌弃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是自己老头子的尿,是自己三个孩子的父亲的尿,又不是别人的。她已经给他倒了整整十四年了,从上个世纪的90年代倒到了21世纪,从51岁倒到了65岁,虽然她的确是嫌那味道不好闻,可她打心眼里还愿意继续倒下去,只要能日复一日地倒下去,就意味着自己这个老太婆的晚年还不孤单,意味着这个组成已有四十五年的家还完整。本来嘛,活到这个年龄,啥都看明白了,有什么能比活着好呢?有什么能比活着而且有亲人陪着,更好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城》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城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