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尖叫


□ 王祥夫

尖叫
王祥夫



米香接过她妈手中的碗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她一边吃一边抬头看看墙上那个木壳子钟,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外边的雨还在下,“淅淅哗哗”的檐溜从房檐上一道一道白花花地挂下来,又落在檐下的打稻木桶上发出好大的声音。米香突然放下了碗,她好像听到了一阵零乱的脚步声,会不会是培绍?会不会是培绍?培绍会不会已经又追到了这里?米香的一颗心就“怦怦”乱跳了起来,她站起来,惊慌地听着外边。但那不是脚步声,只不过是风把地上的一个易拉罐吹得“咯咯啦啦”一路响。米香大口大口吃过了饭,才让她妈给她洗身上的伤口。米香的妈把米香身上的伤口用稀盐水一点一点擦过,米香的背上、腿上、胸前都是给培绍打出的伤口,米香妈每给米香擦拭一下,米香都要疼得把嘴猛地张大一下,但她就是不肯叫出声来。米香的妈最后把自己的眼泪给擦了出来。米香累了,光着脚走了那么远的黑路,浑身给冰冷的雨水淋得精湿,她妈给她擦拭完伤口,她一躺倒就睡着了,但只睡了一会儿,她忽然又惊坐了起来,她好像又听到了脚步声,培绍那零乱的脚步声,但还是那个被风吹来吹去的易拉罐在响。米香又躺了下来,这一次她再也没有睡着,大睁着眼,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米香泪眼模糊地看着头顶上的房梁,恐惧加上脚疼让她无法入睡。她不知自己下一步该怎样生活下去。没有钱,没有衣穿都可以对付,天天挨打的日子实在是难挨,更加可怕的是让家人也跟着受罪。米香两眼盯着黑漆漆的房梁,忍不住两手捂住嘴哭了起来,但米香马上用嘴咬住了被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十万,十万,到哪里去给培绍找十万?”培绍现在真是疯了,自己拿起笔写了个条子却硬说是米香的爸活着的时候欠了他十万。
天很快就亮了,米香早早起来了,外面雾气腾腾的,院子外的玉兰树只看得见树梢,天已经晴开了,米香找了一双做姑娘时的旧布鞋子穿在了脚上,然后蹲在灶头煮稀饭,元宵节的红汤圆还有,稀饭煮好,再把红汤圆放一些进去,这真是一餐好早饭。米香的妈在一旁眼红红地“嚓啦嚓啦”切咸菜。没过多久,家里的其他人也陆续起来,米香的大弟弟在塑料厂上班,那家塑料厂是米香家开的,米香家就是从收垃圾塑料起家,到如今已经有三个厂子。要不是米香的父亲出了车祸一命归西,也许第四个厂子也要开了,要不是米香的父亲一命归西,培绍也不敢这么猖狂地闹事。米香的大弟弟起来了,他奇怪米香怎么会这么一大早就出现在灶头?而且在那里煮稀饭?他一边刷牙一边问姐姐是几时来的:“早上?还是夜里?是不是培绍又打了?”及至看到米香红红的眼也就不再问,只是恨恨地低声说了一句:“培绍这王八蛋迟早不得好死!”米香的侄子也看到了姑姑,欢喜地扑过来,“咦”了一声,问姑姑是几时来的?米香眼圈又猛地红了起来。米香的大弟弟对儿子大喊一声:“还不快吃了饭去上学!”米香的家里人这几年也习惯了,不问米香的事,是不敢问,横竖也没有什么好事给问出来,米香的一家人现在都怕了培绍,大家都住在一个小镇子里,宁肯给他几个钱让他远远去赌,也不愿把他惹到家里来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上次培绍来家闹事,手里还提着一个汽油瓶,说要是不给他十万他迟早要放把火把米香家全都烧掉。喝粥的时候,米香坐在灶头前,她怕家里人看到她脸上的伤,便把身子背着,一屋子都只有“嗍、嗍”地喝粥声,再加上咬咸菜头的“咯吱咯吱”声。米香一碗粥喝了好久,不知几时,米香的妈已经站在了米香的身后,把一个青皮咸鸭蛋磕磕,轻轻一蹾,放在了灶头,意思是要米香吃,又把自己碗里的元宵拨几个在米香的碗里,嘴里忍不住,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培绍原来不是这样子啊?怎么会变得这样穷凶极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