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麦田里的农妇


□ 安 然



我对于一块麦田的向往源于对于一种爱情的向往。说来奇怪,那种爱情不是发生在花前月下,而是在一片沃野。大片大片的金色麦子,原木筑成的木房子,宽宽的房廊,雄猛的大狼狗,健硕的农夫,壮硕的农妇,摇曳的烛光,带露的野雏菊,清冽透亮的啤酒,粗黑的面包,三、五个跟在身后拾麦穗的孩子……
如果真有爱情的话,前面讲的多半是一种异乡的爱情。要是在本土,我要的爱情图画性质也差不离。又长又缓的青草坡上,竹篱笆隔起了一座黄泥屋,黄泥屋内光明洁净夫唱妇随;屋后疏竹千竿滴雨成诗,屋前碧草青青白鹅悠悠,竹篱笆上牵牛花开得宁静又热烈……
这样的两类爱情,本质上是同一的。突如其来地,就在我的梦乡里呆了有七八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一种不可能的爱情住进了梦里,一个女人的生活就变得宿命起来。与麦田有关的爱情,在两个时空都可以实现,或许前世,或许来生,独独身处今生,事情变得无望。
我不曾把想像的爱情模式讲给周围人听,也不去想像故事中的农夫姓甚名谁。更多的时候,我是不去细想这个故事的,偶尔,它却会来造访我的心。它来的时候,带着一种质朴的画感,光明、简单、朗净,没有声息,有久远的旧旧的味道。它来的时候,就好比恩雅的歌声缥缥缈缈,从天堂布下。它来,寂静就也来了。一杯清茶,碧黄的叶子在水里舒展,茶水却已然温凉。或者是野外雪地里绽放的野玫瑰,寂寞而又热烈。
悄然安静地,就面对了它。它真是让我迷惑:世上的爱有千奇百种,为什么自己奢想的,却是属于农妇的那一种?



时隔那么多年,我依然记得爱情下种的情境。在南昌青云谱的一个山坡上,一个男生腆着脸皮央求帮忙缝被子。是暮春时节,太阳开始西斜,青青的草地上铺着洁净的被单,一天太阳的照晒使它生出一股暖香。我跪在草地上,假装很手巧的样子一针一线为他缝连着。他双手抱膝坐在旁边,胆怯而勇敢地说着些什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到底说了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不远处气象台雷达站的值班室里,有人在放着一首最流行的歌,《北国之春》。“虽然我们已内心相爱,至今尚未吐真情…… ”听得我心里害怕,脸上泛起红晕。可事实是我们并没相爱呀,我们只是同学加老乡。我十六,他十八,我们那样年轻,那样小,小到可以被这样一句歌词吓住。命运就是这样,看似漫不经心,却在我的世界里撒下了一棵种子,让我此后的命运都随着这个黄昏流转。
那以后直到今天,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听到《北国之春》,我都会很自然地忆起那个暮春的黄昏。随着光阴流逝,在一遍又一遍的忆起中,那个黄昏的斜阳颜色越来越浓,先由淡黄转深黄,又由深黄转金黄,光芒万丈地照亮着我的人生之旅。
我十五岁认识了他,二十二岁嫁给了他。二十四岁生下共有的女儿。在那个黄昏,我是有直觉的,我觉得会为这样一个人缝洗被子一辈子。果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