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昙华林


□ 赵小赵

  赵小赵。男,1972年12月4日出生。原籍湖南长沙,现居武汉。湖南商学院毕业。曾为《知音》杂志社编辑、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作家。已发表200余万字文学作品。

  第一章

  1

  我记得是十七岁那年秋天,应该是的,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对往事有着深切的记忆,不太容易出错。那个秋天,太阳照在文华书院残缺的孔雀蓝琉璃瓦上,闪烁着诡异魅惑的光芒。我像个小偷,瑟缩着细长的脖子,漫无目的地在武昌昙华林游荡。我胸前佩戴着毛主席像章,双手插在裤兜里,趿拉着一双就快磨破了底的解放牌胶鞋,用猥琐的眼光,打量着这个让人眩晕的世界。

  听姨妈说,解放前的昙华林远不是如今这般破败潦倒的光景。那时,这里到处是气势恢弘的老公馆和花园洋房,遍地跑着气派的洋车,里面坐着西装革履的绅士和珠光宝气的太太,穿高跟鞋的摩登小姐骑着脚踏车四处兜风,蓝眼睛高鼻子的洋人比比皆是,教堂经常会在礼拜天给孩子们派送面包和糖果,每个角落都能听见优雅的钢琴声。总之,这里处处透着大武汉的味道。

  十七岁的我,连面包都没见过,无法想像那样奇怪的光景,但有一点我不用怀疑,我们这一带的孩子,从小听到的革命故事里的许多大人物,都能跟昙华林扯上一点干系。

  米娜出现在米家花园的时候,我正在监视两只狗搞流氓活动,木瓜突然叫了声,快看!我以为他指的是狗,于是瞪大了眼睛,木瓜却再次叫了声,是那边!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抖。

  哦,我忘了交代了,木瓜是我的铁杆哥们许东阳,他和我一样都在汉剧团当电工,这个绰号是我给他取的,他长得瘦瘦精精,很有点苕。什么?你们问“苕”是什么意思?“苕”是武汉方言,就是蠢货、木瓜脑袋的代名词。如果我说某人苕里苕气,那就是傻里傻气。新华字典对“苕”还有个解释:红薯的别称。

  我想我有必要介绍一下米家花园。

  那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花园洋房,在昙华林183号,据说是一个英国贵族设计的。革命党人还没发动武昌首义的时候就有了这座房子,里面住过清朝总督、同盟会元老、国民党中将、大资本家、政协副主席。反正都是大人物,除了那个后来搬进去的唐秘书,那些大人物都姓米。昙华林的人把这幢洋房叫米家花园,传说中里面的地板都是用金子铺的。

  我从小就对米家花园充满了好奇,但从没进去过,自我记事起,米家花园的镂花大铁门上就贴着封条。后来封条撕掉了,唐秘书住了进去,我就更没有机会了。在整个武汉三镇,没有人不怕唐秘书,他也是在昙华林长大的,在武昌造船厂做过工会美术干事,在当上市革委会秘书长之前,他是工总司的领袖,曾率领一帮造反派,把省军区大院围了三天三夜。

  对唐秘书的敬畏让我和米家花园保持着遥远的距离,以至于我不知道唐秘书是什么时候搬走的。我只记得,十七岁的这个秋天,出现在这里的是米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