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家投资


□ 郑局廷

  新上任的市交通局长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要把1.5亿元的大桥贷款转为国家投资,以减轻市里的财政负担,但困难重重。原因是自己手下的财务科长范晓斌举报省交通厅原厅长,导致其落马,惹恼了省厅。恰在此时,市电视台美女记者周雨菲又向自己倾诉苦衷,要求他为范晓斌主持公道,又导致交通局长与派出所所长的激烈对峙,并引发了一连串情感风波……新的题材,新的视角,新的阅读愉悦,来自一位看似陌生却已经颇具实力的作家之手,让我们不得不刮目相看!
  
  一
  
  陪省楚桥路建公司的黄老总和财务部长斗了一夜地主,直至早上六点半钟才散场,走进卫生间,镜子里映出的是一张苍白憔悴的脸,布满血丝的眼,黑青色眼圈,鼓胀的眼泡和“耐克”眼袋,他拍打着松弛麻木的脸颊,感觉是在拍打一张僵硬生涩了无生机的面具。都奔五的人了,还这样酣战通宵,正是在透支身体,拿“革命”的本钱开玩笑。
  走出卫生间,景正中正要给黄老总打声招呼,中午过来陪吃午饭,谁知黄老总头沾枕头就呼呼大睡鼾声如雷了。也该他睡爽心觉,一夜地主斗下来,他进账七千多,比拿生杨树棍抢劫还来事咧。自己和财务部长各输了三千多,前天刚发的工资和补贴一夜之间就改“姓”,老婆又该絮絮叨叨,一个月她有说事的话题了。真是窝囊呀!昨晚本该要别人陪的,可找了几个人,不是家里有事要接孩子就是推说手上没带钱,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最后只得自己亲自上阵。他心里亮堂得很,桃都没山没水没有任何留得住人的景点,人家从上面来到你这儿,就是要斗斗地主抹抹红中开杠,你下面的人得陪,赢了人家总不那么自在,只有输了才显亲热。多陪几次,真的奈之不何,单位又不报销这种开支。谁他妈钱多了烧包或吃错了药拿钱贴本为公家陪客?
  其实他可以不输的,有几盘可以炸封顶的牌,他故意出错,倒让黄老总反炸封顶。有啥办法呢?有求于楚桥路建公司嘛。黄老总和财务部长专赴桃都,就是来讨要桃都汉江大桥一点五亿元贷款利息的,市财政没钱给,只能低头给别人说好话。那黄老总就喜欢这一口,用他自己标榜的话说“斗遍全省无敌手”,逢斗必赢,你景正中陪他,总不能打破他的那个“不败金身”吧。斗地主,黄老总也算是高手,记牌准确,判断到位,拿牌相对保守,出牌严谨缜密。他最反感别人打“业务牌”故意输他,一旦捕捉到这种迹象,他会不动声色地打几盘,借口身体不适需要休息而封牌,脸上是那种没玩尽兴的讪笑。景正中出牌,明知是出错牌,也出得小心翼翼,并且能讲出个子丑寅卯来,让黄老总不致看出破绽。
  从电梯出来,直接走进一楼早餐部,找一偏僻角落坐下,喝了一杯豆浆,吞了一份煎蛋,吃了一碗黑米粥,风卷残云一般,绵软疲倦的身体里补充了能量,他觉得浑身充满劲儿。
  走出宾馆大门,喷薄而出的太阳有如圆盘挂在东边,新鲜而温热的光芒刺得他睁不开眼。站立片刻,他拦下一辆的士,想回家美美睡上一觉。刚坐上车,手机响了,是市长秘书小张打来的,说上午八点钟市长在办公室召见他。他抬腕看表,离八点还差四十分钟,家不能回了。他忙给的士司机赔上笑脸,下了车,慢慢向市政府大院走去。
  市长真够忙的,周六周日从不休息,总有处理不完的公务。市长在周六第一个召见他,说明转贷之事在市长心中的分量。桃都汉江大桥横卧汉江,气派雄伟,巍峨壮观,高大的桥墩刺破苍穹,更刺在市长心里。一想到这些,景正中的心就像被什么堵住一样,慌慌的,难以安宁。
  桃都建县已有两千多年,建市亦有将近三十年。这座城市北依汉江,东临分蓄洪区,西枕通河和电排河两条排灌河,南有宜黄高速公路横贯。汉江、分蓄洪道、通河和电排河以及宜黄高速公路像四根铁杆架成了一个“口”字,把桃都城区囚禁其中,拳脚难以伸展,发展空间受制。从南突围向北拓展是桃都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天堑变通途”是桃都人以及北面邻市人的共同梦想。投资二点一亿的桃都汉江大桥在新世纪之初终于建成,如长虹卧波,让人们眼前一亮,更让两市人民受益多多,让两市的交流更加频繁和快捷。然而,投资大桥的六千万资本金,桃都市东挪西凑才筹了三千万,还有三千万是通过财政抵押向信用社贷款,至今尚未偿还。省交通厅厅长老光承诺的一点五亿贷款转为国家投资随着他的落马而变得毫无着落。当时,桃都人为了及早建成大桥,在一点五亿元资金尚未明确投资主体的情况下,只听了厅长老光的一句话就开工建设。老光说,你们成立大桥指挥部申贷,省交通厅下属的楚桥路建公司担保,你们市财政反担保,把钱贷出来桥建起来。随岳高速这条南北大通道即将开建,我们争取桃都汉江大桥成为随岳高速的一部分,到时候再把一点五亿元转为国家投资。光厅长权威甚高,拍板干脆,一言九鼎,桃都人便按厅长设计的模式开始运作,抢工期赶进度,创造了建桥史上的神话和奇迹,只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桃都汉江大桥的建造。大桥通车剪彩之日,举市欢腾,比撤县建市的庆典还要隆重、热闹。光厅长也来了,被市委书记市长和一大帮官员簇拥着,神采奕奕,满面红光。市电视台当家花旦周雨菲采访他,他声如洪钟侃侃而谈,那些话语至今还飘荡在桃都的上空:桃都人梦想有座汉江大桥向北拓展其发展空间,省厅采取了变通的办法,先贷款把大桥建起来,既解决了两个市交通阻隔的问题,也为随岳高速经过桃都汉江大桥起了一个引导……光厅长没有完成通车典礼仪式,就接到省主要领导电话,匆匆而去,再也没有露面。伴随着光厅长的被“双规”,桃都汉江大桥的一点五亿元贷款也就束之高阁,转贷之事化作泡影,随岳高速公路也因为专家论证不能通过市区而向西偏移了三十公里,光厅长许诺的桃都汉江大桥成为随岳高速的一部分只能成为一种设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