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笔三题


□ 杨闻宇

  杨闻宇 一九四三年生于关中乡村,一九六四年入西北大学读书,一九七○年从戎于祖国西北。为兰州军区创作室专业作家,系中国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和报告文学集十余部,作品入选近百家选本并获奖。退休后移居青岛海滨。
  
  1 定军山思絮
  
  陕南汉江又名“沔水”,勉县原也称作“沔县”。勉县位于汉水边上,定军山在县南五公里处,主峰八百余米,属大巴山脉,东西一线隆起秀峰十二座,人称“十二连峰”。公元二一七年,曹操平定汉中,留下心腹大将夏侯渊、河北名将张郃镇守此地,自己班师北还。汉中是益州的天然屏障,山环水绕,物产丰饶,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曹操北还,刘备立刻乘机而动,委命老将黄忠为先锋,进军汉中。
  黄忠是在赤壁鏖兵后投归刘备的,刘备挥师取蜀,黄忠常任先锋将,英勇无敌,总是旗开得胜,益州平定后,封为讨虏将军。这次出兵汉中,魏军摆在定军山,夏侯渊不听张郃扼险拒敌之策,恃勇出战。老黄忠飞马如电,直冲到中军大旗之下,手起刀落斩了夏侯渊,魏军全线崩溃。曹操亲自领兵来救,也无力挽回颓局,只好退出汉中。刘备又提拔黄忠为后将军,与关羽、张飞并驾齐驱。幼时读了《三国演义》,一提起定军山,我眼前就浮现出白髯大刀、飞骑斩将的黄忠的英武姿影。
  成年后途经勉县,意外地发现诸葛亮与马超的墓祠,也处于定军山下(分别为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两座祠墓,使这个一千七百年前的古战场,益发地引人思索了。
  在我心目中,中国古代五百八十三个帝王里,第一位佼佼者应数李世民;在数千个有名的文武将相里,首屈一指者应是诸葛亮。作为特定时代的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毕竟只是一个丞相。成都有座武侯祠,祠旁近在咫尺即是蜀国皇帝刘备之墓,而祠内的香火、祠外的声望,诸葛亮显然远远地盖过了刘备。刘、关、张三顾茅庐,仿佛是请出了一位尊神式的人物。由成都去九寨沟,途经彝族地域,时至今日,少数民族仍旧尊称诸葛亮为“诸葛老爹”……话题回到定军山的武侯墓。为遂北控中原之志,营于勉北,六出祁山,诸葛亮的最后八年主要是在定军山下度过的。这八年里,姜维随侍最久,“武侯曾以斯穴亲点于伯约”。在诸葛亮积劳成疾,鞠躬尽瘁于岐山五丈原时,“遗命”葬身于定军山下。这种自定归宿之举,若为盖棺定论,足可证明他忠贯日月的高风亮节,千秋以下是无人可与比肩的。
  最近,有一位朱子彦教授在他的《走下神坛的诸葛亮——三国史新论》一书里认为:诸葛亮也是个权力欲望很强的人。其在蜀汉秉政时,废黜李俨,打击魏延、廖立,将军政大权独揽,且以“太上皇”自居,将后主刘禅置于股掌之中。诸葛亮竭尽全力进行北伐,目的并非是为了“兴复汉室”,而是冀图通过北伐来树立绝对权威,进爵封王,实现刘备白帝托孤时许诺的“君可自取”。乍然一看,这不愧是个“惊世骇俗”的新论点,其所以惊世骇俗,因为杜甫、岳飞这样的仁人志士若还有知,看到朱教授这个论点,也会感到气短于前,寒心于后。
  说到李俨、魏延、廖立,我便触类旁通地联想到勉县城西不远处的马超祠墓。马超,字孟起,是东汉名将伏波将军马援之后。“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耶?”正是马援留下的空前绝后的军旅誓言。曹操是三国时代杰出的大英雄,马超与之有灭族之仇。曹、马潼关交锋,马超雷厉风行,直杀得丢盔撂甲的曹操发出这样的惊呼:“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后来马超投奔刘备时,刘备正兵分两路进军益州,且直取刘璋的大营成都。马超“密书请降”而率兵直抵成都时,刘备万分欣喜地说:孟起“信著北土,威武并照”,今来助我,“我得益州矣”。《蜀书》记载:“先主遣人迎超,超将兵径到城下。城中震怖,璋即稽首。”
  民间早有“天下英雄数马超”的传言,镇守荆州的关羽素闻马超威名远播,今又归蜀,按捺不住自己,便给诸葛亮去信询问:“超人才可谁比类?”意欲在名分位次上与马超较个高下。诸葛亮深知关羽的性情和心理,乃答之曰:“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翼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关羽须髯丰美,故亮谓之髯。收到复信后,关羽非常得意地抚髯而笑,将诸葛亮的来信让宾客们递相传阅。
  刘备是在二一九年当了“汉中王”后才封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为“五虎上将”的,诸葛亮答关羽书,尚在五虎上将封列之前。倘是允许假设历史,真的就让马超、关羽在马背上见个分晓,谁敢断定马超不会坐第一把交椅呢?!君不见,《三国演义》每写到关羽在战场上挥刀出阵,皆用虚笔,而写到马超的一杆长枪,则如蛟似龙,翻江倒海,直杀得天昏地暗。诸葛亮在信里赞关羽“绝伦逸群”,也只是权宜性的安慰式的赞词,不过是给“髯”公戴了顶纸糊的“桂冠”罢了。这顶“桂冠”也起了作用,它在客观上是助长了、也宠坏了关羽的倨傲心性,在外交策略上终于导致了“大意失荆州”——使得蜀汉从盛期走向衰落的转折性的悲剧。杜甫写过一首叹惋诸葛亮的绝句:“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这终生最大的“遗恨”正是关羽一手炮制的。对这个逐渐倨傲得不可一世而头脑发昏的关羽,诸葛亮也只能徒叹奈何。这就是历史的局限性。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