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岁出门远行


□ 丁燕

  

  一

  认识这两个19岁男孩,是在刀削面摊上——看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我也要了一碗面。

  这两个男孩是堂兄弟:高天山比高天水大几个月,但两个人都是一米七左右,都有一张檬猫般窄小的脸,都格外单薄,细胳膊细腿,连眼神都是细的,像两根针尖。都运动衫、牛仔裤、长发偏分。堂兄弟间有着轻松的默契,像能用超低音频嘁喳私语。

  2014年正月初五,两个男孩从四川渠县土溪镇赶到东莞樟木头。

  旅途中的一切都令他们惊诧一一中国那么大,人那么多,车站那么挤,车厢那么聒噪,更为广袤的边缘他们无法涉足难以瞭望——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开口说话了。起初,纯粹是因为嘈杂;而后,他们发现沉默能带来力量,便以此为策略:将身体封闭成一座地窖。于是一路上,他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静如雕塑地来到广州,转和谐号至樟木头。后来,等他们回忆起这次长途奔袭,惊诧地发现,这次穿越几个省区的大跨度旅行,在记忆里已成模糊蜃景。

  男孩们像闯入巨大梦境,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和自己一模一样。像草原上成千上万朵花茎在风中摇晃,那成千上万具身体也在摇晃的场景,令他们胃部痉挛,涌起阵阵恶心。地图帮不了他们——写那东西的人以为上面提到的地名尽人皆知,而男孩们除知道“广州”外,一无所知。试图在这里“待一待”的想法即刻熄灭。在火车站转悠了几圈,吃了碗泡面,便转车来到樟木头。小站显然和大站没法比,但男孩们对视一眼,心有灵犀。

  ——就是这里!

  他们要找的地方,就是这种让穷人显得不太穷的地方。樟木头只比老家高出一两个档次,这难度让他们攀起来有信心。在那个微型火车站,很容易问到工厂区的位置,找到八路车,到达工厂路电子厂。

  然而,却吃了闭门羹——这一天,电子厂尚未开始招工。

  堂兄弟俩产生分歧:是在电子厂旁住下苦等,还是去旁边的镇试试运气?

  他俩的全部资产共600元(没有更多)!当获悉正月初七会招工时一阵狂喜,随后又跌人冰窖——工资要“押一付一”(上班两月后才能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用600元维持两个人两个月的开销,显然不够——只能先去附近的镇打零工,挣到钱后再回来。

  在塘厦镇太阳城找到了临时工:QC(品质管理员)。一小时10元。一个月后,两人各拿到两千多,重返樟木头。再次看到电子厂破涕为笑,仿佛万劫归来。

  “为什么不在塘厦干,反正都是电子厂?”

  高天山像被噎住,嘴唇动了动,嗫嚅道:“那边不太好……”

  “怎么不太好?”我知道自己饶舌,却铆着劲招人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外书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外书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