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谎役


□ 胡学文

  1
  一出门,赵全跌了一跤。杨花的惊叫如瓷片划过。落了大半夜雨,地面泥泞不堪。摔倒的瞬间,赵全死死搂住帆布包。杨花瞄着赵全的怀问,湿了吧?赵全把帆布包转一圈,只溅几个泥点子。杨花让赵全换衣服,他的裤子糊了泥巴。赵全说不碍事,干了就掉了。杨花责备,你当是去地里呀,你是上县!秀秀不嫌你,秀秀的老板、秀秀的姐妹不笑话你?赵全突然惊醒似的,附和,对对,不能给秀秀丢人。乖乖跟杨花进屋。
  杨花的惊叫让赵全心慌意乱。出了村,他不住地回头。没看见她。她不会偷偷跟踪他,他知道,但他还是回头。下坡时,赵全又了滑一跤。惊骇四顾。什么也没有,声音来自心里。他愣怔了好一会儿,爬起来,踮着脚,寻找长着杂草和蒿子的地面。
  赶到镇上,赵全总算松口气,甩掉她了。尽管明白她没跟踪,他还是这样想。天空飞着一朵朵黑云,你撞我我撞你,找不见家的样子。赵全望着路的那一端,顺手从身上抠着泥巴。亏得杨花没看见,赵全有一种冷嗖嗖的感觉。想到出门那一跤,恨不得掴自己个嘴巴。跌几跤对他无碍,问题是不能让杨花看见;当然也不是看见的问题,而是她的惊叫。好在没什么事,据说那病犯一次重一次。抠了一会儿,客车摇晃着来了。赵全必须赶最早的班车,不然还得在县里过夜。
  没多少乘客,最后两排还是空的。赵全本想去后排,顺便躺躺,听了半夜雨声,脑袋发沉。走到车厢中部,眼睛忽然一亮。一个红衫姑娘靠在车窗一侧,她旁边的座位空着。赵全讨好地望着红衣衫,仿佛等待红衣衫批准。红衣衫看他一眼,眼里没有任何内容。赵全便坐下。红衣衫往里挪挪。其实,赵全和红衣衫至少隔两只拳头的距离。赵全不住地瞄红衣衫,她一直看着窗外。她终于意识到赵全在看她,扭扭头。她眼里似乎有了些什么东西。去县里?赵全搭讪。红衣衫浅浅地唔一声。赵全说我也去县里。仿佛一下和红衣衫熟悉起来,赵全问,你去看人还是买东西?红衣衫没理他。赵全并不觉难堪,继续说,我去看女儿,她和你年纪差不多,她叫秀秀。先前,赵全是看着红衣衫的,后来他目光移开,望着某一处。我每月都去看她,她胆子小,第一次离家,我不放心,顺便给她带点儿吃的,女孩嘛,都嘴馋……红衣衫突然站起来。赵全看出她要出去,忙把腿拽到一边。红衣衫坐到最后一排。赵全想,他惹着她了。秀秀脾气可没这么大。当然,秀秀也有犯犟的时候。赵全并不同意她去县里找活儿,可拦不住她。
  赵全望着窗外,目光灰暗许多。
  下车,赵全直奔红红发廊。显然开门没多久,两个女孩正卖力地打扫卫生。赵全已认识她俩,胖点儿的叫小青,瘦点儿的小玉。赵全问,郝老板还没来?他知道郝老板平时不住这儿。话音未落,郝老板从楼上下来。她三十几岁,头发松鼠尾巴一样跷在脑后。郝老板和赵全打着招呼,她的眼睛漾着笑,眉头却皱了几皱,当然,马上舒展开。赵全到县里就是找郝老板的,屡次烦她,赵全自己也过意不去。可除了找郝老板,他又能找谁呢?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只有郝老板和秀秀有关系。郝老板让小青倒水,支派小玉买油条和豆浆。赵全声明自己不喝水,也吃过饭了。郝老板说,那也得吃点儿,跑这么远的路。赵全硬是拽住小玉,他不愿给郝老板添更多的麻烦。郝老板说,那就喝点儿水,冲赵全笑笑。赵全看出她眼圈发黑,没睡好的样子。赵全也冲她笑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