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后记



  又是“千葩万蕊争红紫”的时节,暮雨朝睛,随便主张;乾坤造化,未露真迹。二月报春的花信隐匿在山色烂漫里,遮蔽去了“领异标新”的风头意气,所谓“意足不求颜色似”,静静地等候着时令来展示她青山妩媚、相看不厌的本色。
  昨天的山水还在画布,川原红绿隐约流淌。桃坞日色在云岫间,杏花消息在雨声中。哪天云断成飞雨,再问云从底处来。书卷还得传导学术文艺,刊物还在承担时代使命。我们的学术运行在轨道里,气格完整,形神兼备。我们努力践实东坡倡导的“门大要容千骑入”,所谓“大制不割”,优质文章赶快刻就楮叶,传出墨香,崇高品性慢慢养成内丹,铸塑金身。
  本期文章编排或可体现我们的学术意图,打头的文章是鲁迅研究的,今天我们重提“鲁迅与现实主义”,重提“正视并真实地反映人生现实”,重提鲁迅“对生活真实的发现和征服”,自有深意存焉。鲁迅精神仍然是一盏照亮现实世界的明灯,一柄解剖社会人心的利刃。古典文学研究,我们仍在用心总结严重深峻的历史经验。《诗经》研究六十年、当代词学文化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两文,不管是学术史线索的考镜源流、明辨得失,成绩册叙录的评估检点、解剖肌理,还是方法论操作的披沙拣金、掇拾珠玉,都透露出一种因理解历史而审慎判断的眼光。秦人遗弓,楚人拾弓,为的是我们今天能搭上利矢,直射垛心,为的是学术自身的进步、尊严和意足神完。当代片的“胡风事件的方法论根源”也值得一读。作者指出了这一场历史悲剧的本质在尊重“实际”和奉守“理念”两种方法论的“对擂”,而认知范式的碰撞、交锋实际演化成学术与政治的分野,并在意识层面与无意识层面展开生死对决。方法论根源固然决定了特定时代政治文化的是非取合,而胡风对政治情势的误判铤而走险,以图侥幸实际上也没有脱逸出方法论对抗的内在逻辑。“九里山下古战场,儿童拾得旧刀枪。”刀枪当然是旧的,当时一切理论运作,不管是大气凛冽、声壮如牛的,还是躲躲闪闪、鬼鬼祟祟的,一切意识到的逻辑推演,包括胡风绞尽脑汁切入的路径和抢跑的技术都弄清楚了,看明白了。旧刀枪“自将磨洗认前朝”,还是归作儿童的收藏与摆弄吧,不会再有今天和后来的人端起它来冲向新战场。文艺理论片“中国诗学的体用之思”很有一些可宝贵的心得。“体”与“用”相对立的哲学命题是中国诗学的基本思辨方式,这个方式在诗的思维理性与创作实践两个层面指向“自然”与“工力”的相反相成。“自然”固然是中国诗学体系架构的最高设定,在“体用”完美圆融的结构关系中“工力”只能是为“自然”所摄。中国的传统哲学思维紧要处在本体不同,三教都有本体最高的形而上设定,“体”“用”殊途、标本横断遂开万物运行规则。“道”与“器”的哲学机理和辩证地位也大抵如此。
  爱因斯坦曾说:“我们的理论,决定了我们观察的结果。”放在历史的经验或教训里,胡风如此,周扬也如此,王如此,霸也如此;经如此,纬也如此;纲如此,目也如此,喻于义者如此,喻于利者也如此。但放在我们今天的真理追求里、学术方法里,则似乎应有所警悚,有所深思。菩萨怕“因”,凡众怕“果”,我们的学者,固然不是菩萨,但对“正人心”、“辨是非”有责任,故而须在造“因”上勇敢地站立起来,而在食“果”时,不必喊冤,也无处喊冤。这或许又是“领异标新”的一种应有之义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更多关于“编后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