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携王奎向张亮鸣谢


□ 曹 寇

携王奎向张亮鸣谢
曹 寇

1

郊区青年张亮大学毕业后遵从国家定向分配的政策又回到了赵塘镇,成了镇政府土地所的一名干事,于是被所长老高亲切地称为小张。老高在小张报到那天就告诉后者,赵塘镇土地所不必对镇政府负责,他们的直管上级是区土地局。因此,虽然看起来小张与计生委的小童或水利办的小李量级相当,但人们普遍认为,小张要高级一点。这倒也是事实,后文有说。另外,老高退休在即,土地所所长这个肥厚的缺口,其一张一翕只能是冲着小张。也就是说,小张前途无量。
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小张对自己具备的优秀条件一无所知。在大学时代,张亮同学就一直不被同学们所接受,在他们看来,这人呀,啊哈,天气不错。
有必要说的是,赵塘镇早年有个很土的名字,叫赵塘乡。撤乡建镇也只是小张来之前两年发生的事。按照规划,赵塘镇将放弃粮食种植,所有农户一律响应政府号召种蔬菜,而且是大棚蔬菜,也就是反季节蔬菜。也就是说,你他妈春天是吧,老子就不种春天的菜,我种秋天的菜给你看。张亮父母就是这些战天斗地进出于大棚之间的菜农。他们收获的蔬菜将通过二道贩子之手运输进城,供城市人口品尝新鲜蔬菜的滋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赵塘镇的规划是城市规划这面蓝图的一部分,属于菜篮子工程。当然,此种说法有待商榷,并不为世代为农的赵塘镇人所认可,他们希望借小城镇建设的东风过过某种瘾,起码要实打实地换个身份,而并不是满足于户口本上家庭住址那一栏描有“赵塘镇”三个大字的虚名。所以,在种菜之末,也就是业余时间,他们想着法子干点别的。有钱的,到镇街道开个门面;没什么资本的,就把门前的河道捞干净,养些鱼来钓城里的垂钓爱好者,或者捆扎几面竹筏,让城里人自己动手在水上像鸭子一样划来划去。总之,他们希望这些业余爱好有机会转正为主业,并且他们也坚持不渝地相信,这只是迟早的事。
赵塘镇确实发生了许多变化,这是有目共睹的。在村庄之间,那些由开发商自选土地圈建而成的形形色色的度假村就是实例。虽然它们千篇一律,但又各有其拿手绝活。有的菜烧得好,有的是小姐长得漂亮,不一而足。每到夜晚,灯火辉煌,达官贵人,络绎不绝。此外,张亮毕业那年,一路直达城里的公交车把赵塘镇与城市连为一体。这辆公交车非常粗暴地把那些慕名而来且不明真相的游客载到赵塘镇。游客们两脚刚一落地,那些像昆虫一样的交通工具就蜂拥而至,于是,昏头昏脑的游客就被这些交通工具拖到司机家吃了一顿霉干菜烧肉之类的农家饭。吃饱后也不用跑远,就势在门前的河道里划划竹筏。然后留下人民币若干,便由来路被送滚蛋。游客们要么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自己怎么跑这儿来了;要么确实有感而发,啧啧称奇,大声赞叹蔬菜和空气之新鲜。
张亮回乡那天就曾被误认为什么游客,一群三轮马自达将他围在中间无路可逃。直到他对着一个黑脸汉子叫一声“刘大伯”,众汉子才感到自己受了骗似的一哄而散。那个被叫为刘大伯的汉子来不及躲,只好一脸倒霉相把这个世侄免费送到了家,连个饭都没兴致留下来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